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太中】此刻无声07

*首领宰x干部chu 私设一箩筐 一个互阴又互宠的冷色调故事
*日更越来越长……



Episode 7

不管是不是最后的真相,这场历时三天的混乱戏码都要在各方势力有志一同的默许下,以港口黑手党又一次出手强势镇压了那些黑暗中蠢蠢欲动的魑魅魍魉作为结局,将象征演出结束的暗红帷幕缓缓拉上了。
表面上看,这是个无论是谁都皆大欢喜的“大团圆落幕”:死于芥川之手的那个瘦高男人,虽然曾被太宰治有片刻怀疑就是某只令人打心眼厌恶的啮齿类动物,但事后检查尸体时却证明此人不过是一个穿了相似服装的在逃通缉犯,而种种线索也表明了他的确就是让整个横滨人心惶惶的连续杀人案真凶,由此警方得以结案,那些可怜的受害人家属在痛哭亲人逝去之余,也得到了一份完整的交代;
而京都方面,同样引起了一时轰动的加纳财团掌权人在家中遇害事件业已盖棺定论,京都府警视厅从深山一间木屋中救出了遭弟弟囚禁的加纳家族长子和次子,兄弟二人在获救后一同指认了加纳幸三,事后警方也在加纳幸三的卧室中翻出了大量证据,于是当机立断发布了对现在下落不明的加纳幸三的全国通缉令——大部分人都认为他是以“去关东和某个企业谈生意”作掩护,借机畏罪潜逃了。只有小部分人心里清楚,加纳幸三的确算是“畏罪潜逃”了,只不过是用离开了地球这种彻底的方式……在他不知天高地厚地伸手招惹了一群乌鸦后。
至于太宰治的公寓爆炸事件,由于这也属于“黑夜”管理的范畴内,于是被警方算在了那杀人犯的头上。还有那个杀人犯是如何选择下手的行凶人选、他在受害人背上留下那两个字的真意;加纳家不成器的三男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样一个绝妙的主意叫他弑父成功、他在自己的日记中所多次提过的“那个男人”又是谁……则通通在相关人士的无言默契中,被掩埋在了那些证据和表面真相之下。
如此相关,后续处理工作差不多忙了一个星期,这起横跨京都横滨两座城市的大案才总算是尘埃落定。人们在将这件事当作姐妹聚餐或者茶水间八卦的谈资关注了一阵之后就不再感兴趣,仿佛湖面吞没了投进来的尖利石块后再度恢复平静,每天路上上下班的来往行人依旧匆匆熙攘,好像从未发生过这么一件事一般,一切照旧。
当然,这是针对一般人而言。

……
“看看这张照片,你敢相信吗?”太宰治随手将一张复印件扔到桌面上,整个人往后一仰陷进宽大的皮椅,两条长腿则极没规矩地交叠抬起,搭在了眼前厚实的办公桌上。梶井基次郎站在桌前,拿起了那张复印件好奇瞧了瞧,听到他们的年轻首领用一种微妙口吻继续道:“这是中也十五岁的照片。”
中原中也站在太宰治身侧靠后一步的位置,双手背后跨步直立,保持着无动于衷的冷漠表情一言不发;来报告其他工作、结果赶上首领在研究关于先前事件所给他们留下的另一存疑点的梶井基次郎“嘎嘎嘎”笑了几声,晃了晃手上薄薄的复印件:“真的假的?这怎么看怎么应该是‘儿童’吧,十来岁那种。怎么,居然能是十五岁的好少年吗?”
中原中也站在原地没动弹,只撩起眼皮看了这白大褂同事一眼,凉凉道:“从小就生得好,外加长得嫩。你有什么意见?”

那张复印件是黑手党成员加入时所登入的个人资料第一页,组织里上到太宰治下到刚加入的新人,各有一份。而这份右上角贴证件照的方框里,贴的是中原中也十五岁刚加入时拍的照片。
也不能怪梶井的啧啧惊叹,实在是这张证件照——或者说十五岁的中原中也本身的确具有足够的欺骗性:一双年幼特有的大眼睛带着点杏仁眼的漂亮轮廓,脸颊圆润,有一点婴儿肥,下巴却尖尖的。任谁来看都要以为是幼童年岁界限模糊的十来岁,好像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女孩都长得差不多,八九岁和十一二岁似乎没太大区别,谁会往十五岁身上想?
一个国中三年级的少年,和一个国小六年级的男孩,怎么想都不是一个世界的。
而从十五岁至今过了七年,见过当时中原中也什么样的人已经不多了。今天会特意拿出来提一提,是因为一周前事情结束的同天,他们位于这栋总部大楼里的档案室被内部人为放火烧了小半个屋子的文件。火被紧急扑灭后兄弟们从烧毁轻重程度中锁定了作为起火源的其中一个立架,又喊来管理人员回忆后发现,那个架子上存放的应该是所有人的个人资料。
如此一来,判断对方的目的究竟是谁的资料就成了这周的第一要务。于是所有人当初的证件黑照都在调查组的人手中传阅了个遍,每天调查科室里都充满了快活的气息;也导致了调查组负责这件事的同僚们在欢声笑语之余很有自知之明地每天最早来最晚走,避开人群高峰,免得被恼羞成怒的同事们组团围追堵截。
这样过了一周后,被报到太宰治眼前的资料影印件只剩下了六份:尾崎红叶、芥川龙之介、梶井基次郎、梦野久作、中原中也、以及首领,太宰治本人。

