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文野坑中,沉迷新旧双黑(^з^)-☆另外太中不拆不逆~
头像来自亲爱的小一!★

木对

【太中】荆棘于明日枯萎 01

*HP paro,灵感来自于我柚ww

*CP太中 年龄操作有,不出意外是个长篇

 

 

01.

车站,一个一头白发的男孩孤零零地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他的脚边放着一只小小的提包,手上则紧紧攥着一个信封,带着一脸局促不安的表情不停地四下张望着。

“中岛敦?”一个年轻的男性声音在他背后响起,十一岁的中岛敦听见后猛地回头,站在他身后的人看清他手中信封上眼熟的校徽后微微翘起唇角,露出一个不算热络、但起码足够好看的微笑:“看来没有找错人。”

说着他伸出手——中岛敦注意到浅色风衣袖口下的手腕上仔细地缠着绷带——然后微微弯下腰,把那只修长漂亮的手伸到这个初来英国的十一岁男孩眼前:“初次见面,我是霍格沃兹魔法学院派来迎接并指导你入学流程的人,太宰治。”

……呜哇,这个人长得真好看啊。中岛敦愣愣地想。

九月初的伦敦依旧没有暖和到哪里去,眼前这个自称是接引人的黑发青年穿着一件长款的浅色风衣,白色衬衣上松松打着一条素色领带。他长了一副十足漂亮的好模样,对人微笑时眉眼轻轻弯起一个小弧度,温柔又有那么点暧昧意思的笑意便自然而然地从中流出,让他看上去有些不太正经,但不太正经得十分讨人喜欢。

中岛敦睁大一双眼睛呆呆地盯着太宰治看了几秒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将对方抛出的善意就这么晾在了那里,于是他赶忙紧张地伸出手在对方的手上轻轻碰了碰,然后磕磕巴巴地说:“您、您好,感谢您……我是说,十分感谢您来接我,太宰先生。”

显然太宰治完全没有在意他刚刚那无伤大雅的失礼举动。他收回手,再度对眼前看上去过分紧张的白发男孩笑了笑示意他放轻松:“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走吧——这就是你全部的行李了吗?”

中岛敦的脸上漫上一层粉红,他轻轻点了点头。

“唔,那就先去对角巷帮你买齐入学通知单上要求的东西吧。”太宰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再去站台,时间应该刚好。”

“去……抱歉,去哪里?”中岛敦茫然地眨眨眼,然后小声地问道:“……为什么我们不能说日语呢?”明明这个大哥哥看上去和自己来自东方的同一个国家。

“Diagon,Alley(对角巷).”太宰放缓了语速去念这个对于中岛敦来说十分生僻的名词,“英国魔法界最繁华的商业街道,我们去那里买你上学需要的东西。至于为什么不说日语,因为这里是英国,不出意外的话你要在这里生活七年时间——而我恰好注意到,你的英语并不是那么熟练。”

“因、因为孤儿院的院长只简单教了我一些……”中岛敦涨红了脸,随即这个此前一直生活在日本某个孤儿院、直到今年七月才突然收到一封由猫头鹰送来的录取通知书的男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要去买很多东西吗?可是我不知道我的钱够不够……”

“别担心,你的情况校方有考虑到。”太宰治轻轻耸了耸肩,转身走在前方为他带路,“在来之前教授已经给了我一百加隆作为你的入学补助——等到你入学后就会发现,钱只是你将来需要担心的内容中,最微不足道的那部分。”

于是中岛敦看上去更茫然了。

 

接下来他跟着这个英俊的黑发青年踏上了去那个什么什么巷(最后他还是没能记住那个名字)的道路。一路上不时有行人侧目对他们行注目礼,大概是觉得这对兄弟长得可真不错,哥哥英俊弟弟可爱,虽然发色不一样……不过看他们的穿着,这个哥哥是刚把弟弟从乡下接到伦敦吧?兄弟感情很深厚呢。

