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太中】错位 C3

*现在是part C 揭露一切真相的场合
*完结倒计时 再次祝大家元宵节快乐,记得吃元宵呀www

C3
“综上所述,事实只剩一个可能了。”太宰治总结陈词,宣布结案,“中也,你出轨。”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表情麻木地推开太宰治坐起来,扭头用关怀智障儿童的眼神默默盯了他一会儿,然后摇摇头一边起身去玄关开门阻止那响个不休的门铃,一边头也不回地冷酷回答:“你放屁。”
“咦——”太宰治在他身后翻身坐起来,一条腿曲起,一只手闲闲搭在膝盖上。他笑眯眯冲中也抗议,“你不能因为我来自十年前就这么大胆妄为呀中也,以为我会看不出来么?但其实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最了解——”
中原中也走到玄关,转身绕过拐角那个实木柜的同时顺便对坐在沙发上对“撞破jian情”跃跃欲试的十八岁小干部比了个中指,言简意赅道:“闭嘴。”
他打开玄关大门,门外的部下见了他立刻深深鞠了一躬:“中原先生,我们查到了十分重要的事……”
“进来说,”中原中也神色淡淡的,“下次按门铃不用三分钟不间断地按,我还没聋。”
眼看着直属上司的表情不是太美妙,部下忙诚恐诚惶地点头,跟了进去。

听到门口的响动,General从二楼的栏杆处探头出来,发现有生人造访,忙晃脑袋把午睡的睡意驱除,颠颠跑下来,一跃蹦上沙发,又一屁股把太宰治往旁边挤了挤,那个沉重的、毛茸茸的屁股差点没把太宰治挤得昨天晚饭都吐出来。
“你这傻狗,”太宰治艰难把自己从成年苏格兰牧羊犬庞大的身躯下面挪出来,抱怨,“这么胖,该减肥了吧!”
General扭头冲他“汪”了一声,很威风似的抖了抖那身一周打理一次的长毛。

中原中也没搭理这两个,走回客厅看原先的位置被一人一狗联手占据,顿了顿选了另一边的单人沙发重新坐下,拎起矮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部下跟进来,看见沙发上的太宰治,忙一低头:“太宰先生。”
General冲他拍了两下尾巴,于是他赶紧又和这位打招呼:“下午好,阁下!”
“废话少点。”中原中也端着茶杯喝水,“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非要……”
说到这里他顿悟,转过头,阴森森的眼神投向太宰治:“……把我手机还来。”
反正已经达成目的、把想说的都不受打扰地说完了。太宰治笑嘻嘻把藏在沙发垫子里的手机抛过去,中原中也接住瞥了眼,果不其然是关机状态。
早就该想到刚才他非要抢自己手机的目的不单纯。

那边的两位眼神交锋,这边身负使命的部下不敢耽搁,把路上在车里用小型蓝牙打印机打出来的调查结果交给中原中也,同时训练有素地汇报:“两件事。第一,我们去过您给的地址了,据左右邻居和房东太太说,麻生希人已经三天未归,最后和他有过交谈的山田先生说,他是五天前的早晨,‘双眼熬成布满血丝的样子’从公寓离开的。”
“第二,麻生的父母的确自十年前刚建成时就在那个研究所工作,研究方向是人体异能相关,但这对夫妇已经于半个月前一场事故中逝世了。”刚才活活泼泼显得有几分不靠谱的部下在此时显出了训练后的冷静和稳定,声音和表情没有一丝波动,“是半个月前,那个港湾大桥事件。”
“……”中原中也沉默了一会儿,随后轻轻“唔”了一声,“果然是这样吗。”
他没去翻手里那薄薄几张纸,似乎对里面什么内容心里有数。他随手将那叠纸放在桌上——被明显情报不对等的太宰治拿去翻了——一时陷入沉思,表情上揣测不出好坏。垂眼静静站在原地的部下等了片刻,听到中原中也忽然开口问道:“所以他父母生前的研究题目是什么?完成了吗?”
部下愣了一下后似乎在回想,随即确定回答:“题目是‘通过对人体与异能力之间的联系研究,发现外力增幅异能力的方法’,调查没出错的话这项研究并没有确认成功,还是试验品的不稳定状态。”
部下说:“还有一点,芥川先生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是调查过程中发现研究所在事发前曾请了一个能在三秒内倒退时间的异能者配合实验,实验过后,那台机器上肯定还记录着相关模拟数据。他刚才无法打通您的电话,所以让我们告诉您,说是您听到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啊。”中原中也点头,顺便又狠狠瞪了旁边这个一个不注意就给他添了麻烦的男人一眼,“去叫上组织里的研究人员,从其他地方调动人手也好,尽快将那研究所里的增幅装置复原。”
部下领了新指令,匆匆离去。