“所以说,”太宰治笑眯眯地对梶井说,“如果被拿走的是中也这份,那我们就伤脑筋了。”
梶井基次郎好奇:“怎么?这其中是有什么不方便公开的隐私吗?”
太宰治煞有介事:“怎么可能。那当然是因为‘如果被拿走的是中也资料,我们就没办法判断拿走它的究竟是凶恶狡猾的敌人、还是被照片欺骗的恋tong癖’了嘛!”

中原中也:“…………”
梶井基次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中原中也无动于衷的表情出现了一丝龟裂,头疼似的:“怎么可能。”
但太宰治没看他,只是随手拿起桌上空了的咖啡杯往旁边一递。中原中也顿了顿后无言接过来,转身去旁边的咖啡机那里做了杯现磨。
梶井基次郎这个科学狂人,眼中大约只有他的柠檬和各种危险实验,对空气的判断比中原中也还要大条。因此他丝毫没察觉出什么,只是深吸了一口屋中逐渐弥漫开的咖啡香:“闻起来好像是比速溶的好喝啊。所以首领,做出这些事的敌人确定人选了吗?和之前那几件事的幕后黑手是同一个?”
“想要就自己去叫人往你那实验室里放一个,反正又不占什么地方。”太宰治抬起下巴往桌上一点。那里一排五份影印资料,梶井将手中那张“幼童照”放到倒数第二份上面,听见老板继续用不紧不慢的口吻说道:“虽然直觉上应该是同一人……但很可惜,我们没有确凿证据能证明呢。”
梶井基次郎有些诧异:“咦?”
“收网那天晚上,你知道有多少人关注着我们的行动吗?”年轻的黑手党首领抬起手臂轻轻伸了个懒腰,两条西装裤包裹出的大长腿仍旧肆无忌惮地架在桌上。伸着懒腰,他懒洋洋地说:“其余暂且不提,芥川闹出来的动静确实不算小,吸引了很多‘黑眼睛’的关注。就可以确定的例子来说,事后调查组的人在打扫现场时,发现了一片葡萄藤叶子——嫩绿的新芽,居然在现在这种十月末的深秋时节出现了。”
“这个形容,听起来像是熟人。”梶井基次郎摸了摸下巴,“是我们知道的那个吗?”
“谁知道呢,”太宰治微一耸肩,“反正我只能想到那么一个人。”
中原中也在这时端了咖啡回来,放到了办公桌上;而太宰治用这个翘着腿的不逊姿态漫不经心地拿起了另一份文件,好像一下子进入了难得的工作状态,边轻描淡写对眼前两个人说道:“事情就是这些,告诉你的原因是可能之后的调查进程需要你手下那支小队的力量。没别的事的话你们就都回去工作吧,找点冠冕堂皇的理由打发掉警视厅那边的人,告诉认真的国木田君这就是全部的事情真相了,再多的让他自己去找……再打电话过来我就要让秘书把他拉黑了,让漂亮姑娘看见了误会可怎么办呢?”
梶井基次郎嬉皮笑脸地抬起两根手指一比太阳穴:“了解。”