路人的想法十一岁的中岛敦不得而知,他只是挎着自己的小提包懵懂地跟在太宰治身后,看上去的确像寻常兄弟相处那样当了一条称职的小尾巴。麻瓜世界的伦敦街道上满是高楼大厦,到处人来人往,中岛敦紧紧跟着太宰治,两人之间大多数时间都在沉默,他却意外没有感觉到被冷落的不安和害怕。可能是因为太宰治偶尔两句温和的问话很好地缓解了他初来乍到的局促,也可能是在这个到处都是五官深邃立体、金发碧眼的白种人的地方,和他同样来自东方岛国的太宰治存在本身就给了他极大的亲切感。

“太宰先生……”默默走了一段路的中岛敦终于忍不住问出了从刚才起就一直想问的问题,“太宰先生,在霍格沃兹里是教授哪一门课程的呢?”其实是想问如果可能的话他可不可以去上他教的那门课,但他可怜的英语水平不支持他说出这样的句子。

“什么?”太宰治的嘴角飞快地抽了抽,“我看上去有那么老吗?”

中岛敦急忙连连摇头:“抱歉,我的意思是说——我听说,学校派出来迎接的人,都是老师?”

“哦,一般情况来说,的确是这样。”太宰治带着他穿过了一个车流拥堵的十字路口,特意照顾了他的听力水平而放缓了语速,“但是,虽然霍格沃兹因为国际巫师协会提倡的‘魔法无国界’而在近几年开始招收其他国家的小巫师,可在学校里,来自亚洲的巫师仍然是小数目中的小数目——这就是学院为什么要派我来迎接你,因为我是学校中和你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学生,之一。”

“喔,喔!”中岛敦毫不掩饰他的惊讶,“这么说,您现在还是学生?”

太宰治低下头,对还不及自己一半高的男孩眯起眼笑了一下:“霍格沃兹七年级,你好啊,学弟。”

“学弟”那个词他特地换成了日语,这个十分家乡气息的词语让中岛敦对这个英俊青年的亲切感顿时又拔高了一些,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忽略太宰治之前那句话中的另一个重点:“学校里,还有很多其他来自日本的巫师吗?”

“不多。准确来说十分少,寥寥几人而已。”太宰治漫不经心地说。他带着中岛敦在走到一家酒吧前,左边一家窗明几净的大书店和右边一家精致的唱片店更显得中间坐落在它们之间的这家酒吧又破又小,上面一个歪歪斜斜挂在那里的黄铜牌上刻着酒吧的名字——“Leaky Cauldron(破釜酒吧)”。

他伸手为中岛敦推开了面前那扇脏兮兮的门:“以后你总会见到那些人的——现在,进去,男孩。”

中岛敦连忙照做,在进去前他的眼角瞥到马路边上的指路牌,标着“威斯敏斯特区 查林十字路”的牌子下,烧着汽油的汽车和公交车来往川流不息,边拿着手机打电话边匆匆行走的人群中似乎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这里的动静。

中岛敦停了一下,然后没有丝毫犹豫地走进了酒吧里。

 

……

穿过酒吧里熙熙攘攘穿着千奇百怪的巫师们、以及那道位于酒吧后面小天井里的神奇的门,中岛敦跟着太宰治再度站在了阳光下。不过这一次迎接他们的就不再是充满现代化气息的麻瓜街道,而是仿佛欧洲中世纪那样古老的,真正的魔法世界。

“欢迎来到对角巷,男孩。”太宰治抬手挡了挡头顶洒下来的金色细碎的阳光,一边对身边的中岛敦说,“这里人很多,跟紧我。如果你走丢了,我想我不会很乐意去一家一家商店里找你——你听见我的话了吗?”

