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片段(抽卡)

*众人一起玩文野手游迷路狗和两人恋爱的前提,以及灵感来自今天新活动160连只有宰没有chu的幽怨心情


晚上八点的时候,出门夜跑的中原中也在自己家门口捡到了一个面朝下昏迷不醒的太宰治。

这场景实在是太熟悉,以前太宰身上还穿着黑色衣服的时候他平均一个月能捡个四五次,而捡回家的后果通常都不是什么能让他愉快起来的事。中原中也手里捏着耳机,默默地看了一会儿,蹲下来戳了戳又闻了闻,确定人还活着、身上没有酒气也没有血腥味。准备出门夜跑的赭发青年挠挠下巴似乎是在犹豫这么多年过去自己是否仍然要重蹈覆辙,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悄悄站起来,谨慎地绕过了地上这摊英俊的“不明物体”,然后蹑手蹑脚地走进前方楼梯间,假装自己没有路过这里,也没有看见自己那麻烦的前搭档正面朝下趴在冰冷的瓷砖地面上。

走进楼梯间之前他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太宰治趴在地上依旧没有一点动静。从这个角度看太宰好像瘦了点,浅色的风衣下摆上有一块灰,看上去莫名有点可怜,就是这一眼让中原中也差点没绷住叹气投降,然后倒退两步把人扛回自己的公寓里——等等,太宰治好像动了一下。

中原中也眨了下眼,看见太宰治果然动了,窸窸窣窣地伸出了本来插在口袋里的手,手指尖上红呼呼的一团,奄奄一息、明确果断地在地面上写下了几个字。

 

「犯人は中也」

 

中原中也:“………………”

一股番茄酱的味道顺着风飘到了楼梯口。

 

被“死亡信息”指认成凶手的中原中也面无表情,戴上耳机,转身头也不回地下楼夜跑去了。

 

 

两个小时小时后中原中也拎着便利店的袋子回到公寓,楼梯口已经没有了某个趴在那里的男人的踪影。他脚步都没停一下地回到了自己公寓前,拿出钥匙插进锁孔,然后门在打开的一瞬间漏出了暖色调的室内光和温煦柔和的香味,短暂地驱散了充斥在楼道里的这个季节夜里已经降下温来的冷意。中原中也见怪不怪,好似被闯空门的人不是他家一样随手关上门进了屋内,在玄关换好鞋后他拎着便利店的袋子走进客厅,果不其然看见刚才还趴在楼梯口的男人现在已经换好睡衣窝在了沙发里,柔软带着点卷的黑发湿漉漉塌了下来,滴滴答答地顺着发尖往颈窝滴水,而露出睡衣的脖颈上的绷带也带着一股洗澡后刚换过一遍的崭新劲。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路过客厅时抬腿用力踹了沙发一脚,可怜的小沙发被踹得半翻后又落回原位,但原本在沙发上的人却被这一脚晃摔坐到了地上,一边揉着被摔痛的屁股一边抬头看过去,鼓起脸申诉自己的无辜:“在干什么啊中也,这样很痛诶!”

“什么‘在干什么啊,中也——’啊。”中原中也学着太宰治的口吻走进厨房,将袋子放在料理台上,从里面拿出了新鲜牛奶和可可粉。他一边将牛奶倒进灶火上的小锅中加热,一边顺手将水池里太宰治刚刚煮碗面后扔在那里的碗扔进洗碗机,同时不忘恶狠狠地总结:“恶心得都要吐出来了啊混蛋!被擅自闯进家里还随便用了厨房和冰箱里食材的人明明是我才对吧!”

“没办法啊,”太宰治从地上爬起来,懒洋洋地趴到了沙发靠背上看中也在半开放式厨房里忙碌的背影,漂亮的桃花眼随嘴角一同弯起来,说出的话却分外一本正经:“我一天没有吃饭了,工资也都花光了。”

“哈?”

中原中也从柜子里翻出砂糖,和刚买回来的可可粉一起按习惯的比例倒进开始冒泡沸腾的牛奶锅,做完这一切他才拿着搅拌的长柄勺回身,眉梢高高挑了起来:“今天十一号。”

 

“嗯,是哟。”

“我记得你们侦探社是每个月十号发工资。”

“咦,中也居然记得这个吗?”

 

“别给我打岔。我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楚,这个的功劳你可不必谦虚啊太宰。”中原中也挖苦嘲讽地用长柄勺敲了敲桌子,随后一扬下巴,表情十分微妙。

“所以呢?你是想说那位福泽谕吉阁下的侦探社居然拖欠小小社员的工资呢,还是……”

他顿了顿,接着一歪头:“你想告诉我,昨天发到手中的工资,你今天就花光了?”

 

这话不提还好了,一提太宰治的脸色立刻变了,气鼓了脸颊用力拍打沙发靠背:“还不是因为中也吗!!!!!我昨天才划到卡上的三十万日元工资今天就归零了怎么想也都是中也的错!!!!”

