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片段(双重人格)

*时间线在剧场版后

*是一句话创作测试的段子「想让你知道你有多么重要」,如此深情的主题被我写得非常狗血……大家注意避雷就行()

 

……

中原中也有一个秘密。

 

太宰治站在浴室外面的隔间,一边哼着轻快的小调一边三两下脱掉衣服,扔进洗衣篮,然后迈进浴室打开花洒洗澡。他心里掐着点,虽然平时一贯懒懒散散什么都不上心的样子,不过身为前黑手党、还是在职期间给打工的组织带来了无数收益的最高干部,他向来对时间控制得很精准,只要他想。所以当他刚刚好冲干净身上最后一点沐浴露的泡沫时,浴室的门被人一脚暴力踹开,磨砂门重重撞到墙壁上后弹回去,又被伸进来的一只手挡住。发出的声音大得要命,太宰治心想要不是隔壁敦君和小镜花今晚有委托暂且还回不了家,否则这动静一出简直能把大老虎和威风夜叉一起招过来。

踹他浴室门的人一言不发站在门口,如果黑色煞气能实体化叫人类瞧见,可能现在他浴室门口是戳了根工厂的大烟筒,把黑色烟雾全喷进了浴室里。门外的冷风倒灌进浴室,骤然的温差让太宰治打了个不太明显的哆嗦,他背对着来人扯过一旁的浴巾,正准备往身上裹时身后的不速之客终于有了动静,上前一步握住了他拿着浴巾的手腕,不让他往身上裹,皮鞋踩进浴室的积水里,溅出不大不小的水花。

 

太宰治叹了口气:“很冷啊,这样。”

 

他拍了拍拦着自己的那只手——非常漂亮但比他要小一圈的一只手,卡着他手腕的动作十分用力。太宰治只好顺势把那只手捞过来牵到嘴边,低头咬了一口都开始泛白的指关节。

这一口用力不算小,一个牙印子顿时浮现在白皙的皮肉上,好像一个朋克又另类的纹身或者戒指,但大概疼痛所致终于让对方卡着他的力道减轻了一点,太宰治歪过头打量自己的手腕:“……都要被你捏青了。”

体质问题,他身上的皮肉伤都不大容易好,且非常容易泛青肿起,这也是他常年喜欢浑身缠满绷带的理由之一。捏着他手腕的不速之客听到这里,终于开口说了两人见面的第一句话,而且轻而易举就能听出话音里压着不小的火气。太宰治都怀疑这时候如果给这个小矮子点一根烟,见了火星,他会不会直接炸掉。

 

中原中也臭着一张脸,恶狠狠地说:“捏青才好。捏青一块,留在手腕上,不许缠绷带。这样见到你的所有人就都能知道……你是我的了。”

 

赭发漂亮青年的精神状态很明显不太对,但太宰治却好像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他没有去针对这句话中的“所有权”做出什么反应,仅仅只是懒洋洋地笑了一声:“淤青就算了,能具体到是谁这点有点好笑吧?你是捏了个‘中原中也’的文字在我手腕上吗?”

中原中也却没再说话,只是闷闷地环住太宰光裸的腰,把脸埋在他还挂着水珠的胸口。太宰治一脸嫌恶地去推他的脑袋:“我又不是有欧派的漂亮姐姐,这种恶心的动作不要用在我身上。”

但中原中也被用力推了脑袋也没有吭声,太宰治察觉到他的手指在自己脊背上缓缓地一寸寸抚摸过去,摸到了脊柱中间附近的新伤——涩泽捅他的那一刀,刀口不深,刀刃上涂的神经性毒素也早就处理干净,只是因为他体质问题所以养了大半个月也还没大好,按上去之后周围的皮肤还是会条件反射地抽痛。

 

“你明明……”

低哑的愤怒的声音从那个才到自己胸口位置的赭色脑袋传出来,太宰治低头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一个不驯的发旋。

“你明明知道……我不能看见你受伤,也不能看见你流血。”他咬牙切齿地说,“你却还是选择这种方式来推动之前事件的结束,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开心?”

太宰治停顿片刻,随后抬起手,敷衍地摸了摸他的后颈。

 

“那只是计划而已,不受伤才不正常吧?”

“说谎。你肯定有不受伤也能解决事情的办法!”

“哈哈,看来我还真是被期待了啊。”

 

他推开中原中也,把备受冷落的浴巾终于裹在身上,遮住了一身旧伤疤。然后推着人走出浴室,同时不咸不淡地抱怨:“又穿鞋子踩进来。”

怒火被这样打断,中原中也闷闷地揉了揉鼻尖:“没踩,我用异能进来的。”

说着他脱了鞋拎在手上,走到玄关丢过去;回头时中原中也看见太宰治已经在厨房冰箱前拎出了一大盒牛奶启开,倒了一杯推过来,自己则又拿了一罐啤酒。

 

“今天睡得很早啊。”太宰治启开易拉罐的拉环,趁泡沫溢出之前抿了一口,同时抬眼去看墙上的挂钟,“怎么十一点就睡了?”

“明早有会议的样子,所以睡一下就要走了。不然会被‘发现’。”

“唔。”太宰治对这种状况十分习以为常,他把喝了一半的啤酒罐放在桌子上,转身走向卧室,“那就早点睡吧。”

“太宰。”中原中也在身后叫他。

“嗯?”

 

“你今天,也没有喊我‘中也’。”

“啊……好像是啊。”

“你从来不惹‘睡眠之后的我’生气。”

“嗯。”

“你也从来不嘲讽这个状态下的‘我’。”

“嗯。”太宰治仍然是不咸不淡的态度。

 

漂亮的赭发青年皱起眉头,眉眼间再度浮现出那股愤怒,透出一种好像能把人割伤的戾气,但这种凶狠的气息却将他衬托得更引人注目了——太宰治从玻璃的反光上看到这一幕,轻轻提了下嘴角,随即又抹平了。

平时的中也虽然也很容易生气暴躁,但还是和这种充满戾气的状态有所不同。虽然这副样子也好看得令人怦然心动……但总感觉还是平时的中也,要更加”热烈”而“隐晦”一些。

 

失去意识的时候是另一个人格掌控身体的事件,深眠和重度醉酒都有可能,重伤则不行;第二个人格会有本人格的记忆,本人格却完全不会记得自己失去意识之后的事情,港口黑手党现任的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有着双重人格这件事,除了条件达成后会跑出来的第二个人格知道外,目前就只有太宰治知道了。

 

“可你不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赭发青年低声说。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问道:“你喜欢‘那个中也’,对吧?”

“……”

 

太宰治在沉默了几秒后,缓缓笑起来。

“不,”他的声音里几乎透出一股温柔来,“我哪一个都不喜欢。”

 

“……这样最好!既然不喜欢‘我’,那他也别想!”

中原中也恶狠狠地大声说完,几步跑进了客卧,随后把门摔得震天响。

太宰治淡定地走进卧室,关上门。卧室里没开灯,他在一片黑暗中钻进床铺里,然后就不动了。许久之后他才在被子中又轻又长地慢慢叹了口气,把被子抬高蒙住脸,盖住了终于露出的无奈表情。他喃喃开口:“‘我喜欢你’这种话啊……”

“这种话,果然还是要对本人格……”他在被子里翻了个身,嘀咕,“对着另一个人格表白算怎么回事?”

 

「想让你知道你有多么重要」

这种心情,我也是啊。

 

 

 

 

 


评论(14)
热度(869)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