话说到最后他才注意到小小学弟的走神,睁着一双大大的猫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对角巷的一砖一木和每一对在一起交谈的巫师,那新奇又惊讶的模样,比起刚刚在伦敦车站里的样子,现在的中岛敦才表现得更像是一个“刚从乡下进到城里的孩子”。

……看在他是第一次来,时间也很富裕的份儿上。太宰治在心里说。

不过他能理解这里对这个白发男孩的吸引力。或者说,别说是之前一直待在本国孤儿院的中岛敦,就算是英国本土的小巫师们,他们在第一次来到对角巷的时候,基本上也都是激动得小脸红扑扑的这副样子。

 

这里蜿蜒曲折的街道由无数表面已经被磨得十分光滑的鹅卵石铺成,房屋建筑是那种古老的中世纪风格,却又因为魔法的关系,而使得许多建筑细节超出了麻瓜们所谓的‘科学’范畴。还有那些活动的怪物书籍和会唱歌的花草,会招引客人的店面招牌和个头矮小的妖精,这些都让对角巷看上去既古朴沉稳,又生机勃勃。

 

在陪着中岛敦傻乎乎地干站了几分钟后,太宰治终于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如果你稍微缓解了一些惊讶的心情——那么你是不是能把入学通知书拿出来,看看上面都要你买什么?除了必备的袍子和魔杖,我差不多已经忘光了一年级新生所需要的东西。”

“哦,哦!好的,太宰先生。”中岛敦手忙脚乱地把那个信封从挎包里拿出来,递给眼前的高年级学长。太宰治接过来后从信封里拿出那张入学必备物品清单,粗略扫了一眼:“袍子,这个一会交给摩金夫人;一年级课本和魔杖,这个放到最后;剩下的……我看看……”

“——一只大锅。”中岛敦从旁边踮起脚,艰难地辨认出清单上漂亮但难认的花体英文。然后他有点茫然地一歪头:“可是入学为什么需要一口锅呢?”

太宰治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弯了一下嘴角:“因为你需要坩埚——那就先去买这个吧,正好离我们最近,就在你身后。”

中岛敦惊讶地转过身,果然看见身后离他们刚刚进来的破釜酒吧最近的一家店面的招牌上写着“Potage’s Cauldron Shop(帕特奇坩埚店)”几个单词。此外在标着店名的黄铜牌子下,还另外有一块闪闪发光的招牌,不过那上面写的几行内容里,中岛敦除了“ALL SIZE(全部尺寸)”和“SILVER(银)”这几个单词外,其他的一个词都不认识。

太宰治带着他走过去,破旧但干净的店门看见客人之后十分友好地自动为他们打开通向店里的路。而坩埚店里面,在一排排摆满了各种各样坩埚的货架中间,那个正在修理手中一口有了个裂纹的坩埚的老人在听见门开的响动后抬起头,推了推老花镜看清走在前面的黑发青年的样子后,他露出一个微笑,温和地对他们打招呼:“真是好久不见了,太宰先生。最近一切都好?”

 

中岛敦在被店里成百上千个坩埚搞得眼花缭乱的同时,敏锐地注意到这个年纪看上去有好几个他们这么大的老爷爷居然同他一样,称呼太宰治为“太宰先生”——并且今年在霍格沃兹七年级就读的太宰先生看上去也毫无障碍地接受了这个称呼。

 

“好久不见,帕特奇先生。”太宰治双手插在风衣的衣兜里,恰到好处地拖长了声音,用一种懒洋洋、但并不会引起任何人反感的声音说道,“很显然,我过得不错。起码教授们觉得我的状态足够好,好到可以为他们在暑假末尾跑跑腿,帮点无伤大雅的小忙。”

帕特奇坩埚店的店主,老帕特奇在听了这种似是而非的抱怨后愉快地哈哈大笑起来:“为教授们做事,是的,好学生们总是会有这样的待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是要准备N.E.W.Ts的年纪了,是吗?”

“没错,您的记性还是那样好。”

“我可是直到现在都能记得我卖出去的每一口坩埚,”老帕特奇骄傲地说,“那么,你将来要准备进入英国傲罗指挥部吗?”

“我还没有想好。”太宰轻轻笑了一下,“毕竟,您也知道,要进入那里可是需要全部课程都达到‘O’的完美成绩。”

“是那样没错,不过这对于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问题,不是吗?”

