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文野坑中,沉迷新旧双黑(^з^)-☆另外太中不拆不逆~
头像来自亲爱的小一!★

木对

【太中】硝烟玫瑰 01.

*半隐晦的双箭头

*狂野情人paro,二设很多,大概世界观设定在文章末尾

*兽化中也请注意

 

01.

太宰治几乎是在踏进港口黑手党总部大楼的同时,就发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

“太宰先生?”中岛敦眨了眨眼。他走在太宰旁边,因为这是第一次拜访黑手党老巢所以神经高度紧张,也因此对太宰的一举一动都极为注意。

走在前面半步为他们引路的芥川见状也停了下来,他掩嘴轻轻咳嗽了两声,然后有些疑惑地开口:“怎么了吗?太宰先生。”

“嗯……芥川啊。”太宰摸着下巴,四处打量了一下。

听见老师喊自己,芥川的眼睛微微发亮:“是。”

“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吗?”太宰声音凉凉地说,“明明已经打败了‘组合’,为什么……气氛还是那么紧张?”

芥川没有介意太宰这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实际上,在早年接受训练的时期,那时太宰对他的态度要比现在刻薄百倍。他微不可察地提了提嘴角:“太宰先生,你还是老样子,对周围环境的变化那么敏锐。”

“这么说,我猜对了?”太宰笑眯眯地说,“发生什么事了?”

“……很遗憾,关于这件事我无可奉告。虽然你是我的老师,但组织的戒律我一样要遵守。”芥川又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转过身继续带路。

“哎,‘嘴不牢,命不保’么。”太宰耸耸肩,“话是这么说,但做人是需要变通的哟。”

“就算我不说,反正你一会也肯定会从蛛丝马迹中猜出来的。”芥川轻飘飘的声音传来,“请放心,与你们今日前来总部的目的无关。”

说完他偏过头瞥了中岛一眼,眸子里一如既往漆黑幽深得没有一丝光亮。中岛敦想了想,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芥川轻轻“哼”了一声,收回了眼神。

而太宰对两人幼稚的互动视而不见,本来他这次带着敦来总部,就是为了和森先生谈关于“侦探社与黑手党互不侵犯的同时加强人虎与罗生门的合作训练”的事情。可以预见的是,如果谈得妥当,那么接下来有相当一段日子这两人都会不得不朝夕相处了。

——就像曾经的他和中也一样。

这个稍显肉麻的想法显然让太宰感觉十分不适,他牙痛似的咧了咧嘴把这个想法从脑海中驱逐,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开始无聊地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是针对他们的话,那么这种紧张感就来自内部……

看样子也不是受到了敌袭的反应,唔,那就是被示威了?造成这种大范围的影响……受伤的是高级干部之一?
    太宰一边把缠了绷带的双手插在风衣外兜里懒散地跟在芥川身后,一边闲闲地分析。

红叶大姐刚刚在门口见过了,芥川就在前面,剩下那几个人里有两个是技术人员被袭击成功也不足为奇,那么……

他突然脚步一顿。

这次对“组合”的战斗,黑手党的损失肯定不小,海外一些地方听到消息后,有当地势力因此起了异心也是正常,而派那个漆黑小矮人去镇压绝对是森鸥外的第一选择。

太宰安静地垂下眼,盯着脚尖前面不远处的地面。晃眼的白炽灯从侧面打过来,微卷而柔软的黑发在他的脸上打下细碎的阴影。

半晌,他抬起头笑眯眯地对前面的芥川说:“芥川啊,我突然想起来有点事情,能拜托你照顾一下敦君么?”

 

“中原前辈,已经到了。”司机极为恭敬地说。他下车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然后低下头,似乎是不敢直视自己直属上司的脸:“按您的吩咐,并没有请医生过来……真的不用请医生吗?您……”

“别说蠢话,松本。”中原中也抬手轻轻压着头上的礼帽下车,语气十分不耐烦地说。脚踩在地面上时一阵风吹过,早春时节的风还带着深冬的凉意,吹得刚从温暖车内出来的中也一个激灵,这导致他眼前不由得恍惚了一下,然后西装革履的司机在他眼中的形象立刻变成了一只虎背熊腰的大猩猩。

中也:“…………”

司机则先是浑身微微一震,紧接着在反应过来之后把本就垂下的头更加向下压低了两分。

 

那样子,就仿佛眼前的中原中也突然散发出了什么好闻的气味让他瞬间沉迷其中,只是在记起了他迷恋之人的身份后才不得不让自己清醒过来。

 

中也掐了掐鼻梁,努力强迫自己集中全部的精神——即使他已经三天多快四天没有闭过一下眼,现在黑眼圈重得简直能媲美爱折腾的年轻人脸上的烟熏妆。

他不得不一直保持清醒,自从挨了那枚见鬼的子弹后他的世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眼中所见的所有人不是变成了猩猩猴子就是变成了其他动物,而他在其他人眼中也似乎变成了一块香甜可口的蛋糕,无论是部下还是敌人都像失心疯了一样,想要扑上来咬一口或者……直接占为己有。

在兵荒马乱地打晕打爆无数人之后他才摸索出一点窍门,只有当自己高度集中注意力在“滚开”这个念头上时那些人在他眼中才不是动物而是变回了人类,看见他也不会像之前那样理智尽失。

中也看了眼变回人类外貌的部下,疲惫地摆了下手:“你回去吧,明天我再去总部汇报任务。”

直到回到家门口,他才褪下那层战无不胜的外衣,稍微露出了一点底下的倦意。任务也好,这是怎么回事也好,通通不想管了,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可是……”

“你要我说第二遍?”中也撩起眼皮,末了他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冷冰冰的微笑,“还是说……你也想要和我上床么,松本?”

