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太中】此刻无声 20

*首领宰x干部chu 私设一箩筐

*一个互阴又互宠的故事


Episode20

 

得知了拍卖大厅里具体发生了什么混乱,芥川龙之介理所当然第一反应是眼前的人在搞鬼。

不然怎么解释他明明已经偷出了资料,但那些人却毫无察觉似的继续拍卖——按理说不应该是第一时间发现拍卖品的丢失,然后发生骚乱终止吗?

 

明明有那么多道拍卖前终检的程序。

却还是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进行了拍卖,然后在作为细节说明的银幕上放出了那些引起骚乱的照片。

 

种种不和谐感与诡异之处累积下来,导致芥川龙之介在得知了消息之后,行动直接快过了大脑,罗生门毒蛇一样蹿出,尖啸着撕咬向几米外的约翰斯坦贝克!

 

“轰!——”

 

罗生门狠狠撞上了骤然暴起生长出的葡萄藤木,发出令人牙酸的巨响。汹涌的杀气之下,金发青年十分清楚这一次不再是刚才那样随心所欲的试探,自然不敢托大,心惊之下,忙飞快组织起最大程度的防御——

 

“轰!!!!”

又一次撕缠撞击。

 

“误会!”他们现在在走廊上,但眼下有大厅那边的骚动做对比,已经用不着担心会不会暴露、会不会引来保镖了。大理石地板的开裂带动了碎小石块的飞溅,约翰斯坦贝克向后跳出,咬着牙大声喊:“这件事和我们无关!——该死,战斗狂!你没长耳朵吗?!”

回应他的只有更为密集迅速的攻击。

 

电影里总有些人是死于话多这个梗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人类生来脆弱,只要轻易一点动静就能主动或被动地转移注意。这短短一句话出口,如同操纵自己身体一样操纵着葡萄藤的金发青年不可避免地被话语分散了些微的注意力,然后下一瞬间,他的瞳孔悚然缩成细细一线,代表死亡的瘦高黑影骤然出现在他上方,跟在对方身后的是数十条掩护突进、阻挡住那些回防葡萄藤的暴虐黑刺。

天魔缠铠一并包裹住了芥川的小半张脸,像是时代剧里夜行忍者的紧裹的面巾,让他的声音听上去也低闷了几分。这个港口黑手党近两年新任的“杀神”跃至半空,眼神幽深冷漠,罗生门形成的铠甲下发出一声短促的冷笑:“之后有你解释的时间。”

 

“你这家伙……!”约翰斯坦贝克的眼神也跟着冷厉下来,虽然有着“最好不要起冲突”的命令,但一昧挨打可不是他的性格,“……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芥川龙之介神色淡淡:“请便。”

 

发动异能卷起的两股逆向风激烈相撞,芥川龙之介动动手指,新的黑刺出现,随着他的下落一起袭向目标;处在下方的约翰斯坦贝克脸色冰冷可怕,深棕色的葡萄藤木从他掌心飞快蹿出,活物一样缩紧藤尖形成一条木锥,作出进攻姿态。

两边即将相遇的攻击几乎形成了割在皮肤上刺痛的风压,而眼看着这两位都已经开始动了真格,在走向冲突无法挽回的前一秒——

 

“滴滴。”

“滴滴。”

 

两个最简单的那种提示音同时响起,双方都是一愣,手上的攻势已经无法停下,但他们还是下意识在最后一刻硬生生错开了方向,尖啸的黑兽与张牙舞爪的葡萄藤木险伶伶擦着表皮而过。芥川龙之介在约翰斯坦贝克身后几步远的位置落下,右脚的脚尖先着地,轻巧到几乎赏心悦目的落地动作背后是成千上万次的苦训和自我要求。

随后双双背对着对方的两人动作一致地按下了各自通讯器。

 

芥川龙之介:“这里是……”

约翰斯坦贝克:“啊啊,作战参谋?我这里马上就……”

 

中原中也的声音从这边的话筒中传出来:

“不用和那边的人纠缠不清了,芥川。现在以这边的情况为最优先,你去把车开过来,我们得先离开这里。”

轻细的女声从另一边的话筒中传出:

“先撤回来,约翰。‘水’现在被搅乱了,我们可能被人当成了烟雾弹,这种情况下不要和黑手党的人动手……先回到菲茨杰拉德大人身边才是首要任务。”

