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太中】此刻无声 尾声(完)

*首领宰x干部chu(抱歉中间少粘贴了一句😂加上了

*预售信息这里点我


尾声

 

事情结束半个月之后,陀思妥耶夫斯基连其同伙果戈里,这两个特一级危险的异能力者果然没能在国境内得到制裁,在经过暗中又是一系列的势力交锋后,由大英帝国接手,态度强硬地将他们引渡了回去……虽然英方由阿加莎·克里斯蒂女爵作为代表出面,保证将会使他们得到应有的制裁,但引渡回去之后会关在哪里,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就暂时与身在日本的警察也好、黑手党也好,与他们完全无关了。

而在接走两人的监察机起飞、离开日本领空后,没过两天,警视厅的福泽谕吉管理官正式提交相关文件,卸任退隐;这是件撼动了整个警察系统的大事,由于福泽谕吉管理官才四十多岁,还正是一般人在公司熬资历即将能混出头的年纪,所以年纪大了不堪重任的说辞被不明真相的众人直接否决,有关其卸任的内幕一天换一个版本,在各地区警局的茶水间内盘踞了整整一个月之久,而与其相比,警视厅总局内有几个年轻警察跟着辞职的事情就如同小石子投进了池塘一样,完全没溅出一点水花。

 

又过了半个月,一家小小的侦探社不显山不露水的成立了。

 

又一日,新成立的侦探社在社长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家非常具有古意的和式大宅里。在能观赏到整个院落的会客厅中间有一条矮矮的厚实长桌,,福泽谕吉跪坐在桌子一侧,平静地喝着用上好手艺冲泡的茶水,他身后站着一溜新任侦探社社员,为首的是国木田独步,然后是与谢野晶子、谷崎润一郎、中岛敦还有另一个金发的小孩,不知道是福泽社长从哪里找到的,总之在成立那天起,这个自称来自乡下的金发孩子带着灿烂笑容就站在了侦探社的办公室中。

而江户川乱步坐在面冲院子的走廊上,非常愉快地正在吃粗点心。

现在还没有到约定好的时间,侦探社正在等人。

 

既然还没正式开始,后面平均年龄还没到二十五的的一群社员们就闲不住地悄悄说起了话,中岛敦悄声问国木田前辈您的脸色怎么这么白,国木田独步用幽魂一样的语气喃喃说辞职后续的工作直到昨天才全部交接完毕,他这一个月来的安排全部被打乱了。

与谢野晶子轻笑了一声。

谷崎润一郎和中岛敦均是一脸无辜地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神中读到了相同的诸如“我就交了封辞职信就没事了”、“我也是”、“不愧是即将当上警部补的人啊国木田前辈,连辞职都比我们要麻烦点”的信息。

谷崎润一郎挠了挠脸颊,小声说:“其实我没想过国木田警……前辈也会辞职。”

国木田独步沉默了一会儿。

 

过了几秒,他才低声说:“有些时候,警方高层、甚至再往上的那些大人物做出的的决定,即使和我的理念不符,却不能否认有些时候他们的做法才是正确的……我不认同归不认同,但不能不认同其‘正确性’,所以只不过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我只是找到了一条更好贯彻我理想的路——再说,最初让我放弃了当老师的想法、转而去当一名警察的人,就是福泽老师啊。”

两个年轻人半懂不懂地眨着眼。

国木田独步叹了口气:“不说我,你们又为什么要跟着我一起辞职啊?还有与谢野医生居然也一起……”

 

谷崎润一郎:“乱步先生说让我来侦探社每天给他买和果子和汽水……”

中岛敦:“咦,乱步先生对我说了一样的话……”

与谢野晶子:“整天对着尸体的日子我已经腻了,而且那样的生活不利于美容?”

 

国木田独步:“………………”

 

“说起来,”谷崎润一郎用手肘轻轻一推旁边的“江户川乱步的2号小弟”,轻声说,“你有没有听乱步先生说,又有一个人加入侦探社了?”

“没有诶。是女孩子吗?”

“不知道……只是听说他虽然入了社,但是要了一周假期,说是还有些私事要处理。”

“还能这么干的?我也想要假期啊……”

 

就在这时拉门被打开,这次与他们会面的组织——港口黑手党一行人走进屋里。国木田独步双眼微微睁大,低声问:“怎么会是他??”