事情说完,来去行走如风的科学狂人就抬脚往外走,结果等办公室的门在身后合上、门口守着的部下纷纷向出来的两人欠身问好,他才发现原来办公室里的另个人也跟着他出来了。
“你怎么也出来了?”他稀奇道,“你不在里面那位身边待着了?”
“……你是傻的吗?”中原中也说,“没听见首领刚才的用词是‘你们’——都回去工作吧?”
梶井基次郎仰起头回想了下,好像的确如此。但这样的话好像也有哪里不对,于是他仔细回忆了刚才在首领办公室的种种,终于灵光一闪,后知后觉地、极为迟钝地察觉出了某些不对头。
“你们这是又吵架了啊?”他问。
中原中也不答反问:“你觉得我和……我们是在吵架?”
于是梶井基次郎顿时露出了一个“这什么恋爱咨询问题”的嫌弃表情。
他们俩的办公室在下面一层,于是两个人就顺势一起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中原中也没等热爱科学的同僚做出什么反应,自顾自地回答了自己刚才的问题:“不算吵架吧,顶多算是单方面的冷战……虽然我不知道他哪里又闹起了别扭,要和我搞冷战。”
电梯门开了,他们俩一同走进去,然后梶井饶有兴趣地通过电梯金属门上的反射人影打量了中原中也一眼,问他:“唔,你真的不知道?”
“……”中原中也沉默了五秒,承认了,“好吧,大概知道。”
“你看,我说的什么来着——科学家就是这样子,勇于探索一切,然后知道了其中一小部分真理。”梶井基次郎洋洋得意,竖起了两根手指,“然后,我还发现了一件事。”
中原中也对他这种几乎安静不下来的躁动性格习以为常,非常平静地接话:“哦,是什么?”
“那就是——”
电梯到了十三层,门开了,两个人又一同走出去。这一整周全体上下都处在一种日常安定加班的状态,走路都能带起一股凌厉的风;临近周末终于差不多忙完了要处理的事情,于是走廊上经过的同僚和部下们的步伐也跟着轻松了下来,能拿着文件不紧不慢走到要送的部门,还能来及和偶遇的直属上司打个招呼。

等周围人少了点的时候,梶井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那就是,你对十七楼那位的称呼,是分时段的。”
这理论听上去有点新鲜,中原中也提起了点兴趣:“比如?”
梶井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来,几乎有种训练有素的讲解欲:“你看,拿刚才的事情举例子。你在我刚出办公室询问你说‘怎么也跟出来了’的时候,说的是——?”
“首领。”中原中也接上他的话。
梶井基次郎接着说:“接下来,我询问你们是不是吵架了这个问题,你回答时中间停顿了零点五秒,那时候是想说?”
“……”
中原中也再度陷入沉默。

「你觉得我和……我们是在吵架?」

我和谁?

我和太宰。

中原中也停下脚步,原地琢磨了下这其中的区别,好像是有点意思:照梶井这说法看,他会在有任何一个外人存在的语境中平静顺从地称呼“首领”,但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就极其自然而然地变成了“太宰”。

但这能说明什么呢,什么也说明不了。他不明白太宰治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要他述说自己的忠诚所向,就好像太宰治似乎一直不能确实相信他是真的忠诚于这个在太宰上位之后的组织。
但这又有什么不能相信的?他的确是很想找到森先生的下落,但总不会为了这件事就做出什么理智下线的事情。只是单纯觉得那个让他愿意加入黑手党的森先生不该是这种结局而已,这种行为到底有什么好怀疑的?
他和太宰之间有着毋庸置疑的信任和默契——好吧,现在又变成了“太宰”——他们十五岁的时候才相识,却似乎那些从小一条裤子长大的竹马竹马,这是所有人甚至他们本人都在奇怪的事情。
但可能正是因为这样,在那些信任和默契之外,他们两人间也永远都鲠着这样那样的问题。

已经到了梶井基次郎的实验室,科学狂人转眼间就忘了同僚身上那点八卦,继而兴冲冲扑进去准备继续他未完的实验。中原中也耸耸肩没在意,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秘书佑子小姐抱着一叠文件站在他的桌子边,不时探头看向门口,看起来上司下一秒再不出现她就要冲出去找人了。
“干什么,我刚才去了趟十七层。”中原中也在秘书怨念的眼神中坐回去,“就半小时而已,有急事找我?”
“还不止一件啊我的干部大人。”西村佑子快言快语,把手里抱着的文件通通放到了桌上,每份摊开放到他眼前,“这几份是需要您立刻签字然后送到首领那里去的,还有几封以前合作公司经理发来的邮件需要您看着亲自回一下。天照大神在上,需要您做的工作都能堆满我们在港口的两个集装箱仓库了——‘半小时而已’!您怎么悠哉悠哉说出这种话的?”