 

芥川龙之介:“……了解。”

约翰斯坦贝克:“咦?有那么严重吗?不过是你说出来的话,我还是执行为好。”

 

同时的通讯又在同时结束,两个前十几秒还在打架的人转头对视了一眼,身上的杀气都还未散干净。但既然是上面的命令,那么无论打成什么样,他们现在都必须停手了。

 

芥川龙之介从来不是话多的人,何况对方也只是“眼熟程度”的其他组织的人,敌友都莫辨。他轻轻眯起眼,对约翰斯坦贝克若有若无地一点头,下一刻化作了一道拉长的黑影,几个起落后便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约翰斯坦贝克直到看不见了他的身影,才长长吁了口气,转而呲牙咧嘴地按上了自己的腰侧——

 

——一块不显眼的深红色渐渐蔓延开,那是刚才在两人动手之初,就有一条黑色尖刺从地下幽灵般钻出,然后在他身上留下的。目标大概是他的内脏吧,幸亏葡萄藤在最后一刻撞偏了攻击,才只是一道小小的擦伤。

 

“那家伙,比三年前交手时更可怕了啊。”约翰斯坦贝克收起了脸上的嬉皮笑脸,目光沉沉地看着芥川消失的方向,“看来我们也不能再用三年前的态度……来对待这群岛国的黑手党了。”

 

 

另一边。

往日人烟稀少的街道上眼下乱糟糟地挤满了豪车,并且基本上每一辆都或多或少地做了防弹之类的武装,司机和保镖们都在彼此戒备,只等着各自的BOSS一上车就直接返回。

那张银幕,最后是被不知道哪个组织的人直接拔qiang打坏了放映多媒体才最终黑屏停下,而截止到停下前,银幕上已经放出了对包括港口黑手党在内的六个势力庞大组织的不利照片,囊括了主办管委会中三分之二的成员方。而那些照片,要么是能让整个组织一夜覆灭的交易账单、要么是足够挑起组织内讧的决定性丑闻,令在场所有人都眼前一黑、心惊胆战——哪怕是银幕上没放出照片的组织,他们也要自己担心一下,没放出来照片到底是因为没有……还只是因为动手的人脾气暴躁,没能等那银幕上照片放完。

 

中原中也当然没带着太宰治走人多水乱的正门,而是直接从走了相反方向绕去了后方。芥川龙之介十分靠谱,当中原中也踢坏剧院后方上锁的金属门时,打开门一看,芥川已经发动着车子停在那里等候了。

黑手党首领圈养下的“恶犬”拉开后座的车门,然而太宰眉目平淡,无声摇了摇头,向中也示意了手上正在通话中的手机,又指了指身后的剧院。

 

懂了。这是说其他几个组织的人都是成精的大小狐狸,他们现在先走,指不定要错过什么关键性信息。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转而从后座上拿起件羊绒大衣,披到了自家头两天还因为吹风着凉而胃疼的首领肩上,看着他轻巧一个转身依靠住车身,眼神非常安静、又有一点点游离放空地听着从手机里传出的其他几个组织首领的声音。

这里正在进行一场集体通话,是一次临时的首领会谈。

太宰治默不作声地听着。

 

“这是挑衅!一场对我们所有人的挑衅!”现在说话的人是一个盘踞在北方的组织首领,脾气非常暴躁,“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人?!胆敢这样挑战我们的地位!”

“从哪里?”接着说话的是一个高傲冷笑着的女孩子的声音,她是西边某地最大的军火商,“究竟是不是外来的人员还不好说呢,能一件一件把这些事搜集起来,可不是单单要个时间就能解决的问题吧?您不如问问这里的各位,是不是有谁对我们心存不满,这可能还要快上一些。”

“得了吧,别什么情况都不知道的时候,我们就先自己乱起来了。”又一个低沉的男声开口了,“我倒是听说有一个叫费奥多尔的俄罗斯情报贩子最近在关东地区活动,也许……和他有关。”

“一个俄罗斯情报贩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先前的女孩子嘲讽道,“对了,您不出声,我还没想起来……刚才那银幕上,放的正是您杀害了手足兄弟的照片吧?真可怕呢,一起的兄弟都能下手,不知道那把刀会不会也冲向我们?”

