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片段系列(名字)

*这两天在写g文,没能顾上更新,正好拿零碎时间写个心仪的段子

*是前两天推特上太中60分的题目「呼唤你的名字」 xjb的脑洞,白天写完一万二的稿子后已经没有脑浆了



“中也从来没有叫过我的名字呢。”

“什么?”中原中也端着个黑色马克杯,里面装的是热腾腾的豆奶,正准备回自己的屋子继续打游戏。听到太宰这句话,他回过头来一脸的莫名其妙,还伸手去试了试太宰额头的温度,确认正常:“我怎么没有叫过你的名字?”

“那中也说,我叫什么?”太宰治斜倚在楼梯口,手臂懒洋洋交叠,露出左手食指上一枚漂亮的银戒。中原中也则站在两层台阶上,这样他们两个的视线是平齐的。

中原中也不知道太宰治忽然又出了什么毛病:“太宰治。”

“你平时喊我什么?”

“太宰?”

“所以说,”太宰治打了个响指,示意问题关键,“后面那个字呢?”

“…………”中原中也想了想,好像的确是那么回事,除了两人间对彼此那些稀奇古怪的各种绰号外,太宰只喊他“中也”,而他也只喊“太宰”,说起来,他的确是没有单独叫过太宰的名字。

这有什么难的,中原中也觉得这个仿佛撒娇一样的要求十分好满足,于是用一种“你等着我现在就喊给你听”的自信神色扬了扬下巴,张嘴:“お(o)……”

太宰治眨眨眼,做出洗耳恭听的表情。

中原中也卡顿在第一个发音,于是通过清咳调整了下:“お——”

他又顿住了。

 

怎么回事,说起来居然比心里预想的还要肉麻羞耻?亲亲热热地喊“治(おさむ)”什么的,搞得他好像那些排队等着太宰治注意到自己的娇滴滴小女生一样。

表情僵硬的中原中也和轻轻一挑眉梢的太宰治无声对视,注意到对方眼中有些遗憾又有些戏谑的神色后,中原中也一咬牙。

怕什么,中原中也,说出这三个发音难不成还能要了你的命吗?快,说出来,不要让那个混蛋再次拿到你的把柄!

 

“おさ——”

 

「治〜」

 

突然出现在想象中的仿佛自带特效的娇滴滴嗓音让中原中也狠狠打了一个哆嗦,即将出口的最后一个话音顿时急刹拐弯:“お、おさ……お先(さき)に失礼(我先走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冲回了卧室,在太宰治啼笑皆非的眼神中,中原中也他最终还是……

……可耻地逃了。

太宰治在他身后笑得很大声。

 

太宰治找到了新游戏。

他开始在任意时间任意场合突然出现在中也面前,笑眯眯地问“我的名字是?”这种听起来仿佛什么老年痴呆一样的问题,一度搞得中原中也非常头疼。并且由于这个问题非常像是两人某一方谁突然得了老年痴呆,所以某天中原中也还被叫到首领办公室,森鸥外腿上坐着正在画蜡笔画的爱丽丝,带着看好戏的笑容询问他“和太宰治两人究竟是谁得了提前得了那种上了岁数才会得的不治之症”。

中原中也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咬牙切齿诅咒了一遍见鬼比流感还要传得迅速恐怖的办公室传言,面上恭恭敬敬地回答:没有。谁都没有。只是个误会。

是吗。森鸥外的表情看上去非常遗憾。那就算了,本来还想进军一下这方面病症的领域呢……唉。

中原中也非常头疼。一点也不想知道那声“唉”后面包含了多少惨绝人寰的计划。

 

按说喊个“治(おさむ)”就算非常令人羞耻,但比起太宰治乐此不疲的出现挑衅,明显还是赶快喊出来这三个音节的单字比较来得省事省时省力。可就连中原中也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次次试后次次失败。自己好像被下了什么奇怪的诅咒一样,每次每次都咬着牙横下心说喊一次就一次……但仍然每一次最后都会临阵逃脱,好像中原中也一辈子铮铮铁骨,骨髓渣里的那点点软弱搓成了团全给了太宰治。

发展到后来,简直成了词语接龙大赛。

 

“中也,我的名字?”

“おさ……お菜(おさい/菜肴)!!”

 

“我的名字?”

おさ……おさらば(再见)!!”

 

“名字?”

お……おさ……お先棒(おさきぼう/爪牙)!!

