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总之隔了几个月后又来玩了~

提问箱链接~这里点我

大家假期愉快!!(更新在明晚

【太中】此刻无声 33

*首领宰x干部chu


Episode33


不知是凑巧还是受能量流动剧烈变化的影响,札幌的天空中迅速聚集起了大片的阴云。明明时间上才刚临近正午,却已经因为遮天蔽日的乌云而阴沉得如同傍晚。强风带来了暴风雨前夕的征兆,厚厚的云层间偶尔劈过一两条蓝白色的闪电,短暂照亮一小片铅块状的积雨云,并在瞬息间将一块阴云的阴影打在另一层阴云之上,张牙舞爪,仿若吞天的怪兽。再加上此刻天高地远、乌云压境,眼下这场景简直犹如传说中所描述的神魔降临。

——然而若有一般人能看到现在发生在云层之下的一场交战,恐怕会以为真的是神魔降临也说不定。


阴云下,开启了“污浊”...

lof最新更新的6.0.4版本出了合集功能于是就把文整理了整理目前一共收拾出十三个合集()目录一样非常方便了我终于不用思考什么时候去搞三百条超链接去做目录页(?!是真的感动落泪辽!)

欢迎大家善用此功能(??????

【太中】此刻无声 32

*首领宰x干部chu

(终于一章破万了


Episode32


“欸——那算什么?摩斯密码?音调节拍?某种难见的小语种?”

与方才拘谨又寡言的年轻警察形象几乎是两个极端,摘除了假发和伪装后露出一头浅色发丝的俄罗斯青年举止夸张又多动,撕去了面具的五官英俊深邃,眼睛的形状狭长上挑,而左眼皮上有一道浅浅的竖痕,像是马戏团中小丑常见的泪痕哭妆、又像是一道昭显某段危险过往的深色疤痕。

“还是说,这仅仅只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某种默契吗?哈哈哈哈——”果戈里高高挑起两边嘴角,饶有兴趣地发问。他长长摊开手臂,享受于眼下危险一般闭上了眼,深深呼吸,大幅度的肢体动作令他所穿的西装绷出一道一...

片段(狐狸)

狐妖pa,只想写一句话结果写了2k字的悲剧


「我啊、」他贴近他的耳边,用撒娇一样的口吻小声说道,「一直以来、都在看着中也喔。」


「实在是没办法,因为中也太受欢迎了,我总觉得不放心,只好从山中跑出来了。为此我的好朋友还特意来看过我,觉得我是吃了什么毒蘑菇而脑袋不清醒呢。」

「不过幸好我从山中出来了,中也果然忘记了我的事,在和可爱的人类女孩子谈恋爱——那天的花火大会真是好看啊,中也大概也这么想的对不对?选在烟火和樱花树下和女孩子调黌情……」


「我没有忘记你的事!」中原中也感觉太阳穴都在一抽一抽地疼,「还有我交女朋友的事你怎么……你一直跟着我吗??」

「嗯,是哟。」

「所以我...

【太中】此刻无声31

*首领宰x干部chu


Episode31


河中的女性尸体被札幌警视厅打捞了起来。

此地位处偏僻,因此在警方拉起的黄线外并没有过多的围观群众,只有住在附近的居民听到旅馆附近与平时不同的嘈杂声响,三三两两走出家门,站在离河岸不远的地方看着警察们从孩子们平时喜欢在这边玩的河沟中捞出了溺死的落水者。

这个季节正是水量增长的时候,冬季只能没过小腿的小河沟,到了夏季河面已经疯涨到了成年男性的腰部。落水者被打捞上来时身上还缠着各种湿哒哒的水生植物,黑色长发也凌乱糊在脸上,看起来凄惨而狼狈,让目睹这一切的居民们纷纷露出同情和后怕的神色,一边心有余悸、打算回头就警告自己家小孩不要再在...

片段(人鱼)

昨天吃饭时候摸的段子,有关脑中人鱼pa
今天就回国啦😆😚

……
“我们的相遇…也许注定是一场悲剧。”太宰治在一身水漉漉的青年额头上落下一个羽毛抚过似的吻,赭色的发丝与他的唇厮磨,他吻过那些水痕,然后将那双温柔又多情的桃花眼弯起一个漂亮的弧度,“小美人鱼注定要回到大海,她下不去手挖出王子的心脏来延续生命,于是自己变成了泡沫。但我想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非常痛快地挖出我的心脏的………”
说着他抬起青年有着异常低温的手,低下头轻轻亲吻了那几根隐约能看到一点鱼鳞轮廓的手指:“……如果人生的结局是死在你手中,那也一定是,非常快乐的事吧。”
“………”
“演开心了吗?”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拎着一个小行李箱的中原中也面...

【太中】此刻无声 30

*首领宰x干部chu

本章真诚推荐bgm:隔壁是谁呢-小缘


嘻嘻,没想到我这次居然外链了吧(?!)


TBC.

【太中】此刻无声 29

*首领宰x干部chu


Episode29


天空阴沉沉的。


七月的札幌不像东京,已经进入了空调是照耀生命之光的季节。这个位于北海道的北方城市时至盛夏仍然保持着一种很舒服的气温,假如是早晚出门的话,还可能会有一点微微的凉意,所以在这里的人们身上穿的还是春季薄厚的外套,偶尔会像现在这样下几天雨,再出门时的温度就更低了,让恨不得出门能把空调背在身上的东京人羡慕得要命。

不过虽说这边下雨不会像中部地区的梅雨季一样下起来就没个头,但下雨总或多或少地带来一些出行上的不便。商店街边的行人步伐匆匆,有不少人都戴着口罩,似乎想隔绝已经涌到鼻尖的那股湿润。然而头顶的乌云只...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