木对

【太中】君の恋人になったら(中)

*学院pa 短篇

04.
从小到大,两家聚在一起赏樱或者出游的时候,是手帕交的双方母亲都说太宰治是看起来很乖、但实际上会很薄情的那个孩子;
后来长大入了学,又从小学开始,学校里的女孩都会说太宰同学温柔是温柔,但看起来不像是能长久喜欢某个人的样子。
于是这种传言就一路伴随他走过来,对此,太宰治觉得自己实在是有点冤。

当然,冤不是指对这传言本身——传言内容他有自知之明地暗自认同,只不过,凭什么单单就说他,都不去拿这话说一说中也呢?好像温柔英俊又散漫如他,天生带了一个“多情”的标签,而“看起来凶巴巴的漂亮孩子”中原中也,则是“感觉会意外深情”的代名词。
冤。实在是太冤了。每一次太宰治有意无意听到类似这样的言论,都会在心里把话里的每一个字都拎出来,从笔画到读音地嘲讽一通。

明明两个人放在一起对比的话,中也才是共情能力和同理心都要更稀薄的那一个。

并非标榜自己是什么好人,好人的话,他们两个谁都算不上。只不过他属于明知而故犯、中原中也则完全是天生如此。打个比方来说,初中的时候,同样是交了新的女朋友不到一个月就先提出分手,太宰治会知道这样做对方女孩子会极其伤心,但他选择不予理睬,清楚一时痛苦好过吊人希望的长久暧昧。
而中原中也喜欢时是真的喜欢,体贴都藏在凶巴巴的语气里,好像看似粗神经、但意外什么都能先一步替你想到了,这种反差真的让人又感动又动心;但他分手时候也是真的疑惑,分手了就意味着我对你的喜欢结束了,那么既然已经不喜欢了,你也已经知道我不喜欢你了,那干嘛还要难过呢?
不是浪费时间和精力吗?拖泥带水,太不干脆了。

知道这件事还是国三时,有次太宰治翘课去睡午觉,睡醒一觉口渴买水,路过某个隐蔽拐角时他偷听到的。一开始他听到有女孩子表白、又听到另一方是自己熟悉的微哑嗓音,顿时好奇心起,暗戳戳在楼梯后面蹲下来,抱着个矿泉水的透明宝特瓶,打算偷听一耳朵八卦;
结果八卦没听着多少,倒是听来了中也这么真诚疑惑的一番反问——大概是这些女生次次都是这样同一个反应搞得中原中也不胜其烦,所以终于决定问个清楚,好让双方都得到解脱。
那时候,中原中也嗓音平静又不解,问的就是上面那番话:“我之前的确是喜欢你的,但一段时间过后我对你的兴趣就没有了,这不是很正常吗?就和江国同学你小时候会搂着一起睡的洋娃娃,现在也不会再摆在床上的道理一样。所以你为什么要难过呢?”
洋娃娃哭了吗?你把洋娃娃从床上拿下来的那一天哭了吗?
所以你为什么会这么难过、难过到甚至都要哭出来了呢?

太宰治躲在了楼梯后面听到这简直能录入渣男金句TOP3的一句话,顿时一口水喷了出来,问号感叹号交错着刷了半个内心,那感觉应该和他小时候第一次耍诡计阴了中也、气得中也跳着脚要拉着大人过来看看他是个什么德行,和中也那时的心情差不多一样。
他估计那可怜女生也被这话搞得目瞪口呆堪称迷茫,因为低低的啜泣声都消失了,可能也在心里怀疑自己看上的究竟是个什么狠心货色。但这话虽然听起来很像什么多情渣男说出来的话,不过太宰治凭着对中也从小到大的了解,从语气中听出来他没有任何轻蔑或故意羞辱对方的意思,中也他真的只是单纯对眼下情况头痛,然后提出了一个让自己不解的问题。

