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片段(赖床)

今日份的……段子。

十六岁两人刚成为搭档的时间轴设定。


……

太宰治实在烦极了中原中也,每天准时天不亮就爬起来,穿衣洗漱打理头发,然后往餐厅一坐,喝着刚热好的牛奶配吐司煎蛋,拿着早间报纸一边吃早饭一边看报纸,生物钟比闹钟还准时、生活作息比森鸥外那大叔还要更显老。

当然了,做为舍友——虽然是硬被凑到一起的——太宰治对中原中也几点起床几点吃饭,是提前半小时还是一小时就去打卡上班,他对这些本来通通都没兴趣管,也没兴趣知道,但架不住中原中也每天早晨的热牛奶味道和煎蛋的鲜香无孔不入,顺着门缝就钻进卧室,然后硬生生把可能这一宿压根还没睡多长时间太宰治从睡梦中勾醒。

然后太宰治就会木着一张脸横躺在床,一肚子用来作弄中也的陷阱主义争先恐后往外冒,虎视眈眈着每一个机会,就等着往中原中也脑袋上倒。

可能有人会说,那一起去吃不就得了?多煎个蛋多热杯牛奶又不费功夫,牛奶的话大可以两杯一起热,都不用分开两回。

但假如中原中也意识到了这一茬,又有人如此给他推荐帮太宰治准备早餐的话,做为才认识了一年、结成组合住进一间公寓不过两周、但却让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认识时间和年龄一样长的青梅竹马的搭档,他会冷笑着告诉多管闲事的那人:想得美,你以为太宰治是个多好哄的善良人吗?

那就是个只有外表极具欺骗性的阴险混蛋。

在组织里对着下属上司的时候,他看着一副除了任务时手腕铁血、其余时间都很好说话的笑眯眯样子,实际上却非常龟毛。这点上中原中也最有发言权,就连森鸥外都没他手上的实锤多——拿早饭这事来讲,首先,阴险混蛋的起床气非常大,如果在他没睡够的时候靠外力把他弄醒,那么他当时不会发火,也不会有其他表情,但接下来绝对会用各种你想得到想不到的手段暗中报复回来,让你一天不能安宁;

其次,阴险混蛋的毛病特别多,虽然曾跟在森医生身边一年多的时间,但他自己的身体状况完全说不过去,肠胃尤其糟糕,不能在不清醒的时候吃早饭、不能吃甜的咸的凉的油乎乎的各种早饭,否则下场就是一天都惨白着一张本就肤色苍白的脸,神色怏怏地黏在自己身边,然后说出的话下的指令就分外不留情……可能是想把身上的痛苦在其他人身上找回来。

中原中也一个拥有意识还没十年的非人生物,自觉整天在鱼龙混杂的街区里见过了各种人,直到遇见太宰治才知道,自己还是见识太少。

没见过整天有这么多事儿的人类。

 

“中也为什么不能尝试着睡个懒觉?”太宰治试图游说搭档一起赖床,谆谆善诱,“不会赖床的人生,根本不是正常的人生,你看森鸥外,他以前还当他的黑心医生的时候,自己就每天日上三竿才慢悠悠开张救治病人。”

中原中也十分耿直,歪着头疑惑的表情发自内心的真诚,实话实说:“但是我到那个点就睡不着了。”

“……你就不能躺在那,重新酝酿下睡意吗?”太宰治去扯他的脸,“数羊数猫数大狼狗,数不到一百你就睡着了。”

中原中也伸手去推他,要抢救被太宰拉扯的一边脸,闻言高高挑起一边眉梢,嘴里含混不清地怒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是晚上失眠时候才用的!我为什么要大早上醒了不起床,还非得重新倒头睡回去?!”

然后两个人就打了起来。太宰治游说中也一起赖床的计划第四十五次失败。

 

太宰治烦极了中原中也,谋杀搭档的企划案写满了半个本,决定下次自己要是再犯蠢和这个人外生物做交流……他思索片刻,随后十分任性不负责任地想:我要是再犯蠢,中也就改姓,别姓中原了。

 

一天一天睡不好这事儿太宰治没和任何人说过,但森鸥外眼睛尖,事儿还多,有天送了报告过去,他盯着着太宰的脸端详了几秒,然后好奇问你睡不好吗,怎么这么重的黑眼圈?

中也同样在办公室里,听了这话有点惊奇地回头看他,太宰治决定回头就在本上接着写个谋杀首领的企划案,脸上慢吞吞露出个微笑,说,啊,我最近迷上新发售的游戏,还没打通关。

他这时才十六岁,所以面具似的微笑没那么天衣无缝,总还有叫人瞧出端倪的僵硬藏在脸上。森鸥外忍笑看着太宰治压着细微抽动的眼角和莫名其妙的中原中也搞“谁先眨眼谁先输”的瞪视游戏,故意拖长了嗓音说,哦?是吗?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自己注意休息。

太宰治懒得搭理他。

从首领办公室回宿舍的路上他和中也一路无话,最后走到公寓门口,太宰治在身上到处摸钥匙的时候中原中也才皱着眉问了一句说,你早上睡不好,是我起太早吵醒你了吗?
对于中原中也这么快就能意识到这一点,太宰治不甚意外。从当初《羊》里那群愚蠢的少年道德绑架中也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只是有着一层人类外皮的非人生物看上去是个大大剌剌的武斗派,但心思其实异常细腻,比某些正儿八经、土生土长的灵长目智人种要更有人情味儿。

他有时候觉得中也这一点非常傻,但有时候又觉得这点的存在也挺有意思。“觉得”的指针指向哪边,全凭他当时心情。

现在指针指向的是“挺有意思”那里,于是太宰治从鼻腔懒洋洋哼哼一声,随口说你哪来那么大的脸来影响我睡眠?游戏比中也有意思多了这一点,你不会还没发现吧?