西村佑子跟了他两三年的时间,差不多摸清了与这位最高干部兼任总经理的相处之道:只要工作都做得到位,平时说话没大没小一点倒是没什么。

果然中原中也听了一耳朵半开玩笑数落的话也没放在心上,拿起那些文件快速浏览过之后签字盖章,然后放到一边,拿起下一份,同时还游刃有余地询问秘书:“还有其他的吗?”
“唔,有一位渡边先生刚刚打电话过,询问您的去向,在我回答了‘您暂时不在有事可以留言’之后,他说能不能将约好的会谈改到下周一。”西村佑子翻了翻手上的备忘录,“原本是定在下周四的晚上。”
“渡边?哦,那个银行的副行长……可以。你直接看着回复就行。”中原中也说着把剩下几份加急的文件签了字,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下,“还有什么?”
“邮件。”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开着,西村佑子快手快脚直接调出了中原中也的邮箱界面,在中原中也回复邮件的期间,她走到自己的位置打了几个电话把任务安排下去,挤压的工作暂且告一段落,她这才舒了口气,漂亮的秘书姐姐又走回来,拿起中原先生的马克杯去给他接一杯咖啡。

“说起来,中原先生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秘书西村小姐走回来,将一杯美式放在了上司手边:“行动部的芥川部长,和一个新人警察结了仇。”
中原中也回复邮件的手指在键盘上停下,听见这么一桩不大不小的事情,顿时一挑眉梢。
“我说芥川那小子今天怎么一脑门子官司来上班,浑身上下写满了‘生人勿近除非想死’……把几个去找他汇报工作的小年轻吓得要命。”公司总经理,中原中也先生顺手拿起杯子,低头抿了口味道香醇的咖啡,说道,“原来是有这样一件事在里面。所以呢?怎么回事?”
“听说事情起源是一星期前。”西村佑子轻声细语地解释,“一星期前,芥川部长不是在浦乡町有个‘活动’吗?那地方挺偏的,选在哪里本就是为了避人耳目,但好巧不巧,听说结束准备回来的时候,正好叫那小警察碰上了。”
“还有这回事?不过既然我没听说过的话,那就证明这点小插曲没起什么波澜,事后结局现在看不也挺顺利的。”中原中也说,“那芥川他怎么还冷着着一张脸,这都过了一星期了——看起来就好像前几年还在首领手下训练时候一样,浑身都是极度不爽的低气压。”

西村佑子:“呃……因为好像前天晚上和大前天晚上的时候,他们两位又在不同的便利店碰上了……据说芥川部长和那新人警察好吵了一架。”
中原中也沉默半晌,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眨了眨眼,从喉咙里发出一个疑惑的单音:“哈?”
“该怎么说呢……大概是新入职所以不清楚芥川部长是谁吧,总之那个新人警察即使看上去紧绷得话都说不顺,但还是执着追着芥川部长说他那样的行为是错误的……”西村佑子回忆自己刚才听来的八卦,“我记得银说了‘那样和人吵起来的哥哥我也很久没见过了’,这样的话呢。”
中原中也点点头,给了一个十分直男的反应:“哦。”
好在和他分享八卦的西村佑子已经习惯了上司的这种反应,并确信最后这件事一定能让他露出别的表情:“但这还没结束。”

中原中也:“还有啊?听起来你们今天的工作也不是特别忙……”

“啧啧,这您就不懂了吧中原先生。八卦使人效率更高啊。”西村佑子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道,“我刚才说的那都是前天的事情了。但是据可靠消息,昨天的时候他们两人又碰面,在经过一番不为人知的交谈后——他们居然决定周末一起去看剧团演出了!”

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

“谁?芥川?和谁去干什么?”中原中也的眼神迷茫了片刻,又在思考后摆了摆手,“前面那些还靠点谱,最后这条就传得太夸张了,一听就是编的。”
“别管您信不信。”西村佑子也不和他争辩,或者说其实她自己也觉得这条假得可笑,就是编排下上司听来玩的。她拿起签好字的那叠文件准备送上去,走之前笑嘻嘻地对中原中也说:“但是交谈的力量总是迷人的,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一次沟通会带来什么化学效果……激烈的,或者润物细无声的。”
“哦对了,”她又想起来什么似的,从兜里掏出两张票,放到中也的桌上,“虽说八卦可能是骗人的,但周末的剧团表演可不是——是个很有名的旅行剧团呢,场场爆满,买都买不到票的那种。我周末原本要和隔壁部门的小姐妹一起去,但是男朋友想我陪他去一趟青森摄影,所以把票让给中原先生好了,拉个人和您去或者直接扔掉都行。”
中原中也盯着那两张票:“不是很难买的票吗?”
“没办法,虽然我那男朋友要钱没钱、要颜值没颜值,”西村佑子撇了撇嘴,又不甚在意地笑开了,“但谁叫剧团演出什么时候都有,男朋友就这一个呢?当然其实这不是我的本命,本命男团的演出那就又另当别论了……嘻嘻,这话您别给我录音就行。”
漂亮的秘书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离开了办公室,中原中也打量了桌上墨绿色和深蓝色相间的票子几秒,摇了摇头,鬼使神差地收下了。

