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太中】君の恋人になったら(上)

*双向暗恋,学院,我终于染指这个paro了……
*写个酸酸甜甜的小饼干调节一下,真的是短篇,上中下就能完结的那种信我()

君の恋人になったら

01.
很奇特的,三年级次次都拿年级第一的优等生太宰治学长,居然和那个可怕的转学生中原中也走得很近。

“一定是被威胁了吧?”
大家私下里都这么说。

因为太宰学长成绩优异,待人亲和,有着优等生的一切优点、规避了书呆子的一切毛病,简直是漫画里才会出现的那种完美学长。可能唯一会偶尔被人拿来说的是他为人时不时总有点散漫,不过这种界定模糊的形容词,在“坏学生”的前提下就是缺点,但如果是一个“好学生”的前提下,那就成了迷人的地方之一了。
这一点通用于老师和同学。
而那个刚转来的转学生中原中也呢?虽然个子很小,但眼神总是很凶,让人不敢靠近,即使是男生上前试着打招呼,也会被他冷淡地无视。更何况有传言说中原中也之所以转过来,是因为在原先的学校和人打架,将人打到了路人慌张叫救护车的程度,校方严惩,所以才不得不转学。就好像严丝合缝按着“不良少年”这个条框长成的一样,而且恐怕还得加上一个修饰词——
“可怕的不良少年”。
这样的太宰学长和中原中也,两个人怎么会走得很近呢?即使两个人都是三年级,但也没有同班。A班和D班坐落那条长长走廊的两头,难不成真像漫画里的那些套路一样,学校的世界是尖子生和吊车尾的,发生什么事也都是这两种人群的内部消化,和他们这些排名中游的普通人完全无缘吗?

“但我上次听A班的乱步说,太宰和那个中原从小就认识了。就是那个吧?所谓的青梅竹马。”
“欸——骗人!”
“不可能不可能,没办法想象啊。”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上次他们怎么还会差点打起来?”
“总感觉他们两个之间关系很微妙啊,时好时坏的……话说,一个个说着对转学生避而远之不感兴趣,这不还是很清楚吗!”
“嘻嘻,我们不敢靠近归不敢靠近,但仔细看确实很帅嘛!”
“你们平时嘴里的‘太宰学长’呢?!”
“是不一样的类型啊——”

上课铃在这时候响起,几名女生嬉笑着从洗手间走出来,结伴往教室走去。所以她们并没有发现在反方向拐角处的贩卖机前,方才话题中心的两位主角就站在那里,一人手里一罐果汁。
中原中也把和喝空的易拉罐捏扁,用一个漂亮三分线抛投进远处的垃圾桶,随后抬眼没什么情绪地看向倚在墙面上玩手机的“优等生”,咧嘴嘲讽道:“上课铃响了哦,还不回教室吗?‘太宰学长’——”
“不——去。我请了假,对老师说这节课去保健室。”太宰治一边垂眼刷网页一边喝果汁,回答问题回得漫不经心,“顺便一提,这口气可真算呢。是在嫉妒我的人气比中也要高吗?”
“嘁,为什么我要去嫉妒一条鲭鱼混蛋啊。”中原中也站在楼梯口张望,似乎是在考虑翘课的这段时间里,是去楼顶天台还是去操场树下消磨时间。
“啊,谁知道呢?”太宰治说到这里突然轻笑了一声,收起手机走过去。
中原中也斜眼看他,神情不屑:“做什么?”他没有后退的意思,奈何本来站的地方就是墙角。
于是老师与学生口中的优等生仗着身高,笑眯眯地把传言中眼神凶性子冷、唯独个头亲和的不良转学生锁到了墙角与自己之间,看到中原中也挑衅似的抬起下巴直视他,又凶又明亮的眼神自下而上看过来,别有一番味道。太宰治这样欣赏了一会儿,然后才低下头靠近中也耳边,不紧不慢地把刚才的话轻声补充完:“为什么中也会嫉妒我的人气嘛……”
“因为,我是中也的男朋友吧?”