 

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是那次喝了酒,酒壮怂人胆,中原中也清楚吐出了“おさむ”……结果还没等太宰治眼睛里亮起光,就听见中原中也后面还慢吞吞跟了个音节:

“おさむ……お寒い(おさむい/贫穷)。”

 

太宰治脑门上顿时欢快蹦了条青筋出来,好你个中原中也,真变成了词语接龙了是不是?

于是拿酒壮胆的后果就是那天晚上中原中也一晚没能睡成,酒劲上着头,嗓子都哑了,宿醉加上纵欲,第二天那滋味别提多痛苦,近十年来中原中也第一次请了假。

但结果那句关键的“治(おさむ)”还是没能说出口,堪称邪门。

 

……

“……之后的事,果然该交给年轻人去做了啊……”

断壁残垣之下,太宰治和中原中也靠着断墙坐在一起,两人身上的血迹已经分不清哪块是谁的,反正双方失血都已经濒临危险值,还有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再纠结这个月已经没有意义。

“怎么……”中原中也剧烈咳嗽,咳出了一滩凝住的血块,然后缓慢又艰难地勾了下嘴角,“……你这是服老了吗?真是难得……”

暴虐的“污浊”刚刚被停下,他现在状况十分不好。但他不敢睡,怕这次一睡就再醒不过来,怕太宰治也会跟着他闭上眼。

“我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不服老的后果?”太宰治抬手按了下小腹,那里有一块洞穿伤,是被战斗的波及。他们作为清扫前路的倒数第二道屏障,为备受期待的后辈们开路,送他们去打最终boss,自己转身留下对付这一关卡的敌人。

“不服老的后果嘛……哈哈,你想想我们十几岁的时候,森先生他们是什么样就知道了。”

“……你的……咳咳……意思是,风水轮流转?”中原中也眼皮半垂,总感觉自己会随时睡过去,但好歹还是撑住了,听到太宰治这话,提起精神,没忍住弯了下嘴角。

随后两人一起断断续续笑了几声,然后一同陷入沉默。半晌后中原中也忽然开口:“お……”

“闭嘴吧。”太宰治十分无奈地打断了他。

中原中也愣了下,又笑起来,一丝细细的血线从嘴角滑落下去:“我要说的时候,你怎么反而不听了?”

“行行好吧,谁乐意第一次听到自己名字,就是最后一次?”太宰治咳嗽着笑出声,“你想给谁留下阴影呢,嗯?”

“事情真多。”中原中也笑骂,过了会儿又嘀咕着说:“‘おさむ’有什么值得听的……我念这个,谁知道我是在喊‘治(おさむ)’、还是在喊‘修(おさむ)’?”

 

太宰治愣了一下,听旁边那紧紧靠着自己坐着的小矮子可能是仅此一次机会地把心里话解剖给自己听:“因为……‘治’不是特别的……只有‘太宰’……才是我的……”

如果不是声音越来越虚弱,这一幕简直堪称美好了。

 

太宰治沉默半晌,动了动冰冷的手指和中也的碰在一起,也慢慢闭上眼睛,几乎是满足地长叹一口气:“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吗……”

然而身边已经没有回话了;就在这时长夜破晓,第一缕光笼罩在两人身上。

他们一同睡在晨曦之中。

 

……

…………

两个月后,横滨市一家私人医院里,吵闹声几乎能把房顶掀飞。

“为什么要把我安排在这个病房啊!!!我不住了,我要回家!!”

“医生,快救救我,如果我不换病房,我今晚就能被隔壁床那个小矮子砸死。”

 

“芥川,你冷静一点,我输液比你早三分钟输完究竟有什么地方让你觉得这是比赛了!”

“闭嘴,人虎,受死吧!”

 

“福泽大人,你不觉得你们的社员,有点太吵了吗?好没有规矩啊。”

“……彼此彼此,森医生。”

 

穿着病号服的尾崎红叶拉开病房门,在这间病房的是与谢野晶子,她抬头看了眼门口,了然笑了笑:“来借床?”

“那边太吵了。”尾崎红叶叹息一声说,“小孩子一样。”

“小孩子也不错。”与谢野晶子给她一指旁边的空床,“起码睡了还能再醒。”

“说的也是。”尾崎红叶躺在了安静的这一侧,觉得脑袋里萦绕的五百只鸭子终于被金色夜叉一刀劈干净了。

 

“那么,晚安。”

“晚安了。”

 

祝你今夜也照旧能有一个甜美的梦呢。


评论(26)
热度(1199)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