沟通……吗。

……
下班的时候,太宰治结束了一天的以放空精神为主要内容的紧张工作,从桌后站起来,拎起西装外套就准备踩点下班,绝不拖延一分一秒。
结果刚把外套披在肩上,办公室再度被人推开,太宰治头也不抬:“池谷,有什么事都放到明天去说,现在我下班——”
后面的话没能说完,因为他敏锐闻到一点熟悉的男士香水尾调,于是来人身份便不用回头也能得知了。
太宰治漫不经心在桌面上翻找着自己不知道压在哪里的手机,一边问道:“什么事?”
然后他听到中也有了漫长的沉默,但可能也就十几秒?总之最后在他不耐烦的前一秒,太宰治听到了中也那独特的、微微带着点低哑的嗓音,在这间已经属于他的首领办公室里响起:
“那天村上一诚临死前说的话,其实我一点都没有往心里去。”
太宰治手上的动作一顿。
“你好像一直很在意这个问题,不过我的确相信那件事里你的无辜。而森先生我是一定要找到下落的,但那也和你当首领这件事无关,我并不是为了森先生、为了某一个人才让自己待在黑手党里这么多年的。”中原中也说,“太宰,我在你新任首领的那天对你说过的话,现在我可以再说一遍:我会忠诚于你所率领下的黑手党,任何要对你和组织出手的人,都必须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
“……”太宰治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拿在手上,也没有划开锁屏,只是轻轻摩挲着贴膜的边缘。半晌后他轻笑了一声,终于抬起头正视了中原中也,弯起漂亮的眉眼,对他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中也对我说这个做什么?”
既然开了头,那么后面的那些话似乎也就能轻而易举说出来了。中原中也走到太宰治近前,后者转身轻轻倚靠在办公桌的边缘,即使是这样两人之间还是有着相当一段距离的身高差,中原中也还是需要抬起下巴露出那段脆弱的脖颈线,才能对视上那双鸢色的桃花眼。

“因为,我讨厌你完全忽视我的现状。”中原中也轻轻皱着一点眉,平静地说道,“一个星期已经有点久了。我希望你的目光放在我身上而不是一直去注视着那些猫猫狗狗,如果你像那样做,我会很想把你锁在什么地方,然后只注视着我一个人就好。”
他皱着眉的样子看上去有一点困扰,但不是因为说出了这种糟糕的话或者把自己的内心坦白在阳光之下。他仿佛不明白这种心情的由来和代表深意,以至于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中原中也脸上的困惑和真诚都货真价实,糟糕归无比糟糕,但也几乎透出了一点孩童似的不解和天真。

但这样的话却让太宰治脸上的笑容多少有了那么一点人味儿。他终于轻轻叹了口气,伸手将人搂在怀里:“中也知道刚才自己都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我只是把我心里想的说出来而已。因为我的秘书说沟通比较有奇效,现在看来这句话倒是不错。”中原中也犹豫了下,然后伸手回抱住了他的首领,手指扣住了太宰背上那件浅灰的西装,“当然我也不用你解释。几年前我以为‘狗’就等于‘小弟’的意思,才会让你趁机给我戴上了这条项圈啊。”
“不是挺好嘛。结果皆大欢喜。”太宰治搂着他,将下巴蹭在中也柔软的发顶上,闭上眼睛,“中也,刚才的话再对我说一遍?”
“什么?……哦。啧,你怎么一副安全感稀缺的样子,我就这么让你不放心吗?”
但抱怨之后,他还是缓缓地清晰地重复了:“我会忠诚于你所率领下的黑手党……”

「我会忠诚于你所率领下的黑手党,任何要对你和组织出手的人,都必须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
太宰治心想:真是中原中也所能想出的最动人的话了。

再一次宣誓忠诚之后,中原中也觉得意思差不多了,太宰治看起来也终于恢复了一贯的样子——于是他趁热打铁,说明了那两张票的存在,并邀请:“周末一起去看吧。虽然两个大男人一起去看有点奇怪,但偶尔放松一次也不错。”

真是动人。
可惜,我想要的完全不是这种东西,我们之间的问题也不在这里。
太宰治心里想着,嘴边却弯起了一个温和的弧度。

首领办公室的落地窗面冲大海,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庆典,海面上接连不断升起了极为绚烂漂亮的烟火,四处一片歌舞升平。

你还是没有明白啊,中也。

太宰治笑嘻嘻地落下一个吻在中原中也的唇角,拖长了嗓音说道:“那就一起去看吧,周末的剧团表演。”

TBC.

评论(24)
热度(1042)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