他这句话一开口,中原中也就有了点不祥预料;乃至最后一个话音落下,中原中也的神色果然停留在了一个十分可笑的表情上面:界于要跳起来挥起拳头暴揍他和羞耻得耳廓脸颊脖子都一起通红这两种状态之间,排名不分优先级,两者难以抉择。
“太宰,你……!”
“嗯?”太宰治眨眨眼,一脸无辜,“难道不是这样子吗?”
中原中也生生把哽在喉咙的那口气咽下去,险些被自己哽死。他耳朵尖变得火烧一样红,脸上又急又气,看起来很想暴跳如雷地反驳他。
但没法反驳,因为这句的确是句实话。
眼看着是不过了这茬就不放过他,最后中原中也垂着脑袋只露出个柔软发旋,浑身紧绷地飞快说道:“……——”
“什么什么,”太宰治还把人牢牢圈在自己和墙壁中间,此时侧过一只耳朵假装自己年迈失聪,“太小声了,我听不见啊。”
中原中也仇恨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太宰治无所畏惧,脸上挂着志得意满的胜利微笑。
中原中也用力翻了个能看到天灵盖的白眼,招了手让人附耳过来。
现在是上课时间,走廊里空无一人,因此一点动静都会被放大,所以他只能在不引起老师注意的音量范围内,尽最大努力冲着太宰治的耳朵小小声吼:

“我说——”
“是、啊——!你这——大混蛋!这下满意了吗?!男朋友!”

既要控制音量又要吼出来让自己顺心,那就基本都是气音了。气音不仅没有任何杀伤力,还怪可爱的,温热的呼吸打在耳廓上,弄得太宰治痒痒的有点想笑。
当然这里绝对不能笑出来,笑出来的话,“男朋友”一定立刻就变成“前男友”了。

“满意了、满意了。”太宰治笑着退开一点,留出让中原中也抱着胳膊气哼哼生闷气的位置。他把撑在墙上的手臂放下来,经过时顺势轻轻卷了卷中原中也搭在肩膀上那绺稍长的柔软发丝。
“你接下来要去哪睡觉?”
“天台吧。”有刚才那一出,中原中也都懒得搭理他,说话都简直是从鼻腔哼出来的。
“哦,那好吧。”
以为这就结束了,中原中也一脸不爽地踏上台阶,结果另只脚都没来及跟着踩上去,肩膀就被太宰忽然一扳,随即嘴唇上传来了柔软湿润的触感——
一触即离,太宰治用拇指抹过嘴角,直起身,笑得非常像童话里那只叼起了渔夫鱼框里肥美鲫鱼的狡猾狐狸。
“偶尔也该用一下男朋友的身份呢。”他对睁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的中原中也摆摆手,笑嘻嘻道,“中也的嘴唇软软的,很好吃啊。啊还有,你刚刚又躲在哪里抽烟了吧?我尝到了哦,苦苦的。”

中原中也低着头。他缓缓地、缓缓地举起拳头,仔细看的话能看到那拳头微微有点颤抖。
究竟要多混蛋,才能在偷袭完别人之后,还能理直气壮做出这种品鉴一样的评价啊……!

“你这……大混球啊啊啊!!!”

终于没能控制下来音量的结果就是办公室的门被猛地拉开,老师严肃的声音远远传来。
“上课时间,谁在走廊上大声喧哗?!”

窗外操场边上绿树如荫、蝉鸣不绝,正值盛夏。

02.
好在他们两人都不是反应慢胆子小的人,听见老师吼声后各自长腿一迈闷头开溜,逃跑方向一上一下没打算混在一起,都在朝着各自既定好的目的地逃去。
中原中也专门跑到天台上其实不是为了午睡,说出去似乎让人难以置信,但他的确是拿着课本到天台上念书来了。因为转学来的时机实在不巧,恰逢大考前夕,距离期中考只剩短短两个星期,中原中也落下了不少进度,跟着班级课程按部就班来得话,期中考试垫底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如果是其他任何一所学校,中原中也都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垫底就垫底,反正新学校又没人认识他,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之后稳扎稳打把成绩提上来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只可惜这所学校里不仅有他中原中也,还有一个对他知根知底、脑子又好的见鬼竹马。有太宰治在,那中原中也宁愿咬着牙自己动手把“板上钉钉”上的钉子一颗颗全扣下来,也绝不想垫底让太宰治又有了借口,看他十天半月的笑话。
毕竟他先前的成绩也还不错,读书虽然不是他的强项,这方面肯定拼不过太宰治,但努力一把、和其他人争夺个好看点的排名还是应该没问题的。
所以,这道题应该……
中原中也咬着笔,在天台上埋头做习题。

