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片段(婚前恐惧症)

这几天家里有个姐姐要结婚,围观她的婚前恐惧症有感(?

是个沙雕巨短段子


……

窗外传来隐约的雷雨声。屋内的两人分坐暖桌两侧,面前各自摆了个日式茶杯。

“我想了想,”中原中也神情郑重,“这事儿要不还是算了吧。”

太宰治坐在他对面,支着下巴,没说话。

    “都二十多岁,也不是做什么事都靠热血上头的小孩子了,”中原中也继续说,“都得对各自人生负责。所以结婚这件事还是算了,我们就当从来没发生过。”

太宰治还是静静坐在原处,停了老半天才轻轻动了下手指,中原中也屏息凝神,打算听听他想发表什么想法。

然而太宰治只是抬头打了个绵长的哈欠,随后换了另一只手支沉重无比的脑袋,说出的话少了平时那些弯弯绕绕,特别直白:“你是不是有病?”

中原中也一愣,随即拍桌勃然大怒:“说谁有病?你才有病!太宰治你自己看看,还没结婚我们就已经失去了新婚快乐,结婚到底做什么?为离婚做准备吗!”

“劳驾,小蛞蝓就老老实实趴在那长个子不就好了,少学人类在那里胡搅蛮缠。”不说还好,他一说太宰治顿时跟着一声冷笑,“我为什么说你有病,中也自己都没有点自知之明吗?来,抬头向左看,看见电视柜上有块方方的、上面还有着英文和数字的小机器了吗?中也告诉我,上面写了什么?”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心虚闭上了嘴。

那机械表上写着“3:20 A.M. ”。

大半夜睡得正香甜忽然被人挖起来,金身罗汉都能立刻拿起除魔杵,何况是太宰治。英俊青年觉得自己现在只是没好气而不是把同居人直接丢出去,已经能算上是某种证明了。

这还要说么?

越想越气,太宰治再次反省大半夜不睡觉而是一时诡异心软爬起来浪费时间的自己真是傻透了,于是他特别冷酷无情地指挥中也:“去睡觉,有什么怨言都醒了再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其实十分清楚自己这种行为算得上是天怒人怨,中原中也瘪着嘴居然没有反驳,乖乖站起来,收走了桌子上为了营造一种严肃谈话氛围而特意拿出来的日式茶杯。

太宰治:“等等。”

中原中也回头眨眼。

太宰治面无表情:“把用环绕立体声放着雷雨自然音的音响设备给我关了。”

中原中也:“…………哦。”


评论(51)
热度(1227)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