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片段(吵架)

乱七八糟私设的原作pa,写了突然出现在脑子里的两人因为某些事情的吵架

 

………………

…………………………

……………………………………

…………………………………………

「你是我捡回来的!」英俊的黑发青年压低了嗓音冷冷开口,他一把抓住了面前人的前襟,从来只有微笑一个表情的脸上头一次浮现出“恼火”和“咬牙切齿”这两种神色,「你的脖子上戴着我的项圈,你的眼睛里倒映出的是我的身影,从一开始你拥有意识开始,选择你的那个人——就只有我!」

上天的不公就是这样明显,一头柔软黑发的青年这样发火,却只让人觉得他更加英俊,被他身上那股迷人心窍的危险感所迷惑。反正被他扯住前襟、正和他吵架的赭发青年看见他这副难得一见的模样,心里不合时宜出现的反而是前几天的晚上,他们两个人翻滚在窄小公寓里那条破旧的沙发上,那时候牢牢压在自己身上的太宰就露出了这副和他一贯形象完全不相符的危险模样,像匹伸出了獠牙盯上了猎物的公狼。

但……现在说这个也无济于事了。

他伸出手握住太宰治攥着自己衣领的手,暗暗发力,两人较劲似的一个要掰开对方手指,一个则抵着全力不肯松开,那片可怜的衣领子发出不堪重负的撕扯声。

「别混蛋了,太宰。」他盯着太宰治那双鸢色的桃花眼低声说,眼睛里泄出一丝摄人心魄的微光,「不是你选择了我,而是我恰好也选择了你——我究竟是什么你心里有数,所以我没有你们所谓的道德和伦理观,也懒得去搞报恩那一套,这些你不是都清楚吗?」

非人类的优势在这时候体现出来,中原中也一根根掰开了太宰的手指,为了彻底压制他的动作而和他十指交叉握在一起;两人现在的样子就像那些亲密的情侣,但之间的气氛却能冰冻住这里除他们外任何一个会呼吸的生物。

 

「为什么当初森林那么大,我偏偏会倒在你面前?」

「为什么我会愿意像条被眷养的宠物犬一样,这么多年下来都顺从戴着这条破项圈?」

「为什么我会在你提出每一个疯狂想法的时候,都大笑着陪你一起发疯?」

 

一句一句的逼问,本来是为了让太宰治哑口无言,但心里越说越愤怒,声音越来越大,那些过去两人坐在一起喝的劣质啤酒、狂风暴雨里身后缀着一大群敌人追杀他们的大笑,都在此刻通通化作了五彩斑斓的蝴蝶,要从他的胃袋和心脏争着向上涌出,堵在脆弱的喉管,堵得中原中也喉咙发紧发疼。

 

他咬着牙朝太宰治吼了最后一句:「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一起玩一起打架一起下地狱,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你也不能满足我吗?!」

太宰治的瞳孔骤然一缩。但这点波澜情感没能聚起太大力量,一时闪烁的沉默后,仍然被镇压在冰冷的面无表情后:「……别只会说好听话了,中也。先放开我的手的人,明明是你不是吗?」

中原中也定定地看着他,冰蓝色眼睛里的光辉一点点暗了下去。他慢慢松开手指,太宰治察觉到了,手上陡然用力,不肯让他放开退后。

「论起说好听话,我不如你,太宰。」中原中也试着抽开手,没抽动,便透出一点无动于衷的冷漠似的,随他去了。他低声说:「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各种‘欲望’……」

 

「是你选择放弃我的。」

 

 

 

 


评论(14)
热度(774)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