下午第一节课开始的时候,消失了半个上午加一个中午的中原中也终于从天台溜达下来,准备下午就回班里老老实实上课。下楼的时候看到年级主任在楼梯口处教训在走廊里打闹的学生,他探头看了眼就缩回了头,然后没发出一点声音地悄悄回了天台,选择从另一个楼道口下去。
但这样的话就意味着他如果要回到D班就需要穿过一整条走廊,实在是有点远。中原中也胳膊下夹着两本习题,路过A班的时候眼角余光一瞥,发现正巧是太宰治站起来在回答问题。
中原中也脚下不由自主停了停。

是数学课,黑板上列着一道看起来活像是在上英文课的复杂方程式。中原中也看见太宰治站在靠窗的那个位子后面,嗓音和表情一俱懒洋洋的,说话语速不紧不慢,但从那个年级有名严格的中年数学老师频频点头的动作看,太宰治这道题不仅答对了,还答得十分完美。
“……综上,这道题的最后答案应该选B。我回答完了。”太宰治拖长了一点嗓音后径自坐下,偶然一抬头瞥到窗外的中也。他略一挑眉,嘴角弯起来不甚明显地露出一个微笑给自小一起长大的竹马,中原中也翻着白眼,从讲台上老师看不到的角度对他恶狠狠比了个中指。
太宰治不以为然,冲他眯眼一笑。

午后的阳光正正好,从大开的窗洒进来,将太宰治罩在一层温和的柔光中,给他的英俊平添一份光彩,且似乎连日光也摸清楚了中原中也的软肋,这份“柔光滤镜”无限削薄了太宰笑容里那份若有若无的凉薄嘲讽,填充了不少暖意与平稳,乍一看上去,几乎透出一股以假乱真的温柔来,差点没让中原中也扛不住一样红着耳朵尖连退三步。
……当然那温柔到底是真是假,这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差点没扛住太宰治那一笑的中原中也强行拿凶恶把自己武装起来,匆匆冲太宰治再度翻着白眼比了个中指以示不屑,然后转身就要走,结果还没迈开步子,就听见身侧后方传来一声小小低呼:
“快看啊香织,太宰学长在对你笑诶!”
中原中也愣了愣下意识回头,看见两个穿着低年级女生抱着一摞教案——应该是帮老师忙的路过——站在那里,两人之中被称作“香织”的那个漂亮一点的女生听到女伴的话后十分羞涩地低头将一缕垂下来的长发别到耳后,小声说:“光代,你别胡闹……太宰学长他应该不是冲我笑吧……”
旁边的女生心直口快道:“不对着你,难道是对那边的男生吗?”
“总之你不要……”
后面的话戛然而止,是因为这两人看清了被她们议论的沉默男生就是那个传闻中的转学生,正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们。
自己知道背后议论人是极不好的行为,被当事人听到就更尴尬了,于是比较漂亮的那个赶快推了一把她的同伴,两人抱着教案垂下头,连忙匆匆走过去了。
“……”
中原中也看着她们的背影,许久才收回目光。
那个叫香织的女生……哦,他有点印象,好像是校花来的。二年级的女生,一年级就力压一众学姐被评为了校花,而他知道这件事则纯属偶然。因为他转学来的第一次翘课是躲在体育馆后面背书,结果正好一群人约在那里打架。他躺在大树后面,一边背着各种定理、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听着那群人边打边吵,中心内容就是这个叫“八卷香织”的女孩。
原来如此,这个小女生还没勾到手里吗?中原中也忽然冷笑一声,耳朵尖上隐隐泛热的温度顿时冷却下来了。
不再去看那个让自己一时被鬼迷了心窍的鲭鱼混蛋,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夹着习题,重新迈开步子,悄无声息地从窗边离开了——

——留下教室里一脸无奈的太宰治。他从头看到尾,就算没听到那几人在窗外具体说的内容,只凭表情的前后变化,他用手里的水笔都能猜到发生什么事。
不会是最近遇到水逆吧。看着中原中也的身影在窗外消失,太宰治在心里叹气。
怎么一件事比一件事不顺利。