从那之后太宰治就知道了,他和中也都站在黑白中间那道灰色的界限上,只不过他行事出格、心思莫测,到底还属于人类范畴。中也就简单明了许多,是一头不知道从哪里懵懂闯入了人类世界的小怪兽。
多有意思啊,小怪兽一样的中原中也。

说起来这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长大后的中也当然知道了更多,看起来“更像人类”了,因此不再会把这种可能会被买凶扣麻袋暴揍的话说出口,但太宰治还是时不时就会想起当初这段,以及之后那些特意留心后发现的那些薄情细节。
乃至于两人一脚迈入高校阶段,某天太宰治恍然发觉自己自诩游走花丛中、片叶不沾身,最后居然被其中最凶的一朵霸王花绊住了脚,居然喜欢上了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那个小怪兽中原中也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既不是“我怎么长着长着性取向就不打招呼自己变了”,也不是“就算我喜欢男人怎么也不能喜欢上中也吧这样的我是否大脑有毛病”。
而是风水轮流转,眼睁睁看着往常飘在别人头顶上那片乌云急刹车掉头,气势汹汹往自己头上冲来,充满了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宿命感——

怎么才能不让几年前那听者伤心闻者落泪的一幕在自己身上重演,急,在线等。
现在告诉中也我其实是他长这么大唯一一直留在身边的那顶黑色软昵帽子成的精还来得及吗?你看我们都是一个颜色,黑头发、黑帽子。

唉。

焦虑和天马行空自然是不管用的,经历了几天自我怀疑的太宰治端正了心态,干脆放而任知,盘算起了怎么把中也这头小怪兽网在人类撒下的弥天大网里。他在化学笔记本从后翻第一页列出了包括“试探中也是不是也喜欢他”在内的PlanABCD,在实行后又一一划去,发现这小怪兽实在是一个比邪剑天丛云还要笔直刚硬的直男。
还看他不顺眼。
不过好在老天给了他一点虚无缥缈的运气,在他PlanD也失败、PlanE还没决定好的时候,高中后就没和他上同所学校的中原中也被记了大过勒令退学,于是转学到了他的高中。

说起来,打架那件事挺奇怪的,有点蹊跷。因为据他所知,中也自从知道自己于打群架街头斗殴一途格外有天赋之后就不再下狠手了,基本上次次都手下留了情,以防真把人打坏惹上什么大麻烦。但这次被勒令转学的打架事件里他明显是动了真格,把对面十几个街头小混混集体打进了医院不说,自己也在床上打着石膏躺了半个多月。太宰治抽着空去调查过这件事,但事情无果,无论哪方的说辞、甚至路人的见证都是双方在路上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他想过干脆去看看那群全身多处骨折的小混混,但被警方转了医院,不知道转去哪里了。

调查无果就暂时先放在一边,中也既然已经和他一个学校,即使不是一个班,那可操作的方案也更多了。太宰治这么想着,看着自己手中的硬币。硬币游戏是他们从小玩到大的赌局,猜正反,输的一方以两星期为限,答应赢方的任何一个要求——这种简陋规则的漏洞简直大如渔网,但这就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那点微妙默契了,这个游戏里哪条线是底线,即使没有明说他们两人也心知肚明。
所以在中原中也转来的第三天,两个人在天台上抢夺完彼此便当里的高汤蛋卷和章鱼肠,太宰治咬着从中也筷子下抢来的最后一块炸鸡块,拿出那枚硬币,咬着鸡块含含糊糊说:来玩吧?
中原中也丝毫不察他有什么阴谋诡计在等着自己,于是怀着刚被抢走美味鸡块、急于扳回一城的仇恨里,咬牙假笑:好啊。你等着给我带一星期炸鸡块吧混蛋!
结果还没出来,中也太心急了吧?太宰治看着被高高抛起的硬币,来自头顶的日光太过刺目,他不由轻轻眯了下眼。这可是个运气游戏哦。
的确是运气游戏,他没在硬币上做任何手脚。对待这种交易性质的游戏需要保证100%的真实才有一直玩下去的可能,这点他比谁都清楚。也正因为清楚他在这方面是绝不会说谎的,所以明明在其他地方被坑过成百上千次,中也在这个童年时代起就一直玩下来的游戏面前依旧一次又一次毫不犹豫地满口答应。

