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上一条因为第七问嘎嘎叻所以只好重发,上一条的祝福我都有看到,爱你们!!)

大家好——一年一度的年终总结+生诞+双旦日又到了!!(妈耶这么一看明天还真是个忙碌的日子
那么首先是照例祝自己哈皮波斯得——又长大一岁真是不容易啊(?!),不过长大一岁就意味着距离中也先生更近了一点(哪里??)先生我来了——
啊不过说到这个,我也是前不久才意识到chu和宰两位居然比我大欧日…………我一个明明还是花季少女(?)的JK(不是了)究竟是怎么一直维持在蜜汁老阿姨/妈妈桑的慈祥心态的真是迷…………
那么今年的年终总结,唉提到这个我就不得不说,真的,每年写这个都简直是一次强迫自己黑历史回顾,每一题都仿佛是对我心灵的拷问,啥玩意儿总结大会别总结了直接改名自我批判大会吧(……),每一题都点出了自己的不足真是,哭唧唧,只有每年做题的这个时候才会想要一把把过去一年的自己从椅子上拍翻到地底,并恨铁不成钢怒视质问当时究竟在干个啥啊……唉,都是泪
不过不管怎么嫌弃那也好歹都是自己写出来的,因为今年很不好意思距离百万目标还差二十万左右的样子,所以就不放字数统计了,直接放张清单目录大噶一起回顾下(小学生xjb开脑洞实况)好了



左边list右边是2017部分这样子↑大家见笑(。)

————————那么接下来就是(羞耻的)回答问题时间了!
第一题 开头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是我没能留住他。”
中原中也坐在吧台边,面上浮着一层醉酒后的红晕,声音低喃,醉眼朦胧。他右手歪歪地撑着脸颊,左手的两个手指轻轻捏着一个玻璃杯,杯子里是一块融化了小半的球状冰块和半杯威士忌。
“得啦,中原,那和你又没关系。”梶井基次郎在旁边的位子上玩手机,空酒杯就放在一旁,回答得颇为心不在焉。

“是我不好,没能在那时牢牢看住他。”都说酒后易失言,何况这位本来酒量就算不上好。中原中也把剩下那点酒一口闷进喉管,高度烈酒的辛辣酒气反涌上头,辣得他眼眶都带上了一点潮气,于是他用那种低落带着鼻音的语气不由得再度重复了一遍今晚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话。
“他真的很好。他还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就应该对他说出来这句话了。”中原中也情绪前所未有地低落,“我是那么的喜欢他。可他就这么离开了。我不知道……我……”
“呃,所以说你……”
“我,我……”酒喝上头,中原中也终于没忍住扑到酒吧吧台的台面上,把新来的调酒师吓了一跳。
新鲜出炉的酒鬼趴在桌上声音悲切:“我的帽子啊————”有

《无人聆听》

第二题 结尾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咦?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中岛敦第一个听见门开的响动,猛地站起来,就看见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两人从相邻的两间房间里不紧不慢走出,脸上时如出一辙的无聊。
“好慢啊,太宰。”江户川乱步皱起眉抱怨说,“亏我在和那个女人下棋时,为了让你们发觉,所以替她问了几个问题呢。”
“啊啊,我就说嘛……”太宰治叹着气走过来,“我就说,从第三个问题那里开始,那种提问风格就像是乱步先生,就像是你的风格嘛。”

“回去了回去,呿,真是无聊的一个晚上啊。”中原中也拿着长大衣走过来,对走到他面前的梶井和芥川说道,“这里已经没事了,回去向首领汇报吧。”
“咦真的吗?啊啊啊可恶,中途我就被莫名其妙送了出来,还有太宰那边那个眼镜男——喂中原,发生什么事情了后面,告诉我啊!”
“去找芥川。”

“太宰先生,那个幽灵呢?你们回答了什么问题?”
“嗯……这是秘密~与其说这个,敦君,不如你交代一下,和芥川相处的如何~?”