别墅里重新安静下来。
General打了个哈欠,把下巴搁在交叠在一起的前爪上,说困就睡意如山倒一样阖上了那双绒绒睫毛很长的眼睛;太宰治翻完了那叠调查结果,意义不明地吹了声口哨。
然后好奇问:“这件事,‘我’知道吗?”
中原中也没有一丝停顿地反应过来了那话里“我”的指代:“不知道。”
“果然还是出——”
“多说一个字,你看我会不会跳起来暴揍你。”

懒散的日常的警告说完,中原中也长舒一口气,向后靠在柔软的靠背上,枕着头,双眼平淡看着客厅的吊顶:“我们不是那种黏糊糊的相处方式,虽说住在一起、是这样的关系,分享彼此的生活……但也都留有自己的空间,不会告诉对方每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
太宰治扬了扬手里那叠纸,轻轻挑起一边眉梢:“所谓的‘小事’里面,也包括有一个几年前被你无意中救下的年轻人、在那之后开始疯狂崇拜你,认为你虽然是黑手党,但为人有情有义,有强大能力又轻松担下了和能力相符的责任……”
中原中也表情微微开裂,捂了一半脸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你还是闭上嘴吧。”
太宰治忍笑又看了眼手里仿佛什么超级英雄剧本一样的记录,继续说下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中也居然没和他断了联系——啊这个我知道,中也对这种小狗狗一样的少年没辙呢,大概开始只是一时犹豫所以没拒绝交换联系方式吧——所以后来他开始把你当那些爱豆一样,模仿你的一些日常习惯、一举一动……甚至把原本就和中也发色接近的头发理了相同的发型,彻底染成了橘色——”
“然后在半个月前,”太宰治含笑说,“敌对组织一次针对中也的狙杀行动中,毁了一半港湾大桥,当时落入海中的私家车有七十二辆、游人一百三十七个,里面那么凑巧,恰好就有长久一次休假才回去看望上高中的孩子的、那年轻人的父母。”
“是啊。”中原中也沉默片刻,说,“几年前我顺手救人的时候,就是看中他那双发狠‘绝不想死’的眼睛,之后稍微了解了下他的背景,知道就是个普通学生之后就随他去了,那两年我也是挺忙的,懒得去管这种小事……所以只知道他有对研究员父母,长什么样、什么名字,没那个闲情去知道。”
他耸耸肩:“大概是对我失望吧,那次针对我的行动闹得蛮大的,有高端黑客黑进了车子的系统,随即七八个异能者一起行动,差点把港黑的‘黑乌鸦’串成铁钎子上的糊麻雀……虽然我躲过去、也瞬间反击了。”
但他已经没时间去扛住从中断裂的横跨沿海的钢铁长龙了。

人心是很奇特的,能在短时间内树立起对一个人的信任和崇拜,同样也能在一秒内亲手推翻这些,然后失望和恨意来得不分青红皂白,且十倍百倍、气势汹汹地返还,甚至那些怨恨的话语都是相近和有迹可循的。

如果不是你……
为什么你没有……
你凭什么不去……
以及最关键的,
那些灾祸临头,为什么偏偏是我?
爱恨如同魔女手中的塔罗牌,翻转只是动一下手指的事情。

太宰治轻轻笑起来:“啊……是弱小之人没有骨气的想法吧。”
中原中也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难道不是吗?”太宰治摊开手,“典型的胆小鬼心理。他对中也有了太多自己赋予上去的期待,听到他对你的崇拜情节描述时候,中也都不会被恶心到打冷颤么?与其说是在崇拜你,不如说是在崇拜那个臆想中不再弱小的完美‘自己’——强大的、有情有义的、不受常理拘束的、肆意妄为的、会仿佛理所当然一样担起眼前不公平的……黑手党?这真是今年开年最好笑的笑话,那些形容词形容的到底是中原中也、钢x侠还是x国队长?”
年轻的十八岁的干部冷嗤了一声,那张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个稍显刻薄的微笑:“你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黑手党干部而已。”
人生碌碌,没有谁是比谁更特别的,无论是科学家还是拾荒者,死去时都会变成一把飞灰、一把尘土。
只不过大家在活着的时候,主动或被动走上的路不一样而已。

中原中也把后仰枕着靠背的脖颈直回来,托下巴眨眼打量眼前这个对自己说教的十八岁小干部,看见他不知由刚才那番话联想起了别的什么,脸上的表情愈发刻薄,嘲讽意味爆表,但他居然觉得真是要命的好看英俊,顿时有些口干舌燥,想立刻亲过去的欲望水涨船高。
他忽然想起当初梶井那柠檬狂人知道他和太宰治居然在一起时候的咂舌反应,没说别的,只用研究科学一样的端正语气问了他一个问题、做了一句陈述总结。
那个问题是:你们互相……都喜欢上对方哪一点了啊?
总结则是:那些成打追求你的男男女女真是冤枉坏了——不是他们不够好,是他们看上的人有问题。
我看你的审美神经长得有些偏。