硬币高速翻转着从空中落下,随后是“啪”一声轻响。

中原中也:“正。”
太宰治:“反。”

盖住手背的手慢慢挪开,太宰脸上的微笑顿时灿烂许多,和瞬间脸拉了老长的中原中也形成超鲜明的反差。

“那么,从今天开始到下下周三……”太宰治慢条斯理收起硬币,装出一副冥思苦想后的神色,说出早有所准备的腹稿。
中原中也依旧无知无觉地不爽盯着他,这让他唇边笑意不甚明显地加深几分。

“……中也和我,两个人来玩‘恋人游戏’吧~”

幸好,他这个月的运气看来不算差。

05.
期中考后的第二个周末,全校迎来了学园祭狂欢。因为这差不多算是三年级学生最后的娱乐活动了,所以每个班不管男女都格外积极,大家都想给自己的高中生活最后写下精彩又绚烂的一笔。
太宰治趴在体育馆二层的栏杆上,百无聊赖地看着下方篮球场内的比赛。体育馆内群情沸腾,场上球员们奔跑运球的重击声,比赛双方D班F班两方啦啦队的加油声混杂在一起,混出一曲重金属一样的鼓噪合乐,反复刺激着体育馆内在场每个人的耳鼓膜;而以太宰治为首的一众A班篮球队的男生们占据了视野最好的二楼一角,沉默无声地观看着楼下场内两个班的比赛——胜出的一方将是他们下一场的对手。

“6号!拦住6号——!!”
“左边左边!防他的暴扣!”
“见鬼,明明只是个矮子而已——怎么能跳那么高啊!!”
球被断下,身穿橘色球衣的F班球员迅速回防己方篮前组织起了双人防守,均高一米七七的两名高大球员急促喘着粗气,一左一右包夹拦住了带球极快冲到线内的敌人——D班那个传闻在外的转校生。
有关这个转校生最近的风波可不算小,先是在期中考试考出了D班第一年级第四的学霸成绩、接着D班的学生在闲聊时也澄清了转校生并没有那么可怕,那些传来传去早变了不知道多少层意思的传言根本就不可信。
然后今天,在学园祭期间举办的年级篮球赛上,他们又发现了这个转学生居然篮球打得也相当不错——真是见鬼了,最早大家都没把这个身高看起来和女生差不多高的6号放在心上,结果开场D班恩田率先高跳抢到了球瞬间直传出去,这个6号接到球后就以他们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娴熟带球过人直插篮下,重重起跳后直接一个暴扣灌篮拿下了第一球!
就好像那具小小的身体里蕴藏着极大的能量和爆发力,只一球就震住了全场,再也没人敢不把他放在心上了。

“中原……你别想从这里过去!”F班的两位全神贯注,扎稳了下盘做出防守手势,“放马过来!!”

在二楼的太宰治看到这里,撇嘴叹了口气。
“抱歉啊,身高只有一米六。”中原中也单手运球,面对比他高出将近一个头的两名球员左右包夹无动于衷,只轻轻眯了下眼,“但是有件事情我要提前声明……”
防守的两人逼近一步,就在这时中原忽然换手背后运球同时接了后撤步,在猛地一瞬间撤出了防守范围的同时向后起跳,以一个标准的三分动作,后仰跳投出手!
滞留在空中的短暂片刻,他的嘴角飞快扬起了一个邪气十足的大笑:
“……我从来没说过,我只会简单粗暴的扣篮这句话啊!”