“属下不敢。”司机立刻回答,全身受惊似的抖了一下。

看见他这幅瑟缩的样子,中原中也厌恶地皱了皱眉。实际上,如果松本直戳了当地说“我想上你”,说不定他还会因此多看他一眼——然后再动动手指干脆利落地把他碾成一摊肉泥。

果然,不是谁都能像那个青花鱼混蛋一样大胆和无耻的。中也在心里不屑地嗤笑一声。

然而想起了太宰这一点显然让中也本就疲惫发木的头更是要裂开一样疼起来,因为实在没精神所以他只是无力地冲天翻了一个白眼,一边摘下帽子揉着额头一边转身走向身后那栋看上去十分高级的公寓楼。

“你最好不敢。”他漫不经心的说道,圆圆的黑色豹耳因为没了帽子的遮挡而露了出来,在头上一抖一抖;而毛绒绒的黑色豹尾也因为放松所以在身后显露,优雅而充满力量地甩来甩去。

 

司机保持着低头的姿势一动不动,直到中原中也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他才抬起眼,小心地看了过去。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看不见中原前辈以及其他人的奇模怪样,但他本能地感觉到,中原前辈的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散发出了一种很吸引人的感觉,让他忍不住——

司机小小迈出了一步。

 

“劝你最好不要再走近一步了哦。”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司机浑身一震,倏地转过身,看见一个身影从小巷里走到阳光下,对方穿着修身的长款风衣,微卷的黑色发丝在微风中看上去格外柔软。

司机睁大眼睛:“你是……太、太宰先生?!那个背叛者!!”

他下意识地掏出枪,太宰看着他的举动叹了口气:“你还是省点力气吧,黑手党里排在你前面想要我的命的人可以组成一支军队呢,怎么说也轮不到你。”

司机被噎住了,太宰这么真诚的实话让他无话可说。

“现在,我建议你听从中也的命令,开车回去,然后明天照常上班。”太宰笑眯眯地指了一下车子,自己则抬腿走向公寓楼。

“等下!!”司机下意识拦住他,“你想对中原先生做什么?”

“做什么,嗯……”太宰认真地想了想,“大概是,染上自己的气味,之类的?”

虽然不知道他具体在说什么,但司机本能地觉得那不是什么好事。

“嘛,不过没想到中也居然会是‘隔代遗传’,我一直以为他只是个不太普通的‘猿类’。”太宰看向公寓楼,眯起眼扫过二十七层的窗户,轻轻笑了一声。转过头他看见司机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己,于是一歪头,说道:“啊,你就完全只是一个弱小‘猿类’了,猴子或者猩猩是你的祖先,也不会使用或者看见‘魂现’。”

他脸上的笑容看上去十分人畜无害,那双漆黑的眼睛里却冰冷得毫无温度。

“滚开。”太宰冷冰冰地说道。

看着司机终于承受不住地落荒而逃,钻进车里一溜烟绝尘而去,太宰这才恢复了一贯懒散的放松神态,揉了揉头发,看向公寓楼。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嘴角勾起了一个细微的、似笑非笑的弧度。

‘隔代遗传’……如果把这样的中也染上自己的气味,他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屈辱承受?不不,中也的话一定会火冒三丈地跳脚怒骂吧。

太宰保持着愉悦心情走进公寓楼,并且神奇地摸出一张中原中也屋子的门卡刷开电梯。

当然,如果中也能露出屈辱的表情也一定很有趣。

 

真令人期待啊。

 

 

TBC. 

 

设定:

    物种进化过程中,出现了名为【斑类】的种族。他们拥有猿以外动物特征,能够行使独自特殊的能力,并会出现【魂现】。他们繁殖力和猿人(即普通人类)比非常低,猿人和斑类的人口比率约7:3。也许是因为繁殖力弱所以较猿人开放,重婚、异父(母)也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拥有同性也可以怀孕生小孩的技术,同性情侣的小孩也不新奇。因为斑类是贵重的种类,所以为了让种存续下去,小时候就有婚约者的也不少。

    猿人无法看到【魂现】,所以并不知道斑类的存在。

    【魂现】:人类是由代表实体的肉体与代表精神根源的肉体两部分组成。如果本能比理性更加抬头,就会显现在肉体之外。而精神和肉体交换的状态就称为“魂现”。对斑类而言,在人前显现这种状态,就像光着身子一样。斑类多在情绪波动较大或特定的环境下会产生魂现。

    【斑类】主要被分为以下六类,其中又有【重种>中间种>轻种】的区别,斑类界是典型的金字塔社会阶级。

 

 

评论(13)
热度(1005)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