03.
三年级的课业繁重枯燥,但日复一日的机械重复也让人对时间的感知发生了变化,总感觉时间飞快如流水,像午夜十二点急着要从城堡里冲到南瓜车上的灰姑娘一样迅速。
于是眨眼间短短两星期一晃而过,转眼就是期中考放榜的日子。中原中也站在人群外,凭借超好的视力眯眼从前往后开始看:第一名太宰治——没看见没看见——第二名不认识——第三名不认识——第四名——

他不动声色松了口气,鲠在心口的一块石头松了下去,一股隐隐的洋洋自得悄悄浮起。
期中考试第四名,中原中也。

围在榜单前的学生们议论纷纷,有庆幸有悲嚎,大多是在议论自己的成绩,短短一小方不足五平米的空间里生出了五味陈杂的各种情绪,实在是学校气息最浓厚最真实的一角写照。中原中也准备离开前,在人群里还听见了好多声跟着不同句式的“太宰治”,心里那点自得颤了下,稳住了——坚强挡住了坏心情制造器“太宰治”的攻击——于是哼着不易察觉的小调走回教室。
结果拉开教室门,立刻好几束目光“刷刷刷”地同时投放到了他身上。中原中也脚步没停留,神色平淡如常地回到自己座位上坐好,拿出下节课的课本。期中考试结束,他也没了翘课的理由,当然无聊的课该翘还是要翘的,只不过不再那么频繁了。周围同学远远看着他,似乎互相推着谁先上来搭腔。
中原中也只当作没发觉这种变化。
不过这是当然的,毕竟人人心中肯定会吊车尾的不良少年,居然在期中考试中摇身一变,变成了隐藏的学霸——不管是抄还是真才实学。话说回来,如果不是水平在那,真以为抄就能抄出个全年级第四名出来吗——只这一点就足够震惊了。而且这两个星期的相处下来,同学们也发现了这个中原同学只是不爱说话、经常翘课,脸上没什么多余表情,至于其他的什么打架斗殴欺负女同学通通都是没影儿,他们甚至连句脏话都没听他讲过。
所以说不定,是我们误会转学生了……?

一时之间中原中也这个名号在D班传得很开,最后班长站了出来,硬着头皮说:“哈哈,你这次考得真好呢中原同学……是我们班的第一名啊。”
“……”
各种眼神都放在了中原中也身上。
中原中也托着下巴,眼神自然垂下看着自己的课本:“……没什么。只不过恶补了一段时间落下的课程,凑巧而已。”
嗓音还是和之前平静,听不出一丝因为这次高排名而做出的改变,但就是这种平静态度反而让人一下子接受了他,于是一群男生叽叽喳喳围了上来开始打招呼自我介绍,彻底消除了他们与转学生之间的隔阂。
中原中也来者不拒,只是说话多了他会有点不耐烦。但D班的男生现在处在刚认了新的好兄弟的欢快之中,这点不耐烦自然被他们四舍五入下去约等于没有了。
女生们不好意思凑上前直接搭话,因此还三三两两在自己座位上看着班上的男生们热闹。一会儿一个满脸通红的女生猛地拉开班门,结结巴巴地对人群中心提高了点声音喊道:“中原同学——”
那边静了一下,男生们齐齐回头,露出中间托着下巴早就不耐烦的中原中也。
通红着脸的女生低着头指了指门外,声音立刻又小了下去:“那个……有人找……”
“哈?”有一个男生没听清,一脸茫然,“你说什么?”
“我说,中原同学!A班的太宰同学有事找你!”
“……”
人群再度静了一瞬,然后又炸开了锅。
“劳驾,让让。”中原中也扒拉开没五分钟就已经开始和他称兄道弟的同班男生们,“年级篮球赛的事情回头再说,我没说不同意——等我回来再聊。”
“哇,你这个口气,应该也是会打的了?”
“可以可以,真池他病假休学,我们班上差一个人啊!”
“好好好,我们等你回来——”
“等你回来!——”

好不容易挤出来站到走廊里,中原中也左右看了看,没发现太宰治人影,而先前传话的女生用更无辜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在说她也不知道怎么一个转身功夫太宰同学就不见了。
中原中也安静了几秒,抬脚走向楼梯口。
推开天台的门,中原中也先是抬手挡了下正烈的日头,什么都没看清,脑袋上就先被砸了个纸团。
他哼了声把纸团捡起来,翻身爬上楼梯出口的小屋顶,看见太宰治支着腿,正懒洋洋坐在那眯着眼晒太阳。
于是中原中也也跟着坐下,一时之间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直到上课铃声隐约传来,太宰才拖着懒洋洋的腔调开口:“第四名,很厉害嘛,男朋友。”
和太宰治在一起,中原中也向来不知道“谦虚客套”四个字怎么写。他敷衍点了下头,淡定回道:“啊,我知道。”