“你有病吗?是刚才在楼道里被地上的寒气冻傻了吗?”中原中也对来自前搭档的指控无动于衷,翻白眼望了下天花板后就转回身,不紧不慢地用长柄勺搅拌锅中煮沸的热可可,“你饿到昏迷来蹭饭我都没说什么了,没钱花和我有个屁关系,滚蛋。”

 

“粗鲁蛞蝓——”

“阴险青鲭——”

 

两人大声地互骂,直到中原中也将热可可分别倒进两个马克杯里,走回客厅和他坐在一条沙发上,太宰治习惯了似的伸出了手,接过了其中一个用记号笔画着一条歪扭蛞蝓的丑丑的马克杯,低头闻了闻里面热可可飘出的熏热气味:“棉花糖呢?”

一个小袋子从旁边扔过来,丢进太宰治的怀里。太宰把小包装的棉花糖袋子撕开,将里面小小的柔软的白团全部倒进了马克杯里,这才愉快地喝起了饭后甜点:“啊……果然热可可加棉花糖的组合就好像螃蟹配醋汁的组合一样完美。”

“小孩子的口味啊你。”中原中也毫不留情地嘲讽,“顺便一提清蒸蟹我是不沾料派。”

“热可可里要加三勺炼奶的中也没资格说我。”太宰治懒洋洋伸长了腿,去踹中也搭在那的光裸的脚踝,同时抱着杯壁略烫的马克杯幼稚地反唇相讥,“不沾料的螃蟹根本不算完整的螃蟹!”

不过看起来他没打算在这个无聊的小事情上纠缠,话音一转回到了先前的话题上,嗓音重新变得愤愤不平:“游戏——就我平时玩的那个,今天下午开了新活动。出了四张SSR的新卡面,其他三张我全都满宝毕业了,芥川那小子的新卡甚至凑够了第二张满宝,更别提其他几张SR的新卡。但是我想要的那张,怎么都抽不出来。”

 

“中也觉得是哪张卡?”太宰治抬手半撑住脸,痛心疾首的心情富于言表,最后幽幽地递过去一个眼神,“我花光了我这个月的工资都没能抽出来你,我觉得你这个男朋友非常不合格,变心了,令我非常失望啊。”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

这他娘的也能怨老子头上??

 

他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太宰治说的游戏是那个以他们为原型、最近流行得风生水起的那个弹珠……不是,休闲小游戏。由于卡面上都是熟悉的人,新活动也是出了一个又一个,各种装扮的新卡面层出不穷,导致不止那些普通女孩们,就连他们这些游戏卡面上的本人们都玩得十分愉快。

只是太宰治抱怨的那些话中,他眨了好几次眼也没决定好,“你居然在一个弱智小游戏上花了三十万”和“你们侦探社一个月工资居然就三十万”这两个他应该先吐槽哪一个。

 

然而太宰治谴责的眼神中的幽怨太深重了,简直要具现化凝成实质。中原中也几乎被逼出一点毛骨悚然,差点儿被他的歪理带跑偏、真的心虚起来,好像太宰治抽不抽得到这次新活的卡真的取决于卡面本人的心情似的——中原中也用力晃了晃头把这种可怕心思驱赶走,抽着嘴角说:“混蛋你少用这种强词夺理的理由来找我茬……还有,你不是有我信用卡的副卡吗?怎么可能没钱啊?”

太宰治静静地、微笑地看着他。

中原中也在那种“你以为已经氪金氪上头的我没想过吗”的眼神中恍然大悟——昨天他去银座陪爱丽丝买裙子时,顺便在专柜看上了一块新表,超级酷炫超级好看,带着一点未来科技感,非常符合他的胃口。于是从来没有经济上负担的港口黑手党最高干部痛快拿下了那块表,付款时从钱夹里翻了翻随便抽了张卡出来,一块表直接将那张卡的透支额度刷到了底他也没在意,拿着心仪的手表和爱丽丝坐车回去了。

而副卡的透支额度是不会超过主卡的最高透支额的。

现在看来……呃……

中原中也又眨了眨眼,默默喝了一口热可可。

 

太宰治瞥他:“说起来,中也都好久没上线了。”

“我又不喜欢那种。”他是有账号的,刚开服的时候也玩过一阵,不过后来没什么意思就扔在了一边,比起这种休闲抽卡小游戏他还是更喜欢《塞尔达》系列之类的主机游戏。

不过既然太宰治提起来了,他也就顺便摸出手机,从角落里找出居然还没卸载的游戏图标,点击了更新后进入了游戏。

太宰治凑到他身边,一边探头看他的卡队一边哼哼地说着“中也就把你剩的这点钻抽完好了,正好够两个十连……你看啊中也新活动的卡是不是很好看,我超想要的!”