球体划过上空的速度要比人的反应更快,等目瞪口呆的对方球员反应过来的时候,那颗篮球已经稳稳掉进了篮筐——一个标准又漂亮的空心三分球。
“哔——”
比赛结束的哨声吹响,全场在寂静了几秒后顿时掀起了海潮一样的巨大欢呼,D班啦啦队的女生们已经快要喊破了嗓子,而同一球队的同班已经干脆扑了上来。
“中原——!!”
“真行啊中原!!”
“中原!!!我的好兄弟!!!!多亏有你,我高中三年里终于打败了一次F班那帮体育混蛋了!!”
“喂,别压上来啊,好热!”中原中也被一群人摇来摇去,碰拳击掌,一边接过球队经理递过来的毛巾搭在头上。刚才投篮时出现在他身上的那股仿佛凶兽一样的凶狠气息在他球出手落地后就消失了,中原中也又恢复成了平常那股冷淡又平静的样子,不过这一次他在同学的包围中也能挑着眉梢懒洋洋接几句玩笑话,看起来已经完全融入了新班级。
男生们的友谊嘛,能有多复杂?一起打一场球,大家就都是兄弟了。

而A班下一场的对手也就此决定了。
“果然,我们的防守重点要集中在那个6号身上。”
“可恶,D班走了什么大运,简直是奇兵天降!”
“太宰,对付中原你有什么建议?你们两个不是一起长大的吗?”
被刚刚那场比赛堪称一面倒的大比分结果震撼到了的A班男生议论纷纷,最后一致把目光投到了太宰治身上。
太宰治倚着栏杆,托着下巴的动作看起来懒洋洋的。他眯起眼睛盯着下方,然后看到中也有所感应似的将目光投过来注意到了这里,顿时咧起嘴角,冲他挑衅似的竖了个中指。

“真粗鲁。”太宰治轻笑一声,随后又面无表情地将嘴角那点挑起的弧度抹平了,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同班男生开口道,“中也不好对付是事实,但也不是全然没有弱点。到时候我们可以……”
A班的男生连连点头。

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太宰治还在看着下方的中也。他视力很好,能看到松垮的篮球背心之下,晶莹的汗水从中也流畅漂亮的肌肉线条上滑过。中也身材很好,平时严实裹着校服,大约谁都想不到这小矮子其实练了一身薄而流畅的肌肉,六块腹肌整齐排列,他们两家一起出游泡温泉的时候中也总会对他炫耀腹肌和肌肉曲线,这些原本都只有他知道的。
然而现在,全年级五分之一的人都知道了。而这些人知道,那么大约过不了几天,身材很好、细看长得也很帅的中原同学的名字就会传遍全校。
太宰治居高临下站在二楼,面无表情。

不过现在,这些想法他也没有什么立场去想了。前几天的周三是第二个游戏期限,他原本想故技重施,却没想到中也那天没来学校——放学之后干脆去了隔壁中也家里,却被阿姨告知中也早起嘟囔着头痛,发脾气要在家里休息,下午时候好像烧了起来于是去了医院,现在还没回来。
太宰君去楼上中也房间等吧?反正大约也快要回来了。阿姨温柔道。
谢谢阿姨,不过还是算了,今天事情很多,作业到现在还没来及写完呢。太宰治挂着完美无缺的微笑这么说着离开了中也家,转个弯回到了自己家里。

把书包随手扔在地上的时候他控制不住地在想,中也是故意在躲他吗?因为不再想把这个愚蠢游戏玩下去,于是干脆躲开就这么默认结束?
虽然游戏规则是两个星期为时限,但这么多年来,由于两人的赌注总会让另一方痛不欲生,以至于一到期限后输方就会立刻到赢方面前耀武扬威、洋洋得意地显示自己摆脱了那罪恶的赌注;又因为他们两人家住一起,学校临近,呆在一起的时间甚至比和彼此父母呆在一起的时间要更为长远……所以仔细想想,他们之间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当一次期限结束后两人却没有碰面的情形。
这样如今的话,又该怎么算呢?是该就这样让事情结束在无言之中,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还是说应该厚脸皮一点……

