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太中】此刻无声06

*首领宰x干部chu,私设一箩筐,尽量日更
*一个互阴又互宠的冷色调故事

Epsiode 6

守在门外的黑手党成员同时训练有素地转向侧身、跨步立正。其中一个人上前一步,恭敬为来人推开那扇沉重的金属门。
尾崎红叶带着随行的部下鱼贯而入。此时昏暗的小厅内状况十分古怪,仿佛一口受热不均的汤锅,一边已经在隐隐沸腾、而另一边只是在冷漠注视着对面的躁动。
因为先前的紧绷氛围而早已心生警戒的加纳家族成员几乎是在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就条件反射把手伸进西装内侧,却在下一秒被准备多时的黑手党成员挨个举qiang瞄准,十几条保险栓打开的声音几乎汇成了同一声。
手握一把纸伞的漂亮女性干部只带了寥寥四五人,丝毫不受周遭一触即发环境的影响,各队之间向来各司其职,他们只来负责他们被下达的命令。于是她身后,有两名部下一声不吭地直接上前,动作熟练利落地按住了加纳幸三的两条臂膀控制住他的行动;等看着目标被毫无悬念地反剪按在桌上,尾崎红叶这才提起宽大繁复的和服袖摆,掩唇微笑道:“我应该没有来晚吧,首领?”
“没有哦,大姐头还是老样子,一向准时呢。”太宰治笑眯眯地一歪头。他并没有因为升职至最高位而改了从前的称呼——其实喊过一段时间的“红叶君”,但这种称呼实在容易让他生出某种令人厌恶的即视感,于是作罢。“那这个人就拜托给大姐头你的刑讯小队了。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会很期待的。”
尾崎红叶微微躬身,她的部下手上用力将已经吓得腿软的加纳幸三从那把软椅上提了起来;大约是椅子拖沓地面的响动在这间虽然人多、但其实分外安静的昏暗小厅里太过刺耳,以至于刺激到了混混沌沌的加纳幸三脑袋里某条神经,让他被架着即将走离开小厅时骤然剧烈挣扎起来!!
“住手!!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太宰治——太宰治!!京都方面,我们还有、还有……对了!我们还有‘戴黄手套的人’*!”

“放开我,你们难道不想得到那些人的支持了吗!”

他这一通叫嚣话音落地,使厅内安静了短短几秒后,逗笑了在场的干部和百人长;太宰治对这类“败犬的狂吠”司空见惯,觉得成功人的模样千种百异、失败者的色厉内荏却大多殊途同归。
年轻的黑手党首领换了一只手来托着下巴,漫不经心道:“您还真是幽默,偷换概念这方面倒是狡猾得很呢。‘那些人的支持’?加纳家族究竟有几斤几两,能说上几句话,这一点您难道还不……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只是个既‘不受宠’、也不‘受关注’的‘三男’而已。”
加纳幸三瞠目欲裂,用力扭过头去看他,目光几欲吃人。
“唉,既然是个三男,那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真遗憾今天来的不是你的两位哥哥,如果之后有机会由你的哥哥们再次提出合作建议的话,我向您保证,我会重新考虑此事的。”太宰治的嗓音温和优雅,说出的话却故意句句在加纳幸三的心窝上戳,“至于您呢,鉴于我还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你,比如是谁给你出了这个搅混水的主意、给你开了一条弑父的可行通道,并且助你成功实施了——这些我都很感兴趣,两相抵消,我们就不再追究您为了一己私欲而把脏水往我们身上泼、企图利用我们完成你那肮脏私欲的事情了。”
“所以,”太宰治看着尾崎红叶冷着漂亮的眉眼让部下把这嚷嚷的败犬带走,看着加纳幸三颤抖的背影,他嘴角噙着笑意,声音慢慢低了下去,“如果一会儿您遭受到了什么‘施加于神经末梢的强烈刺激’的话……”

“也还请你,多多见谅了。”