太宰治不置可否地一耸肩。

然后他打算结束这个话题似的,把身后的中岛敦拽了出来,推到老帕特奇面前:“实际上,这次来我是为了帮这个孩子采购入学需要的坩埚——霍格沃兹一年级用的那种,银锡制,标准尺寸2号。”

“哦哦,一个小巫师。”老帕特奇推了推眼镜,从厚重的镜片后面打量这个一头白发的、看上去有些紧张的男孩。

仔细打量了几秒后他下了结论:“又一个来自东方的小巫师。我猜,这孩子和你来自同样的国家?”

“显而易见。”太宰治说,“不然我现在也不会站在这里。”

“好,好。”老帕特奇看上去很欣慰,“东方的巫师,他们通常都有着让人惊喜的地方。我得说,英国魔法部同意霍格沃兹招收其他国家的学生,是他们这十几年来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

“我能请问你的名字?”他温和地对中岛敦说。

中岛敦有点局促地鞠了一躬——刚刚这个老爷爷和太宰先生的对话中他其实有一大半都没有听懂,但是谢天谢地,好歹问他名字的这句他听懂了——然后声音软软地说道:“您好,先生。我叫中岛敦。”

十一岁的男孩,声音还带着点更小一点的儿童时期时特有的软糯,只要不四处撒欢过分活泼折腾,一般都会很讨人喜欢。

很显然老帕特奇就很吃这一套,再看向中岛敦时他的眼神中已经带上了几分额外的和蔼:“那么,就是小中岛先生了。”

中岛敦看上去受惊一样摆摆手:“不不,您称呼我为‘中岛’或者‘敦’就好,不用称呼我为先生——”

老帕特奇愣了一下,然后紧接着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无论什么身份,你们国家的人总是这么有礼貌和教养。”笑完,他对脸上已经漫上一层薄红的白发男孩说,声音听上去比之前更加温和了一点,“不用介意,小中岛先生。我知道,‘先生’在你们那里是只有对长辈或者尊敬的人才有的敬称,但在英国,它不过是个寻常称呼,我们会对每一个我们愿意表达友好的人这么说。”

“这是文化差异,学会习惯它。”在旁边无所事事看着一口银制坩埚的太宰治插嘴说道,“在学院里,你的教授在大部分时间里也会称呼你为‘中岛先生’或者‘小中岛先生’。”

前者比如麦格教授,后者比如某个一把年纪性格还十分跳脱的校长老头。他心想。

“是的,这一点上,你该向太宰先生学习。”老帕特奇狡黠地中岛敦眨了眨眼,“我记得他第一次来这里时,对别人对自己的称呼问题可是接受得十分良好。”

“这是成长环境导致的必然结果,帕特奇先生。”太宰治十分坦然地、笑眯眯地说。

“好吧,太宰先生。你们年轻人总是对的。”老帕特奇耸了耸肩,然后再次愉快地笑起来。

 

买了学校要求的坩埚(银锡制,标准尺寸2号),接下来太宰治带着中岛敦又去奥利凡德魔杖店买了适合他的魔杖、在施拉格和吉格斯药房买了一套玻璃小药瓶、一把小银刀、一台黄铜天平以及基本魔药材料若干,然后在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里买了一整套一年级新生需要的巫师服装(三套素面工作袍、一顶日间戴的素面尖顶帽、一双龙皮或者同类材料制作的防护手套,以及一件银扣的冬用斗篷)。

走出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的时候中岛敦的手中已经提满了袋子,太宰治手上也拎着一个——里面装着那套易碎的玻璃药瓶——然后他指了指长袍专卖店的隔壁,对中岛敦说:“拿着你的清单,去里面一个个对照着把上面要求的书都买下来。这是最后一项了,男孩。”

“那你呢?太宰先生?”中岛敦问。

“我?我在对面的弗洛林冷饮店里一边喝着冰镇蛋奶酒一边等你。”太宰治说。在看见中岛敦无声的控诉眼神后他补充了一句:“当然,如果你听话地照做,我会在你出来后给你点一份雪糕球或者锅形蛋糕。”

显然在吃的诱惑下,陌生的语言环境也就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了。于是中岛敦干脆地把手上那些累赘的提袋交给太宰治,然后白发的男孩转身欢快地跑向了隔壁店里:“说话算话哦,太宰先生!”