“大家都冷静一点吧……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太宰先生不还没有开口么?您有什么想法?”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觉得有点道理,于是都不说话了,连那声音傲慢的女孩子都不吭声了。

 

太宰治抱着手臂,手指轻轻敲击着指尖下的西装外套,仍保持了安静不作声的姿态一段时间。

集体通话的人数一共有九人,代表了九个组织,说话的人还不到一半,开口的人却只提到了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其他人也是因为这个名字才安静的,这足以隐隐证明某件事,关于这个管委会里势力占比的事情。

 

太宰治垂下了眼,终于开口了:“的确有一个叫费奥多尔的俄罗斯情报商在这个地区活动,最近也给我们找了不少麻烦,说实话,的确让人头疼呢。”

他的嗓音很轻,让人感觉他好像没怎么重视这件事,但又万万不敢小看他说出口的每一个字。先前那女孩在几秒沉默后谨慎地问道:“那么,您是确定这次的事情是那个俄罗斯人的动作了?”

“我没有那么说过。”太宰治不带什么情绪地一笑,“也许如你说的那样,是我们中的某人所设下的陷阱也说不定。”

“那么您就有嫌疑了,太宰先生!”来自北方的那位大着嗓门说,“要我看,那一堆照片里就属港口黑手党的照片最不知所谓、无关痛痒!”

“有嫌疑的只有我一个吗?”太宰治眼皮都没抬,淡淡地回道,“是否无关痛痒,由当事人说了才算。最好注意你的措辞,岸谷君。”

 

中原中也听不到通话都具体说了什么,不过只是从太宰治这寥寥的三言两语中也能听出来,他们的首领在言语修习这方面,以一敌百敌千都不成问题。于是他没再看向太宰的方向,而是转过身,接着对着电话另一端说道:“——差不多就是这样,这边已经乱成了一锅大杂烩。不过我看应该乱不了多久,大多都是因为不可告人的秘密突然败露引起的连锁反应,他们应该很快就会反应过来。”

这边同样在进行一场集体通话——可能今晚所有的组织,上到首领下到管理层都在用各种方式进行临时会议。虽然慢了一点,但还是及时得到了拍卖会上消息的尾崎红叶等人迅速接通了中原中也,询问具体的情况。

 

“一个变形版的‘搅浑水’操作。”尾崎红叶掌管情报一支,自然对这里面的门道了然于胸,“混乱只会是暂时的,随后根据涉及人的反应程度,会先后进入冷静期,排查排查外来敌人和内鬼,稳定开始时爆炸的舆论。这时候无论是‘搅浑水的人’还是‘水里的鱼’都会短暂进入观察事态发展的阶段,直到三至五天后,这潭被搅浑的水渐渐重新落定,大家都能看清新的局面了,才会开始一轮新的纷争。”

梶井基次郎对这些事情完全不感兴趣,也深谙术业有专攻的道理,于是对于尾崎红叶说的这些都全盘接受:“那么我们现在需要应对的就是稳定组织内的情绪?”

 

“没必要吧。”这个快临近新年零点钟声还泡在自己实验室里的科学死宅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就事论事……只是那种东西,我听说是张上任首领自愿转移首领职位的证明?那种东西,可能在四年前还能派上用场吧,三年前说不定也能起一点作用。但是如今……你们觉得我们的组织里真的还有反对派那种人在吗?很意义不明诶。”

广津柳浪斟酌地、谨慎地开口:“所以……那张证明,不是给我们其他人看的。”

其余几人都不说话了。

 

不是给他们看的,那是给谁看的?

结果一目了然。

 

尾崎红叶轻轻叹了一口气:“看来事情还是冲着……中也,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中原中也没有说话。

尾崎红叶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回应,有些疑惑地再度开口:“中也?”

 

“……什么?哦,我没什么想法。”中原中也好像才回神一样,揉了揉鼻梁,“我无辜得要命。”

“怎么了?”尾崎红叶关心道,“感觉你好像很心神不宁的样子,这可不容易。”

”…………”

 

“没什么。”

最终,中原中也低声说,“我只是……有一种很强烈的不好的预感。可能一会儿还会有袭击什么的吧?看来我今晚得整晚守着我们首领了。”

 