他当时觉得不以为然,现在咂摸一下,多少有点心虚了。

太宰治瞥他,摸了摸下巴。“我觉得中也现在一副索要亲吻的表情……错觉吗?还是你们平时都这么恶心?”他呜哇一声,显得十分嫌弃,“不要吧。”
“……你还是好好闭嘴会更安全。”二十八岁的中原中也咳嗽一声,用脚尖踢了踢他的小腿,指使道,“滚去洗菜,一会准备吃饭了。”
太宰治撇了撇嘴,浑身犯懒,觉得做饭可真麻烦啊不如叫外卖吧……
一旁趴着的的General抬起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站起来把长长的嘴巴挤到太宰治背后,猛地用力一挤,大型犬的力气的确不辜负它的体型,General这一下十分熟练地就把人从沙发挤到地上去了。
太宰治:“…………”
中原中也大笑。
“蠢狗。”太宰治坐在地上,轻声说:“等着,一会儿我找你算账。”


真相明了,似乎剩下的就只是等待时机到来。于是两个星期又三天后,曾一片废墟的研究所内机器被紧急修复完毕。所有的科学人员于研究上耗费的时间和努力都是值得尊敬的,他们不过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用着残留下来的资料重修补全,所以才显得第二次的过程飓风一样迅猛。
“中原先生,我们恢复了最后一次的数据设置……”港黑内的科学家紧锁着眉头,为两人说明情况,“但我完全不敢保证会不会出现和上一次同样的效果,根据我们的结论看,这只是一个半成品,如果您想达到和上一次同样的结果,那恐怕只能碰碰运气。”
“运气吗。也不错啊,我运气一向很好。”中原中也说,“没关系,反正这是唯一的一条路,无论如何我也要去走一走的——就是关于这件事的所有内情,还麻烦你们保密了。”
科研人员一头汗,推了推眼镜:“那森先生那边……?”
“我心里有数,这点就不用你们操心了。”中原中也和这边交代完,眼角余光看见那边太宰治一个人站着那,低头正娴熟摆弄着一把M500——这把号称“手炮”的大火力转轮手qiang有效射程为250米,装填的是12.7mm的马格努姆大威力手qiang弹。
如果他们真的顺利返回过去,那么到达时的情况指不定是什么样子,还是保险点做着准备比较好。
中原中也收回视线,对一旁的人点点头:“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我不在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有事情可以去找芥川……那么,我们去去就回。”
部下“啪”地一声站直了身体,神情肃穆:“祝您武运昌隆!”
中原中也没辙似的笑起来:“太隆重了。再说我也不是去打架的。”
他转身走到太宰治身边,等着工作人员为他们做好最后准备,一边随意冲部下摆了摆手。

……
穿越时空的那一瞬间他们是没有意识的。
仿佛只是一瞬恍惚,回过神时已经是茫茫深夜。但没等两人打量下四周,几声崩塌的巨响从下方和让人心跳骤停的坠落感一同袭来,撑着把黑伞、穿着一身长西装的中原中也条件反射操控自身重力停留在空中,同时下意识要去捞对付高空坠落这种状况就和普通人无异的太宰治,结果就听见两声qiang响,发现那个男人通过后坐力改变坠落的角度、减缓了下坠的冲势,似乎有目的地第一时间冲向了他们脚下正在崩塌的建筑大楼。
……备好的M500倒是没白费,不过什么情况?
中原中也一头雾水,直到看清太宰治在下坠的过程中一把捞起了被抛到楼外的什么人,两人翻滚着安全砸到一层歪斜的楼板上,才恍然大悟似的,“啧啧”着摇了摇头。
搞什么,怎么比谁都发现得都快啊,这是什么恶心的心灵感应吗?
紧接着,正在崩塌的大楼里模糊传出了两个方位,中原中也哼了哼,一手撑着黑伞,一手抬起来,在空中对着这栋庞然大物轻轻勾了两下手指——
下一刻,整栋楼都被纳入了他的重力控制范围内,那两个方位上的承重柱被格外照顾了。清冷的月色之下,操控重力的男人居高临下,身上泛着一点不易察觉的暗红的光;
哟,真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啊,太宰。
他心里想着,嘴上却缓缓笑起来。
半个月过去了,也是该找回属于他的那个太宰治了。

长西装的男人撑着黑色的伞,勾着一点嘴角从夜空中缓缓落下;烟尘弥漫之后,他终于看到了那个略狼狈抓着飞索斜踩在墙壁上的男人,看样子是已经在不知名规则操纵下换回了各自的身体。
那双漂亮的鸢色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眼睛里含着熟悉的笑意。
“你是不是故意来耍帅的?”

中原中也笑起来:“说什么呢,”

“一个字都听不懂。”

Tbc.

评论(22)
热度(965)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