「既然我不喜欢你,那你做什么还要浪费这种时间和精力呢?拖泥带水,太不干脆了。」

记忆里国中偷听的记忆再次被翻出来,太宰治在周三的傍晚搂着一条蛞蝓抱枕长叹一声倒进被子里,觉得东大的考试题目也要比这个简单。

而如今……
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被包围在人群中间说笑、以及这几天来中也对他和以前别无二致的兄弟行径,觉得自己不用再纠结于这个问题了。
总归都是自己不那么深思熟虑之下的产物,结束后自己再抓着不放,那不是太难看了吗?
不符合他的美学啊。

“走吧,”太宰治带着自己班的男生离开体育馆,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伸了个十足的懒腰,“大家今天轻松半天,明天球场上再和D班见真章吧。”

06.
说是轻松半天,太宰治要忙的事情其实很多——这十分难得,因为他惯常爱偷懒躲事,想抓他出来做点什么可不容易。
但是今天情况特殊,学园祭嘛,事情又多又忙,学校里张灯结彩,灯牌上拉着五彩缤纷的缎带、空中飘着定制模样的搞怪气球,到处都是学生和附近来参观的一般人,显得无比热闹,当然也到处都在缺人手。
这种状况下就由不得太宰治要不要偷懒了,学生会有成堆的事情,班级的项目不用他顶缸,但江户川乱步被留下了,所以乱步今天在学生会的工作就顺理成章挪到了同班的太宰治身上。
好在他平时偷懒归偷懒,真的工作起来效率还是非常高的,同步处理起乱步需要做的那些事也游刃有余。但这就导致当他从体育馆出来后就被拉进了学生会办公室里、等到再推开门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空已经挂上了橘红色的灿烂晚霞。太宰治拖着幽魂一样的疲惫步伐撑到了走廊的窗户边,被工作折磨到放空的双眼漫无目的地盯着楼下的草丛,思考着就这样跳下去然后获得永久休息权的事情。
“好麻烦……为什么学园祭会这么麻烦……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一部分人的痛苦之上,这种学园祭真的有存在的必要吗……?”太宰治喃喃,看起来已经要像被钓上来晒干的海鱼一样软趴趴摊在窗沿上了。
“喂,不要随便开启什么奇怪模式啊。”与谢野晶子跟在他身后从办公室出来,刚好听到太宰这句像是一脚踏进黑化边缘的病态发言,无奈一卷文件敲上了他的后脑。
但笑容和语气却多少带着点幸灾乐祸:“去买瓶水喝,清醒一下吧。不管怎么说今天还是辛苦你了呢。”
这么一说太宰治也觉得自己有点口渴,买瓶果汁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
“那种事,与谢野去帮我做吧?……怎么说今天的校内巡逻,在与谢野被班上同学拉走的时候可是我帮忙顶上的哦。感谢费还是必要的吧。”太宰治说,“我累得一丁点都不想动弹了。”
“虽然我凭着良心很想答应你,但……不好意思,我出来是为了去小卖铺给我们的学生会长买巧克力牛角包啊。再晚一步就要卖完了。”与谢野晶子耸耸肩,“显然位高一级压死良心,综上,我去买牛角包了,你自便吧。”
话说完她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走路娴静又隐隐一股压迫感的气场让人恍惚她仿佛穿得高跟鞋,“哒哒哒”静静穿过走廊。

“什么嘛,”太宰治懒洋洋直起身,揉着脖子叹气,“哪有那种俗语啊。”