……年轻就是好啊,逛了这么久也不嫌累,还是这么活蹦乱跳的。太宰治默默看着中岛敦的背影,看着男孩走进了丽痕书店后他耸耸肩,然后拎着手上一堆的东西走向了弗洛林冷饮店。

 

……

丽痕书店是一家十分大型的巫师书店,里面全部都是直达天花板的那种大型书架,上面满满当当地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巫师书籍。无论是十分普通和一般麻瓜书籍没什么两样的霍格沃兹教学用书,还是那种长了獠牙、会张开大嘴咬人的《妖怪们的妖怪书》,你都可以在丽痕书店这里找到。

中岛敦拿着书单向店辅助理请教了清单上书籍所在的区域后,走到了“霍格沃兹学生专柜”这里,因为那些书籍的名字他并不完全认识,所以只能拿着书单,仔仔细细地一个一个比对过去。

“《标准咒语,初级》……啊,在这里……下一个是《魔法史》,还有‘千种什么的什么和什么’……”中岛敦一边小声地自言自语,一边抬眼在书架上找来找去。

在一片让人眼花缭乱的英文当中,他花了大约四十分钟的时间,好不容易找齐了其他书籍,却怎么也找不到最后一本——即使他看得眼睛都快晕了。

“魔法药剂与药水……魔法药剂与药水……魔法药剂……啊,这里!”

又过了几分钟,中岛敦终于在那些大大小小的书中间发现了那本绿色外皮的《魔法药剂与药水》,他小小地欢呼了一声后迅速伸手过去想要把它拿下来,这时有另一只和他差不多大小的手从旁边伸出,两人一上一下,同时捏住了那本书的书脊。

“抱歉,是我先看到的。”一个有点冷清的男孩子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之前的话也许说不准,但逛了很久、买了很多东西后的现在,一身疲累的中岛敦立刻不干了:“请等一下,明明是我先拿到的!”

他有点恼怒地扭头,想要看看是谁和自己抢这本他好不容易发现的书,却在转过头的一刹那撞进了一双纯黑色的眼睛里。

 

“……”

“……”

 

显然对于意想不到又格外令人亲切的东方面孔,双方都有点愣神。中岛敦看着对方的黑色柔软的发丝和黑色的眼睛,刚刚那些恼怒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也是东方人?”他小心翼翼地问,眼底的神色却有点按捺不住的雀跃,“——来自日本吗?”

“……嗯。”对方在短暂地沉默后,轻轻点了点头。

“太好了!”中岛敦惊喜地说,“我叫中岛敦,请问你叫——”

 

“——芥川?还没有买好么?”

 

中岛敦的话被突然插进来的这个声音打断,他抬起头,然后再一次愣在原地。

那同样是一个来自东方的少年,虽然头发是一种偏向些棕红的橘色,但精致的眉眼却明明白白显示出了他的血统属于东方而非西欧。小小的中岛敦在这一路上见过了很多英俊的人,其中最突出的就是直到刚才还和他在一起的太宰治先生,但眼前的少年与其说英俊,给人的第一印象更倾向于“漂亮”、“精致”这类词汇——他的下巴自然的微微向上抬起一点角度,眼尾上扬,冰蓝色的眼瞳里流淌着无法用语言描述出来的微光。

看上去有种自然而然流露出的些许傲慢,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点傲慢同样让他的漂亮达到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程度。

来人在看到面容特征明显与英国人不同的中岛敦后也是愣了一下,但却很快回过了神。面对自己家乡的孩子,他在沉默两秒后还是稍稍收敛了身上缭绕的气势,让自己看上去比之前那种令人不敢靠近的样子温和了一点:“哦,新生吗……”

他扫了一眼两个人同时抓着一本书的手:“所以,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中岛敦看了一眼那本书,然后缩回了自己的手,“没什么的,只是一点误会。”

而那个应该和他一样大的黑发男孩也收回了手,老老实实十分有礼貌地说:“中原先生。”

被称为“中原先生”的少年从鼻腔里“嗯”了一声,他看了看那本书的名字,然后态度微妙地一挑眉:“‘魔法药剂与药水,高级’——恕我失礼,这是你们一年级需要的书?”