然后又陷入无话当中。中原中也耐心等了十分钟,才听到太宰治慢吞吞地再度开口:“说起来,今天是周三了,正好两个星期呢。”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一挑眉梢:“是啊。”
似乎这个话题搅动了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点凝滞的气氛,太宰治从口袋里翻出一枚硬币,伸手随意抛了下又接住,转头笑眯眯对中原中也开口:“既然两个星期了,那就按规则,再来一次吧。”
中原中也随着这句话半侧过身子,盯着他那只拿着硬币的手。
太宰治对他展示了硬币正反,示意是再普通不过的五円硬币,然后向上一抛,在硬币落到手背上的一瞬间右手“啪”一下利索盖住,太宰治微笑看着中原中也:“那么,中也赌哪一边?”

“正。”中原中也毫不犹豫。
“那我就是反了。”
太宰治说着,缓缓挪开盖住的右手。左手手背上,五円硬币翻面朝上,在阳光下略微反着一点光。

中原中也眯了下眼,表情顿时变得十分不爽:“………………嘁!”
而太宰治则显然笑容真诚了很多,拿起来对他的竹马再度示意了的确是反面,随后开心把硬币收起来,摊开手脚向后一躺:“真遗憾——看来这个月我是二连胜呢~”
“不过一时走运而已。”中原中也面无表情,“说吧,这半个月的要求。”
“嗯~说的是啊。”太宰治躺在那笑嘻嘻地看他,“那么,我要求上个月的赌注延时,这半个月我们继续来玩‘恋人游戏’吧。”
“……无聊。”中原中也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土,“啧”了声,“知道了。”
看起来是这场从小玩到大的赌注游戏损失了之前的好心情,中原中也没了翘课的心,要回教室去。
跳下小屋顶之前,他扭头隔空无言指了指太宰治,撂下了句不算狠话的狠话:”风水轮流转,等我赌赢的时候……太宰,你最好小心点。”
然后他就跳下去了,天台的门发出“砰”一声响,仿佛他一直记着今天是什么日子,来这里就是为了做一个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赌局游戏。

太宰治还躺在屋顶上,看着头顶暴晒的日光和丝丝缕缕的白云。半晌他幽幽地说:“……偷听不是好习惯啊,与谢野。”
楼梯口后侧传来一个同样幽幽的女声:“……你搞清楚,是我先在这里的。”
太宰治笑了笑,没说话。他躺在那里闭上眼,似乎很轻松一样,没一会儿还哼起了不知名的小调。
那女声这才继续道:“不过这种游戏很有风险啊……你这么玩下去,万一那个中原中也最后真动了感情怎么办?听说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你这是对他有深仇大恨吧。”

之所以会问这种问题,是因为自太宰治入学后至今,“最不好谈恋爱人选”和“最想与他谈恋爱”两张榜单的排名第一就都是同一个人。性取向为男的男生女生都觉得和太宰治谈恋爱会很幸福,但也没有一个人觉得自己能和太宰治谈恋爱。倒不是没人和太宰谈过,只不过那些女生都说和太宰同学在一起,太迷茫了。
他无微不至照顾你,绅士又体贴,英俊又温柔……然而他绝不会让你知道他在看什么,或者他在想什么,让你极其挫败。
他会让你觉得他喜欢你,但那份喜欢绝不是恋人之间的喜欢,而是一种欣赏美丽物件一样的、和看到一只漂亮的小猫小狗同样的喜欢。

“太宰同学真的会喜欢上人类吗——?”
这种疑问,就代表了无数男女生的心声了。

听到同班女生的问题,太宰治没说话,顿了顿才想到什么似的,表情微妙地笑起来。
“中也最后真动了感情怎么办……吗?”他低声自言自语。
唉,这种问题实在是没有意义。

因为现在单方面先一步动了感情的那个人……
其实是我啊。

TBC.

评论(29)
热度(1640)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