经过无眠的一晚后,一行人离开别墅;别墅最高的阁楼窗户那里,一个半透明的女孩子静静地看着他们走远;
晨曦的光刺破森林里的白雾,花园里枯萎成灰黄色的残枝败叶“呼”地一下,散落成一地碎渣,荡起一地的尘土。
这里的花,终于还是完全消失了。

女孩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慢慢微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离开窗前,走向别墅深处,身影渐渐地模糊在一片昏暗当中。


「假如……我知道我没那个能力。但如果你们两个注定要一起被我困死在这里的话,最后要对对方说什么?」

「在地狱里相见之后,和我接吻吧。」

《说谎者之屋》

第三题 最喜欢的部分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某个部分
第二轮问题回答完,众人顺利下到了五楼。在搜索线索无果之后,众人开始了第三轮的真心话大冒险……说错了,是深山洋馆密室逃生闯关环节。
书本的第三页上,画着一条舌头。
问题:简单形容你的初吻/初夜的经历。

“…………”
简单形容什么东西?这种玩意儿要怎么形容?难道起因经过结果都要说?完全沉默不被允许的话,有选择的隐瞒耶会被算进“谎言”范畴么?
而且这也太贴心了,为了没有经历的人,还特意给了可以回答的选项。

芥川身上的煞气简直要实体化;而中岛敦则似乎更希望自己现在晕过去不省人事。

于是最后只好依旧让成年人打头阵。
太宰治也难得的有点冷淡,不再笑嘻嘻一副讨打样子了。他摸了摸鼻梁,一边思考措辞,一边微微眯起一点那双风流漂亮的鸢色眼睛,缓缓开口:
“双方醉酒后的意外……场合不大对,时间也不大对,我身上带着新伤,动一下都疼得要皱眉,但没忍住……唔,不过后面没能完全做完。”
实在是太模棱两可了,但看得出没有谎话。太宰治说完之后安静了几秒,剩下五个人都紧紧盯着他,半晌,太宰才又开口轻咳了几声,喊了一声“中也”,表示舌头还在,也能说话。

剩下的几个都或明或暗地松了一口气,这样就证明,太宰治刚刚那种形容方法是可行的。在绝对真实的基础上,可以适当在某些地方含混过去。
于是梶井清了清嗓子,开始谨慎又斟字酌句地回答这一轮的问题。

大家似乎都在想着自己的心思。
中原中也在太宰治回答完了之后便若无其事地移开了目光。他微微垂着眼的样子看上去也是在思考一会儿轮到自己时要如何回答问题,眉头微微皱起来,过了许久才又慢慢松开了。

随后,中原中也像是思考好了一样,抬头看向现在正在回答中的国木田独步,眼神和表情都一俱平静;
几秒后他抬起手,不动声色地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耳垂。

《说谎者之屋》

第四题 最煽情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为什么你的部下尊敬你崇拜你,为什么红叶大姐一直都这么爱护你,为什么森先生现在将他绝大部分的信任都交给了你……”太宰治的声音不急不缓,“是因为中也是个男孩子?‘哇这样的男孩子我从没有见过太稀罕了我真是喜欢他’——这样?”
中原中也还是臭着一张脸,不过比刚才的表情多少好看点了:“那当然不是。”

他在部下中的声望是一点点攒出来的,在首领心中的地位是一次次风里来雨里去的任务磨出来的,红叶大姐的喜爱……哦,这个就真的是因为他长得好看了吧,大概。
毕竟他长得确实比别人好看。

太宰治笑眯眯地说:“对吧?喜欢你的人,不会因为你是‘男孩子中原中也’而多喜欢你一些,或者因为你是‘女孩子中原中也’就厌恶了你。你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好干部,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兄弟,这是他们信任你尊重你的原因。”
口才倒是没退步,这话听着就很令人舒服了。中原中也一边心里想着,一边有点诧异怎么今天这个混蛋这么愿意讲些好话来给他听。
然后他就听见太宰又不紧不慢地最后说道。

“对于我来说也是这样。”他说,“我喜欢你,也只是因为你是中原中也而已。”

《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第五题 人物描写
摘取你最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吵架的事情早在买各种喜欢的菜蔬时就告一段落,付钱时两个人还研究了下要不要再买样什么,好凑够超市活动的钱数来兑换那套看起来样式不错的餐具。眼下太宰靠在餐桌上吃着一盆洗好的小番茄,看着中原中也挽起袖口,穿着件可笑的围裙防止油渍蹭上他那件昂贵的衬衣,在切完几段葱、换另种配菜来切的期间把菜刀像玩匕首一样无意识挽了几个漂亮的刀花,嘴里还在抱怨:一会儿你洗碗。