虽然前面的语气有点莫名的焦虑,但他及时意识到了自己的这种失态,为了弥补一下,最后不咸不淡地开了个小小的玩笑。梶井基次郎吐槽他:“不是,等等,你哪天‘不是整晚守着’的情况我们才害怕吧?又吵架啦——打给首领的报告都仔细点——不然基本上都要被打回来重写的啊——!”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提了提嘴角,但想起电话另一头的几人压根看不见,干脆就不说话了。

但那种不好的预感还像乌云一样沉沉压在他心里。

随后,另一通电话接入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旁边的太宰治看了眼中也背对着自己打电话的背影。几秒后,他一手拿着手机还在继续没什么意思的打着那通车轱辘似的首领会谈电话,一手则从衣兜里拿出了另一部电话,垂眼一扫,发现屏幕上有条没有地址的短信。

 

「目标的踪迹已经线索。」

 

太宰治神色未动,看完后就删了那条短信,好像从来没收到过。接着他按照之前拿出手机时的想法,点开新信息编辑的界面,飞快键入一条信息。

 

「关于上次的事情,建议现在立刻去重新确认情况,很可能不妙。」

 

他等了短短半分钟,期间压根就没搭理电话里首领会谈上其他人都说了些什么废话——听是都听到了,但假装成了自己并没有听到的样子。

太宰治站在夜风里,两只手里各拿着一部手机,轻轻呼出了一口气,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十五岁的时候。

 

回复他的短信提示音是和背后中也骤然拔高的声音一起响起来的。

 

中原中也眉梢高高挑起来了:“什么?在港口发现了那个俄罗斯老鼠的踪迹?!”

 

回信则是两个寓意震惊和不祥的标点:「?!」

 

太宰治手指一紧,猛地扣住收看短信的那只手机,中原中也回头看过来:“太宰,你听到我刚才那通电话了吗?我得去一趟港口……”

而黑手党的年轻首领皱了皱眉,在冬夜寒风中轻轻吐出了似乎一并寒冷的白雾:“叫其他人去……你留下,中也。”

“啊?”中原中也一歪头,跟着皱起眉,“你也知道的吧?让其他人去抓那个陀思妥耶夫斯基,只会死。”

 

“你要是去了,留我自己在这边,说不定我的结局也只会死。”太宰治轻声说,“或者我和你一起去。”

 

“这种时候在闹什么脾气啊。”中原中也不解地眨眨眼,“这边没办法离开你吧?而且不是留你一个人,芥川在这里。我也不会去很久,十二点左右,不管抓没抓住就差不多都会结束回来了,还能赶上和你一起庆祝零点。”

太宰治静静转过眼神,看向他。

 

如果我执意不让你去呢?

他的眼神好像在这么说着。不过这种眼神转瞬即逝,太宰自己也很快意识过来了自己的过度反应,这是“不正常”的。

所以沉默了一会儿,他才又慢慢吐出一口气,嘴角勾起一个微笑出来:“刚才说笑的,我只是不想自己过新年而已。既然中也这么说了……

他把头转了回去。

“那就早去早回吧。”

 

 

一小时后,中原中也开着车飞驰在空旷的港湾大道上,已经极接近港口。

车子是来参加拍卖会时他从家开过来的,因为下午有点别的事情,所以并没有能和太宰治一起到场。并不是他的车子,他的那几辆车最近送去年检,所以开了唯一停在车库里的太宰治的车,一辆黑色的SUV。

 

他一路上都在翻来覆去想今晚的事情。

太奇怪了。说不清哪里奇怪。但就是太奇怪了。不好的预感非常强,是因为陀思妥耶夫斯基出现在港口,可能对太宰不利吗?

说不清,他从来不擅长这些分析。而且正好拐进了港口区,他干脆把那些想法都抛到一边,专心于寻找目标的踪迹。

 

突然,他眼尖地发现靠近港口停靠的一排小艇边上有几个活动的人影,中原中也嘴角一咧,一脚狠狠踩下油门,这辆巨大的SUV顿时像头咆哮的巨兽一样,横冲执着地碾压冲了过去——

太显眼了,那几个人影看不到他才是瞎子。两边的人忙举起手qiang射击,中原中也拉着手刹以一个非常妖娆的S型闪避了过去,把车停在了一堆空箱后,随即他整个人从敞开的车窗里钻出飞起,像头矫健的豹子一样双手撑地落在几人前方,一阵密集的qiang击扫射过来,他眯眼一笑,那笑容非常耀眼,同时嘴上用一种奇异的温柔语调开了口:

 

“你们身为情报商……难道不知道,在我面前用qiang,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吗?”