中原中也在摇滚风的bgm中研究了一下这次自己的新卡面,觉得那身衣服居然还真的蛮合他眼缘,而且这种风格的衣服太宰治从来没穿过,因此看在他眼中有一种很新鲜的英俊感,让从来不喜欢玩休闲抽卡小游戏的港黑干部难得点了头:“是挺好看的。”

“对吧……所以为什么我抽不到中也的卡呢?我觉得你这个男朋友十分不合格……咦。”

 

“别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啊男朋友,这么说来我要是抽不到你的卡的话,今天晚上我们还必须分手不可了?”中原中也一边说着一边点了活动抽卡的按钮。这次活动一共十张新卡共两个卡池,侦探社和黑手党一边五张卡各占一个卡池,他两边都看完之后顺便就先抽了侦探社的池子,然后抽卡界面出现了一个紫月亮,再然后画面变黑,自上而下出现了“人間失格”四个字。

 

「バンド」太宰治

 

本次活动新卡。

 

太宰治:“看吧,果然是我喜欢中也多一点——”

而这时还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落进了一个什么境地的中原中也正新奇地打量着卡面,觉得做乐队打扮、抱着把电吉他的太宰治真是足够英俊,手指上还涂着自己钟爱的黑色指甲油。他一边暗戳戳心想“多少能理解那些热爱玩这种抽卡游戏的人的心理了”一边随口回答太宰的喜爱更多言论:“为了游戏脸皮都可以增厚是吗?……刚才那话自己录下来等清醒之后听一听,我觉得你会被你自己恶心得吐出隔夜……呃。”

话没说完他已经点了黑手党的卡池,和刚才一模一样的紫月亮、骤然黑下去的画面以及自上而下出现的字符,只不过这次不是「人間失格」,而是「汚れつちまつた悲しみに」。

 

「バンド」中原中也

 

……太宰治抽了三十万没抽出来的,本次活动的新卡。

 

中原中也:“…………”

太宰治:“………………”

两人盯着那张摇滚主唱打扮的中原中也,一同陷入了沉默。

 

三秒后太宰治施施然起身,同时拿起了自己搭在沙发上的风衣往身上披,并从善如流地改了自己刚才还没落尽的话音:“——然后,现在,不喜欢了。”

中原中也眼角一抽,扔了手机两步上前拦到感觉已经气到失智、还穿着睡衣就打着直接离开的太宰治,一头撞到个高腿长的男朋友怀里搂住他的腰,同时踮脚仰头,非常熟练地在太宰治下巴上响亮地亲了一声。

接着用最冷静镇定的嗓音说:“把号借给你。”

 

“真令人感动——”太宰治冷笑一声,然后宣布,“走开中也,你刚才自己说的,我们两个今晚必须分手了。”

“开什么玩笑,我那是说假如我也没抽出来——你冷静点,我帮你也抽一个怎么样?”

太宰治听了这话后顿了顿,低头看向中也看了两秒,突然开口报出了“江户川乱步”、“与谢野晶子”、“尾崎红叶”、“泉镜花”、“中岛敦”、“樋口一叶”等一串人名,最后冷酷地眯起眼说:“这些都是在推特上晒自己出货的人。”

 

中原中也十分无奈:“所以你在嫉妒什么啊……一张新活动卡而已,暂且不说以后都会复刻,最重要的是我本人就站在这里,你干嘛非去要抽一张无聊的卡?”

说着他闭眼轻轻亲在太宰没被绷带包住的脖颈上,喃喃:“有这个功夫还不如陪我在家里看一场电影,做一点让我们都快乐的事……我出差了半个多月你都不想我吗?回来就和我吵架,你有病啊……”

太宰治沉默好久,才终于满脸不愉地微微俯身,伸手回抱住了怀中的小个子情人,气哼哼鼓着脸说:“但我想看那个打扮的中也啊。”

 

“我穿不就得了,多复杂的事儿啊我还能给你现场唱首歌。”中原中也说,“活动卡总不能给你唱歌吧?”

“咦,中也愿意吗?还有我之前有一张夏日祭浴衣的卡,也没有抽到诶。”

“穿穿穿,等我去衣柜找找有没有类似的衣服,没有我去买行吧?”

 

于是太宰治心满意足了,偏头咬了下中也的耳垂,语气骤然欢快起来:“那就这么说定了——以后我抽不到的卡中也都要直接穿给我看!”

“好……嗯?”

在中也察觉到什么不对之前,太宰治笑眯眯地一把捞起了撞到自己怀里的男朋友低头吻住,两人一边接吻一边转身走向了卧室,衣服一件件落在了地板上向卧室内延伸,好似一条旖旎柔软的花路,CK的T-back挂在门把手上;

屋里弥漫着热可可的温香。

 

与此同时,某游戏公司。

“哇,游戏新活动的数据很好看啊。看来大家都很拼命地想要拿到这几张卡。”

“没办法吧?毕竟这几张卡的立绘确实超帅嘛。说起来你看了吗?负责立绘的画师将下次活动的立绘卡面文件发过来了。”

“啊啊,下次是又一次中华街的活动吧?要出中华风的新卡。”

“嗯,然后关于中原中也的新卡,你看看……”

“怎么了?哇,好好看——虽然发自内心地这么感慨啦,但是果然……”

 

“这,不是旗袍吗?”

 

 

 

 

 

 

 

 

 

 

 


评论(39)
热度(795)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