场景太温馨了。无所事事的等待期间,他心里又开始无聊地东想西想起来。简直像是一对情侣,或者新婚夫妻。
夫妻也就这样子了。下班后一同去买菜,因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起了口舌争执,又习惯了似的很快把这一页揭过。然后回家做饭。彼此信任,又微妙嫌弃着对方身上的一点或很多点。

但是他又清楚他们不是这种关系。他们做过搭档,是上下级,吵得凶打得凶,也时常做爱——可这一切的确与爱情无关。
有时候太宰无聊极了(比如眼下)时也在想:中原中也,他的老搭档对现在的这一切是否满意。上一任森鸥外失踪的时候恰逢横滨黑道势力的洗牌期,平静的表面下到处都是汹涌暗潮。在接过这个庞大组织的时候,不得不说,即使是他也着实很费了一番心力,把暗怀鬼胎的人踢出去,把信任的人提上来,中也就是在那时候从战斗的急先锋,逐渐承担了更多的事情和责任,到现在的成了最高干部,需要他战斗的地方反而少了。
是中也目标的样子吗?他不知道。
人是最复杂的动物,他能笑眯眯地设下让敌对家族一头栽进去的陷阱,能在欲望的基础上预测人心,却从不对此妄作评判。

《此刻无声》

第六题 环境描写
摘取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的部分
“我又不喜欢看日出。”太宰治说。
中原中也:“那你专门跑过来做什么?!”

“可能是因为……”太宰撩起一点眼皮,鸢色的眼眸中似笑非笑,带着一点点说不出的意味,“中也这里的酒,很好喝吧。”

可以让他半夜不睡,穿过大半个横滨跑过来喝上一杯,然后在那个坏脾气小矮人的吵人咆哮和硝烟味当中,悠哉悠哉闭上眼,沉入梦乡。

猛烈摇着他的中原中也闻言,愣了愣之后,用力又推了一下,才气哼哼地又坐了回去。
“……嘁。”

夜幕之下,海边的悬崖上停着一辆漂亮的跑车。车前盖上有两个年轻人一坐一躺,坐着的那个手里端着杯红酒,嘴角咬着根没点燃的烟草,目光静静地透出去,看向遥远海天相接的那一线上;而躺着的那个则显然已经睡着了,柔软的黑发蹭着身边人支在那里的手背,偶尔蹭得痒了,坐着的那个会十分不耐地把那些发尾带点卷的黑发拨拉开。
一切都如同以往一样。

远处的天边突然露出一丝微亮的白边,那道白边越来越宽,像是夜幕破开了一道平整的缺口。
天亮了。

《One call away》

第七题 接吻与H
摘取你最喜欢的H部分,没有就上吻戏,吻戏也没有就空着吧
《错位》A5,因为要ping蔽我就不放出来了

第八题 槽点最高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槽点最高的部分
尾崎红叶的目光终于落在中原中也脖子以下的位置。
一片波涛汹涌。
起码也得有D。
红叶大姐的眼神顿时十分复杂,觉得这一点才是最玄幻的事情。
童颜巨乳什么的,这不科学。

中原中也被大姐的眼神看得面红耳赤几乎要落荒而逃,他慢慢伸出脚,踩在光凉的地板上后退了一步。
胸前那两大团跟着晃了晃,绷得紧紧的衬衣扣子差点被绷开。
红叶:“…………”
中也:“…………”
中原中也一把捂住了脸,没被捂住的耳朵尖看起来红得几乎要滴血。

《中原中也绝望的七天》

第九题 那么,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样的作品?

写什么作品……先把狂徒和荆棘写完再说吧(。)不过我还是很想写一篇原著向的,去细细描摹原著中太宰和中也之间那种又矛盾又纠缠在一起的情感,去写一写小说和漫画的框架外,没有描写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两个人之间发生的故事。

另外我还想写一个网游paro的轻松搞笑向。

还想写一个搞事情的异能导致的暂时性转……(等一等话题突然奇怪了起来)

总之在下一年,我会继续努力的!!!

↑这是去年的回答,可以看出来除了荆棘之外全部都写完了,原著向自己一直想表达出的两人的纠葛也以段子的形式写了出来,十分满足。
那么下一年的话,果然还是希望可以把错位和荆棘填完,今年和去年比,去年中长篇多一些,今年短篇大丰收,下一年如果有余力的话,果然还是希望可以多写一些中长呀~~~

那么今年就是这样了,大噶明年再见!!!
圣诞节快乐————————

评论(77)
热度(430)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