不过既然已经起了想喝果汁的欲望,太宰治决定还是费几步路的功夫,挪到那边的贩卖机那里继续摊着好了。
这个时间的教学楼里空荡荡,大家都准备去参加入夜后操场上的篝火晚会了,所以显得任何一点动静,在这平时熙熙攘攘的热闹走廊里都被无限放大了。
但太宰治天生走路声音轻,再加上他今天工作累心情差,更是走得如同真正的幽灵。贩卖机处果汁卖完了,只好买了水。买完后他拿着矿泉水瓶走到楼梯口,正准备拐弯上楼时突然听到上一层拐弯的平台处传来了熟悉的说话声,身体行动快过大脑,等太宰治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抱着矿泉水瓶无比迅速地躲到了楼梯背光处。
……等等,这场景怎么有点眼熟。手里握着宝特瓶熟练蹲在那里太宰治百思不得其解,觉得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奇怪的诅咒,要不然怎么中也每一次被女生表白的场景,都能被他刚巧撞上。

“……其实,中原学长转来的那天我就注意到你了。那些传言,我一点都没有相信的。”是女生的声音,又轻又软,“还有就是,前几周的时候,我们有在走廊上遇到吧?我的同伴总以为我喜欢太宰学长,但其实我不太喜欢那种让人没安全感的样子。而且……那时候我就发现了,中原学长的眼睛,近距离看真的好看到让我心怦怦乱跳……”
楼梯上的中原中也没说话;楼梯下的太宰治拨弄着矿泉水瓶盖。
“所以,虽然很冒昧,但我还是想对中原学长说……我、我喜欢你……!”
“我想和中原学长交往……”八卷香织看着中原中也的眼睛说,“可以吗?”

太宰治认出了这女生的声音,八卷香织嘛,那个低他们一年级的校花。
唔…这女生的长相和性格,应该都和中也的胃口才对,看来会答应吧。就是不知道这次这个能坚持多长时间呢?明天的便当,作为报复的话果然还是把中也的炸鸡块都抢走吧……
太宰治心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突然觉得自己这样蹲在这里偷听这种对话的行径无聊透了。

结果就在他站起来拍了拍校服裤子上的土,准备就这样直接走出去的时候,他听到中也在漫长的沉默后终于开口说道:“……抱歉,但我已经有正在交往中的对象了。”
???
太宰治已经露出去的半个脚尖一顿,飞快缩了回来又躲回了原位,后背紧紧贴着墙。

“啊……是这样吗?”八卷香织似乎不太相信,“但我听说,中原学长平时并没有走得很近的人……?”
“有什么关系,我和谁交往,又不用拿着喇叭在天台直播吧。”中原中也的声音变得无所谓了一点,“唔,是刚转来的时候就开始交往了。”
“是吗……那,真的很抱歉,耽误了学长的时间……”
又停顿了几秒,似乎是女生没忍住落了几滴眼泪。就在太宰治下意识想中也这次不会又爆出什么渣男发言的时候,他听到中也缓缓道:“不要哭啊。我觉得你比我勇敢很多了。”
“咦……咦?”
“现在和我交往的对象,我其实喜欢那个人很久了,但从没觉得对方有一天可能会和我在一起。”中原中也用一种平铺直叙的平静口吻说道,“这次会交往也是偶然吧,我们关系比较熟,对方大约是想用新方式捉弄我,于是提出了有时限的‘恋爱邀请’。”
小怪兽依旧是小怪兽,只不过换了方式。这种平常人会感觉很难以说出口的话,他很平常就说出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讲述的是别人的事情。
“但时限到的时候我却不想这样结束,所以躲了一天,假装把有时限这件事糊弄了过去……咳。”说到最后似乎终于反应过来这件事讲出来有点羞耻,中原中也的讲述停顿片刻,可能是去尴尬地摸了下鼻尖。

随后他低声继续道:“因为我想成为他的恋人,就这样和他继续交往下去啊。”

……
楼梯后面的阴影里,太宰治抬手缓缓捂住了鼻尖下的小半张脸;没被手指掩盖住的眉梢微微皱起,好像遇到了多大的困扰似的。
但那双鸢色的温柔的桃花眼,却在此刻楼梯后面的阴影中,显得格外明亮。

TBC.



评论(70)
热度(1518)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