“啊,国木田前辈这一个月忙着辞职,大概是不知道吧。”谷崎润一郎悄悄说,“港口黑手党首领太宰治——现在是前首领了——在之前的爆炸中失踪了啊。”

森鸥外走向屋内中央的桌子另一侧坐下,对桌对面的福泽谕吉微微一笑:“福泽阁下。”

“森阁下。”福泽谕吉淡淡说道。

 

黑手党的干部跟着走了进来,在福泽谕吉身后一字排开,粗略看过去全是熟面孔——尾崎红叶、芥川龙之介、樋口一叶、广津柳浪……

 

福泽谕吉眼也没有抬,半阖着眼问道:“那么,再次出任黑手党的首领,还习惯吗,森阁下?”
“托福,前任首领——黑手党历史上历任最年轻的那位给我留下了一个井井有条的组织而并非是烂摊子,干部们都很能干,让我这个大叔时隔几年再次担当首领一职也没有太大压力。”森鸥外笑着说,“也没有什么反对的声音,看来换首领这件事大家都熟练了呢。”

不是没有反对的声音,而是反对的人都消失了吧。福泽谕吉心想。

这时他注意到对面的队伍里好像少了一张熟面孔:“怎么不见中原君?”

“啊,中也君他的情况不一样啊。”森鸥外露出一个和煦的笑,侧面隐晦地认同了福泽谕吉方才心里的猜测,“中也君向我要了一周的休假,说是与谢野医生的医嘱,要他好好休息——说起来,与谢野医生,最近还好吗?”

 

突然被搭话的与谢野晶子勾起嘴唇,不咸不淡地回道:“尚可。终于不用隔段时间就去那间小宅子里为昏迷中的森医生做检查,最近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了。”

“哈哈哈,看起来是很有精神的样子啊。”

 

福泽谕吉放下茶杯:“那么,森阁下,让我们开始这次会面的主题吧。”

 

 

与此同时,市中心一家商场里。

“啊,就这件吧。”中原中也将挑了两个小时才挑中的那件驼色风衣交给一旁的店员,报了一个码数,“给我拿这个号码的。然后直接包起来吧。”

“好的。”专柜的店员笑出标准的微笑,微微躬身。

 

付完款之后,中原中也拎着不显眼处有着昂贵logo的牛皮袋子,搭乘电梯来到了顶楼的露天咖啡厅,走入这片经过了精心装横的天台时他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靠天台边缘桌位太阳伞下的年轻男人,于是走过去将纸袋往桌上一放,坐下后将礼物推了过去,“喏,转职礼物。”

太宰治将扭头观赏远方天空的眼神转回中也身上,笑起来:“一直没问你,但中也好像对我离开黑手党这个决定……一点都不惊讶嘛。”

中原中也嗤笑了一声。

 

这还用说吗?

他心想。

那天你在对我说“还有最后一件事没做”时的眼神,可是和十五岁那年,我们两个在兰波的异能空间里,你对我说“暂时不想死了、暂时对黑手党的工作产生了一些兴趣”时的眼神一模一样啊。

 

这些想法从中原中也心里划过,但他只是勾了勾嘴角,简洁问道:“那么,找到新的想要做的事了吗?”

太宰治歪过头,好似有点困扰、但又好似很愉快一样说道:“嗯……黑手党的世界,这个和死亡紧密相连的工作对我来说已经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姑且——想要看看更多的东西,和更多有趣的事情……而这些事,也许能在侦探社找到。”

 

“也许啊。”中原中也挑眉嘲讽,“还真是不靠谱。”

“中也……”太宰治微笑地看着他,“我当时想要加入黑手党时,对你说的也是‘也许会有趣’哦?”

“哼。”

 

“不过说到礼物,”太宰治弯腰从脚边拎起一个新的纸袋,里面放着一个同样印着另一个昂贵logo的黑色盒子,“喏,作为中也换了上司的礼物——一条长长的腰带挂饰~”

“什么啊这种送礼物理由。”

“不要在意那么多嘛,你以后给森先生打工时如果能戴着这条妖怪挂饰的话我会很开心的。而且啊,为了脱离黑手党跳槽,我可是超辛苦地做了很多工作……比如冻结了当首领时的全部财产之类的。所以这可是我身上最后一点钱啊~”

“……唔。既然说起这个,上次你想用那条宝石领饰时不是没有合适的衣服吗?我给你买的这件浅色风衣回去穿吧,会很合适……大概。”

“那等下周上班的时候中也要帮我挑出来——”

“自己动手啊!”