可我没见你最近买了新游戏。中原中也追着太宰走进公寓,又跟着他走进厨房,看他从冰箱里翻出一瓶绿茶。

怎么我买了什么游戏你都这么自信的?太宰治说着,喝了口绿茶。你这个只玩过街机的小鬼,怎么能理解我藏在柜子里的PS4和任x堂的……

他忽然止住了话音,放下绿茶瓶子,扭头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中也。

中原中也被他盯得心中拉响了警铃,缓缓后退了一步。如果他是一只猫变成的人而不是什么力量集合体的化身,那么这时候的他应该一身皮毛都已经炸起来了。

你干嘛?中原中也警惕问。

 

对啊。中也早上准时醒,是因为他每晚都准时睡,任务之外,从没有过熬夜这种不良嗜好。

 

太宰治的脸上缓缓露出一个极为友善、友善到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微笑。

抱歉了中也。他在心里不负责任想。看来你不能姓中原了——唉,姓太宰吧。

 

当天晚上,太宰治拿出了自己的宝贝游戏机,刚好他最近才拿刚发的薪水换了台新机子,于是游戏机变成了两台,俩人在卧室里玩了一晚上的Pokémon——集体公寓楼四层403卧室的灯到早晨五点半才暗下去。

 

太宰治睡着前满意地想,这下中也怎么也得和他一样睡到上午十点了吧。

……然后半小时后,他再一次因为煎蛋和牛奶味道的勾引,醒了。

 

蓬乱着一头柔软黑发的英俊少年胡乱裹着被子盘腿坐在床上,脸上表情挂着冰碴儿,面无表情心想:我还偏不信这个邪了。

他重重倒回床里,翻着白眼把枕头压在了脑袋上。

 

一天的隐忍没发作之后,这天晚上,他依旧邀请了中也来玩游戏。

然后是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

 

在中原中也坚持了两个正字的次数的熬通宵兼备正常早起、一天还能正常工作之后,太宰治看着本子上的正字都气笑了,匪夷所思,觉得这么一个平时会痛会饿会受伤、只有污浊状态下能窥见一丝异常征兆的中原中也,有个什么有意思的非人特征不好——钢筋铁骨啦、伤口自动愈合啦、或者兽化啦、怕阳光怕满月啦,哪个不有趣,结果非要在精力充沛这一途上展现点超人一等的才能!

傻透了好吗!

 

然而屡战屡败激起了太宰治的好胜心,他为了自己能继续一觉安心睡到十点、为了把所谓关系应该最亲密的“搭档”一起拖入堕落的泥沼,最后终于决定拿出杀手锏。

又是玩游戏的一晚,不过这天两人结束战斗之后,收了游戏机的太宰治没让中也回他的房间。

在这一起睡吧,折腾来折腾去,反正你也睡不了多长时间了不是吗?

中原中也想了想觉得提议不错,但是……

 

我一会儿要早起的,会吵醒你,然后你这混蛋又要赖我。

安心吧,我是浅眠不是神经衰弱,你只要别敲锣打鼓庆祝自己早起,我没那么轻易被吵醒……话说以中也的能耐,还做不到用异能让自己发不出什么动静地起床吗?

中原中也一想也是,于是点了头,欣然爬进了太宰治的被窝。

太宰治笑眯眯在他身边躺下,两个人在一个被窝里无聊拌了几句嘴,纷纷闭上眼睛。

 

……四十分钟后,强大的生物钟让入眠没多久的中原中也准时睁开眼。

他有点迷茫地看了一会儿脑袋上的天花板,不同的顶灯和身边明显的呼吸声让他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是睡在了太宰治的卧室。

哦,那得动作轻点起床。

他小声打了个哈欠,蹑手蹑脚掀开被子正准备用异能让自己飘起来轻悠悠下床,结果一动才发现,自己的异能用不了了。

……

这种熟悉的感觉是……

他目光平直地向下移,最后落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那上面横着条缠着绷带的手臂,手肘压着腹部,漂亮的手就扣在自己腰侧。像是察觉到“抱枕”要离开,那条手臂轻轻动了一下,中原中也一下子噤了声,发现太宰不仅没因为他这点动静放开手,反而把另只手也缠上来、搂紧了他的胳膊了!

中原中也身体僵硬,感觉到太宰的头就靠在自己脸侧,轻微的呼吸洒在耳廓和颈窝,而他的两条手臂都缠在自己身上,看样子是把自己当成了个蛮好用的“抱枕”。

 

太宰这家伙,原来还有抱着东西睡的习惯吗?中原中也沉思。

 

不知道是这个搂抱的温度陌生又舒服,还是有了另一个人的被窝太温暖,一向醒了就再没有“回笼觉”这个选项的中原中也,破天荒头一次觉得眼皮有点发沉。

算了,就再让这阴险混蛋抱五分钟吧。他这么想着,迷迷糊糊闭上眼。

听着身侧的呼吸重新变得平稳悠长,”熟睡中”的太宰治幽幽勾起了一边嘴角,搂紧了怀里的新“抱枕”之后,也跟着沉沉睡去。

 

于是那天,中原中也头一次和迟到王太宰治一起到的总部,打卡上班。

从那之后,中原中也再也没能提早半小时或者一个小时,就离开公寓去工作——别说家门,能准时从卧室出来就算不错了。

 

恢复了每日睡眠的太宰治非常满意,他把那本写满了暗杀搭档企划案的本子扔进垃圾桶,拍拍手心想。

有中也做搭档的生活还是有一些有趣的事情的嘛。

虽然是,极其偶尔。

 



评论(45)
热度(1543)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