 

下一瞬间,那些飞过来的子dan像是撞上了一堵看不见的墙壁一样停在了空中,一秒停顿后,继而用更快的速度飞了回去,一枚没有浪费地回到了使用者的身上,于是除了之间披着黑色外袍的那瘦高男人之外,其他人都痛苦呻吟着倒下了;港口的“黑乌鸦”又动了动手指,唯一还站在那的那个男人也跟着身上压力一重,膝盖重重跪在了地上。

 

至此才算勉强结束,中原中也皱着眉,一边觉得似乎好像有点太过顺利,但一边还是双手插在兜里走上前,站在了跪在那的男人面前,仔细打量了他一番,确认的确是陀思妥耶夫斯基——起码外貌上如此,他看过很多次唯一的一张照片,这点不会认错。

 

“喂。”他冷冷说道,“该结束了吧。”

 

而陀思妥耶夫斯基慢慢抬起头,额发划向一边,那张苍白到有几分病态的脸上,露出了一双……

茫然的,不解的眼睛。

他定定地看了中原中也几秒,随后轻轻一歪头:“你是……谁?”

 

“哈?”中原中也短促冷笑了一声,“你要是想拖延……”

他的话音忽然卡顿了,因为看到了对方从黑袍下露出的手腕。

 

“时……间……”

 

那两只纤细的手腕上,扣着一条冰冷的、坚硬的手铐。

手铐的中间,隐约还能看见异能特务科的标识。

 

中原中也猛地呼吸粗重了起来。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他已经被抓住了?

他怎么会被抓住?

不是无比狡猾,能和太宰互有胜负吗?

 

如果他其实早已经被抓了,那这段时间给他们找麻烦的人又是谁?!

 

而吸血鬼一样苍白的男人见他忽然不说话了,皱着眉头继续追问:“你是谁?”

 

中原中也神色僵硬地注意到这句话。

他注意到,这句话好像有点耳熟,这个状态好像也有点眼熟。

就好像……

就好像……

 

就好像几个月前,他被陀思妥耶夫斯基设下圈套,然后在“人间失格”的作用下,短暂失去了记忆那时候一样。

 

于是电光石火间,他忽然串联起了这一切的线索,明白了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

中原中也沉默地站在原地,他能听见自己越来越重的呼吸,也能听见体内血液一寸寸结冰的声音。

他觉得自己的嗓子很疼,说不出话,眼睛也很疼,可能充血了。

但这一切都没有心脏的急速跳动来得令人难以站立。

 

原来是……你。

 

刹那间,最近的种种都飞快从脑海中闪过。

 

「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我怎么会让你的资料流出?」

「中也为什么不对我说一模一样的?」

「你其实压根就不喜欢对某一个个体奉献出你全部的忠诚,对吧?」

 

最后定格在前段时候,和红叶大姐的那次谈话上。

 

「你不觉得这次的敌人,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悚然感吗?」她说,「就好像与我们的首领,与太宰为敌一样……令人非常、非常地不愉快。」

 

而你甚至不知道……

 

中原中也单手捂住脸,终于低声笑起来。

 

……对方究竟是在从哪一步起,就开始在谋划这整件事情了。

 

【时间回到几个月前,那个剧院的地下室里】

在中原中也走之后,几个男人拖着一个黑色一人高的布袋走上前,为首的男人恭敬低声汇报:“一切都如您所预料的那样。”

 

“……”

太宰治无声站在原地,很久之后,他的眼神才微微一动,静静地看了过来,眸色深不见底,里面居然带着一丝令人胆寒的笑意。

他慢慢渡步过去,歪头不作声地打量着拖在地上的巨大黑色布袋,半晌半弯下腰,似是漫不经心地拍了拍那大得简直能装下一个人的布袋表面。

 

“感谢您送我这么一份大礼。”

“否则的话,我还真的有点头痛要怎么办才好了呢。”

 

“白白送给我一个准备好的计划和相关证据,现在全部都便宜了我,真是不好意思。”

“不过要怪就怪您这次选错了针对的对象吧?毕竟,当有人想要拿中也对付我的时候,我就会变得非常可怕……那么,失礼了。”

 

“人间失格”发动。

 

TBC.


评论(39)
热度(861)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