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片段(前男友)

*昨天逛街想到的狗血梗


起因是中也的助理,一个娇小但是很能干的小姑娘收到了不是和平分手的前男友的结婚请柬,里面还附上了和未婚妻的照片等等,总之就很气很挑衅十足。中也上班到他办公室时候发现外间办公室里四五个女孩都聚集到他助理身边了,叽叽喳喳在声讨人渣。

黑手党的女孩都不是弱女子,虽然大家都长得很可爱。所以当中也进门之前,他眼光扫到的是那几个姑娘已经准备把手伸到办公桌桌板下拿枪了,一副要把人渣就地正法的样子,反而是事主他的助理虽然生气,但还保持了冷静的,冷漠地说他就是想让我看看他的未婚妻比我更好,不过也可以预料到,谁叫我们当时分手比较极端呢?

中也就这个时候走进办公室的,看见她们聚在一起...

我最近因为事情太多,所以精神状态有点差劲……但一般这种时候也不会太负能量打扰大家反而大概会经常性的表白(?……)吧,不要把我当神经病就好了……🙇‍♀️🙇‍♀️🙇‍♀️

总之就是这样,很感谢爱我的姑娘们,我也爱你们🙇‍♀️

明天或者后天,开个新篇玩玩🙇‍♀️

【关于无声】完结后记

后记


各位新老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搬砖工(???)木对!!!每天辗转在论文实习调研报告等等等等各种压力之中的我在时隔了漫长的五六天后,终于在一个(其实也不是那么清闲的)周日下午打开文档写下这篇后记了!!!!说起来在几天前我敲下END后我的心中居然不是欣慰不是感动,也不是长跑7个月终于以33万字完结了这本,而是——“OK新文档开启现在开始写数据分析”(爆笑)搞什么啊这种不该是一个温情描述片段吗!比如“她在文档的末尾敲下‘全文完’三个字,沉默片刻后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气,随后缓缓露出一个结束了一切的微笑”什么的!怎么到我这里就变搞笑花絮了!?!?

不过,虽然辛苦是很辛苦(在此对...

【太中】此刻无声 尾声(完)

*首领宰x干部chu(抱歉中间少粘贴了一句😂加上了

*预售信息这里点我


尾声


事情结束半个月之后,陀思妥耶夫斯基连其同伙果戈里,这两个特一级危险的异能力者果然没能在国境内得到制裁,在经过暗中又是一系列的势力交锋后,由大英帝国接手,态度强硬地将他们引渡了回去……虽然英方由阿加莎·克里斯蒂女爵作为代表出面,保证将会使他们得到应有的制裁,但引渡回去之后会关在哪里,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就暂时与身在日本的警察也好、黑手党也好,与他们完全无关了。

而在接走两人的监察机起飞、离开日本领空后,没过两天,警视厅的福泽谕吉管理官正式提交相关文件,卸任退隐;这是件撼动了整...

【太中】此刻无声 39

*首领宰x干部chu,完结倒计时1(一会儿还有一个正式完结的尾声,还差一点等我写完= =

*预售信息这里点我


Episode39


「很愉快的会谈,下次交流就等到一切结束之后吧。

  白色的斗篷将回头冲太宰治礼貌挥手微笑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兜头罩了进去,下一刻,拥有着一点苍白英俊感的异国青年便从原地消失了。

  那么……希望一切都能够赶上吧。

  太宰治设定好了三十分钟的计时器,自言自语。」


三十分钟前


“…………”

当陀思妥耶夫斯基消失在那件白色斗篷——准确来...

【太中】此刻无声 38

*首领宰x干部chu,私设一箩筐,完结倒计时2

全文最高潮!!!!!!我终于揭开这个埋了一整本下册的伏笔了!!!!!下章完结+尾声

*预售信息这里点我


Episode38


海风卷来了血腥和硝烟的味道。

“呼……呼……”

中原中也重重喘着气,微一闭眼后再度睁开,同时手下用力,插进旧敌咽喉处一块奇怪结晶的匕首按顺时针狠狠一搅,那块不足一人手掌大小的结晶顿时四分五裂,碎成了一地残渣;

“啊……又一次……败在你手下……”跪在他面前的敌人喃喃着,嘴角却带着一抹奇异的微笑。他的手脚处开始变得透明,而眼睛逐渐失去神采,缓缓闭上了:“中原……中也……”

小小的“砰”的一声,...

【太中】此刻无声 37

*首领宰x干部chu,私设一箩筐,完结倒计时3(顺便一提恭喜本文正式突破三十万= =(上天作证我开始真得只想随便写个二十万就收手的🤕️

*预售信息见这里点我


Episode37


“咣啷”、“咣啷”,街边的自动贩卖机中传出了金属制品相撞的清脆动静,从出货口掉下来了两罐加糖的咖啡,中原中也半抬头轻轻吐出一口薄薄的烟雾,然后将那根刚刚点燃的细长烟草从唇边拿下,漫不经心地夹在指间。他弯下腰掀开取货口透明的塑料板,把两罐咖啡一起拿出来。

横滨七月的高温令冰冷的咖啡罐外壁迅速挂起了一层细小的水珠,湿意蹭在中原中也戴着皮手套的掌心。他毫不在意地转过身,将手中的咖啡朝前方一抛:“...

片段(抽卡)

*众人一起玩文野手游迷路狗和两人恋爱的前提,以及灵感来自今天新活动160连只有宰没有chu的幽怨心情


晚上八点的时候,出门夜跑的中原中也在自己家门口捡到了一个面朝下昏迷不醒的太宰治。

这场景实在是太熟悉,以前太宰身上还穿着黑色衣服的时候他平均一个月能捡个四五次,而捡回家的后果通常都不是什么能让他愉快起来的事。中原中也手里捏着耳机,默默地看了一会儿,蹲下来戳了戳又闻了闻,确定人还活着、身上没有酒气也没有血腥味。准备出门夜跑的赭发青年挠挠下巴似乎是在犹豫这么多年过去自己是否仍然要重蹈覆辙,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悄悄站起来,谨慎地绕过了地上这摊英俊的“不明物体”,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进前方楼梯间,...

片段(修理工)

*业主x水管修理工,一个有点gv设定感的段子(话虽如此我其实一部没看过是最x的

(补了下图

非常短但没办法还是得外链一下(…………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