 

今天天气很不错,九月份秋高气爽,水蓝的天空洒满阳光;两个年轻人凑在露天咖啡厅的太阳伞下,不知道说起了什么事,小声地互相笑骂着。

 

几个不显眼的黑衣人在这时走进这家露天咖啡厅,太宰治眼角瞥到了,拎起了那个纸袋:“啊呀,看起来该走了。”
“是想趁首领更迭的机会闹事的人。”中原中也跟着扫了一眼,“我去解决他们。”
“等等中也,之前说好的,这一周里你的时间要属于谁来着?”

太宰治拉过他的手腕,笑眯眯地问。

“…………”中原中也没辙地翻了个白眼。

 

于是三分钟后,在周围年轻女性的小声尖叫声中,两个年轻人一同从楼顶天台的护栏跳了下去,等那几个好不容易追踪过来的黑衣人恼火地冲到了天台边缘探头向下看去,却只能看见一架外壳上漆着酷炫花纹的重机车载着他们要找的人扬长而去,十足十的嚣张妄为。

 

“哈哈哈哈~还在看啊,视力真好。”机车速度很快,太宰治没戴头盔,斜作在机车后座上,在狂风中伸手将乱飞的柔软发丝别到耳后,好奇地扭头看向他们跳下来的高楼屋顶。

“喂,”骑着重机车的漂亮骑士在风声中大喊,“不戴安全头盔还偏要斜坐的人,最起码也要搂好我吧!是想摔成一滩烂泥吗你这白痴!”

”是~是~”迎着今日灿烂的阳光,太宰治笑嘻嘻地伸手紧紧搂住中也的腰,趁他不注意狠狠摸了几把前面的腹肌,同时不知道是不是赛车和疾驰的确能令人心情畅快,他搂着中也的腰大声笑着说,“现在,我要去我最爱的天边,赴一场美妙的约会了*——”

 

“赴约?坐在我的车后座上还敢说去赴其他人约,你胆子不小啊太宰治。”中原中也骑着车狞笑,“还有,谁是你的吉布斯总管啊!”

“咦,不要这么说嘛吉布斯总管,在命运之书里,我们可是在同一行字之间啊*~”

“杰克同意你给他安排的这场命运了吗?!”

 

“那么,”太宰治笑着说,“那么,就来吵架吧。然后去旅游,然后做爱,然后大笑着喝啤酒吃烧烤,还有晒太阳。”

“……”中原中也说,“怎么感觉,这么说出来好肉麻好恶心。”

“……噗。”

 

随后他们一起在急速的驰行中大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笑得眯起双眼,而阳光洒在他们的身上;这架重机车载着在此前似乎从来没有哪一天,如此像真正属于这个年纪的人一样的两个年轻人,在这条宽敞的路上一直前行,驶向属于他们的最爱的天边。

 

 

和室内的谈判也已经到了尾声。

 

“那么,侦探社社长,福泽谕吉阁下。”

“港口黑手党首领,森鸥外阁下。”

 

“以三分构想为基础,由黑手党、侦探社与警方共同保护这座城市的契约——”

 

“——就此缔结了。”

 

 

END

 

“你不是爱情的终点,只是爱情的原动力。我将这爱情献给路旁的花束,献给玻璃酒杯里摇晃着的晶亮阳光,献给教堂的红色圆顶。因为你,我爱上了这个世界。”

                                             ——《提契诺之歌》by赫尔曼·黑塞

 

 

 

 

 

 

 

 

 

 

*我要去最爱的天边,赴一场约会——《加勒比海盗5:死无对证》by杰克船长;下文吉布斯是他船上的水手,也是总管。

*在命运之书里,我们可是同在一行字之间啊。——《罗密欧与朱丽叶》by莎士比亚

 

 

本子中会收录两个番外,分别是之后的日常(啊还有对中也做梦的解释)和一切开始之前的端倪;

感谢大家几个月来的支持。

 

 


 

 


评论(94)
热度(1063)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