两个男孩儿同时怔住,齐刷刷地扭过头去看,果然在书脊最下方那里发现了“Advanced”这个不起眼的小小单词。

漂亮少年从书架上另外取下两本正确的一年级需要的《魔法药剂与药水》,动作不算温柔地一人一本塞进他们各自怀里:“行了,拿好就去付钱,别像头笨手笨脚的小巨怪一样堵在这里。”

他帮两个男孩避免了一场差点发生的乌龙事件,但语气却确实刻薄,不过中岛敦和那个黑发男孩还是很懂事地道了谢。

对于白发男孩的道谢,少年皱了皱眉:“你……”他对着中岛敦说:“你是霍格沃兹今年的新生吧?引路人或者家人呢?”

中岛敦张了张口,不过还没等他开口说什么,他和那个看起来同样是霍格沃兹高年级学生的少年已经同时看到了出现在丽痕书店门口的太宰治,而太宰在下一刻也发现了这里凑成堆的三个东方人。

他微微一笑,向这边走了过来。

中岛敦对太宰挥了挥手示意方向,没注意到身旁少年骤然黑下来的脸色:“谢谢您的帮助,先生,来接我的人已经来了。”

少年沉着脸,没有说话。

短短一句话间太宰治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把他们挨个看了一眼,就在中岛敦以为他是嫌自己太慢而找过来、正准备解释的时候,他发现太宰已经微笑着对旁边脸色可怕的少年开口说道:

“在这里碰见真巧,是不是?”

 

他拖长了语调,慢慢念出对方的名字。

“——中也。”

 

中原中也沉默良久,才眯起那双漂亮的眼睛说:“是啊,真巧。”

然后他同样拖长了嗓音,用一种有点不屑的语气开口:“太宰。”

 

“你今年五年级了吧,被斯内普教授派来接新生?看来这是一个小斯莱特林了。”

“无论哪种情况——关你什么事?”

“不,我只是有点感慨。”太宰突然露出一点暧昧不清的笑意,“当时小小的中也,现在也长大了呢——虽然身高并没有长多少。”

中原中也看上去有那么一瞬间想拔出他的魔杖,然后往对面丢个三大不可饶恕咒之类的咒语——只可惜因为这是在丽痕书店,所以最后他还是勉强把火气压了下去。

“……显而易见。”他最后恶狠狠地说,“那是噩梦一样的回忆。”

对于这个评价,太宰治没有生气或者失落,反而十分愉快地笑了起来,这让旁边在他们两人这种诡异气氛中不敢开口的两个男孩疑惑地望了过去。

 

 

许多年后,彼时已经成为一名优秀傲罗很多年的中岛敦在回忆起这段时光时,在回忆录中如此写道:

 

“或许我从当时在丽痕书店第一次看到他们两人相处时的样子,就该知道他们之间一定发生过些什么,正是这些‘发生了什么’,导致了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两个人之间长达几年的争斗,连带着狮院和蛇院的针锋相对也达到了霍格沃兹前后几届中的一个峰值。”

写到这里他想了想,然后微微一笑,继续写下去:

“只可惜,我当时年纪太小了。没有经历过虚无的冠冕和巧言令色,没有走过那段最漫长最艰辛的路,所以我被表象蒙蔽了双眼,也就无法预料到——”

 

“——之后会发生的,那些事情。”

TBC.

评论(48)
热度(1358)
  1. ほし 星 を こえ 越え て木对 转载了此文字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