与此同时,在城市的另一头,一身黑色风衣的芥川龙之介偏过头,抬手轻轻按了下耳中的隐藏式耳机。
身后轻轻的脚步声响起,银走向芥川。她左手拿着一个已经吃了大半的原味甜筒,右手则拿着一盒用小纸杯盛装的关东煮,在一阵夜风刮过后她走到兄长面前,把说好的关东煮递给他,却看见兄长神色平平,没有接过去。
银了然,刚才还和街边随处可见的娴静女高中生没什么两样的女孩沉下眸色:“那边,结束了?”
兄妹俩话少的脾气一模一样,芥川龙之介微不可察地一点头,两人随即同时看向了左手侧的巷子深处。
“照太宰先生的命令,收网开始。”

这个时节的白天虽然还是在太阳的暴晒下出现令人头痛的高温,但太阳落山后的夜晚已经开始初现出了几分凉意。
说不清究竟是何时出现的,仿佛只是一个晃神,原本空无一人的小巷里就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影。
没被路灯笼罩的昏暗之处站着一个瘦高的男人,穿着缀着一串扣襻的白色对襟衫,脸上严严实实扣着张白色的面具,乍一看上去,有种科研人员或者医生这类职业的既视感。
谁都没有说话,一切都消弭在无言冰冷的夜风中。双方沉默对峙,最终,连和缓的夜风也渐渐微弱,这一方不足二十米的小天地更是仿佛连同时间都一同停止了般沉寂下来。
许久,一旁的发着濛濛春芽的树梢上,忽然落下了一片嫩叶——

芥川兄妹骤然暴起,一左一右扑向了站在巷内的神秘人!!

昏暗的小厅内里,加纳幸三及其一干部下已经被那些黑手党成员分别拖了下去。剩下的成员们则在有序撤掉那些用来装样子招待对方的餐点,更换长桌上的桌布,广津柳浪在太宰治面前按顺序排开三个对讲机——第一个连接着尾崎红叶的审讯室;第二个连接着应该已经动起手的芥川。
还剩下一个,太宰治把目光移向身侧赭色发丝的漂亮青年。两人的目光宰空中短暂相汇,中原中也颔首压了下帽檐,转身悄无声息地从侧门出去了。
于是小厅里只剩下了太宰和广津,以及寥寥几个普通成员。
港口黑手党的年轻首领托着下巴,双眼盯着那些乌黑的铁块,似乎在走神发呆、又似乎在思考什么深层的东西。安静了一段时间后他才忽然开口,用自言自语一般的语气说道:“我们有三个事件摆在眼前。”
这句话说得没头没脑,但广津柳浪看了他七年,已经很能明白这位日常的一些说话习惯,于是仍站在原位,双手静静背在身后,回答说:“您说的没错。横滨连续杀人案,京都加纳家主遇害,您公寓的爆zha案,的确是三个事件。”
“我们会觉得事情一团乱麻抓不到头绪,不过是因为三件事缠在一起,如果每一件事分开来看,其实都很一目了然。”太宰治说。前后两个对讲机中传出的惨叫声和金属割裂的巨响显示尾崎红叶与芥川两方的行动都在预定进行中,计划顺利,他的眉头却微不可察地皱了起来。
广津柳浪有些不明所以:“是的。那位家主的遇害是因为儿子的怨气,您公寓的爆zha案是因为有不知好歹的人盯上了我们,那起连续杀人事件也已经有了头绪,证据指向一个在逃通缉犯——芥川君现在不就是按照您的命令,去抓捕那个人了吗?”
太宰治低着头,一手轻轻抵着下唇,意味不明地“唔”了一声。

“然后您也已经发现了,这三件事其实是有关联的。有一个充当了‘军师’角色的幕后黑手,在想这三件事的真凶提供整套方法和足够能力,并构筑出了一个连环圈套:用连续杀人事件扰乱视线以及挑衅、用家主遇害事件逼您回来、然后用爆zha事件来企图结果您的性命……”
太宰治“唔”了第二声,但还是一副沉思的神色。

广津柳浪:“……”
所以您还纠结什么呢?

在漫长的沉默后,被审讯的加纳幸三已经在冷艳的女声中开始忍不住吐露那个“神秘的男人”,芥川那边的动静也渐小,看来是处在绝对上风状态。太宰治终于慢慢开口:“……但是,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巧了吗?”
广津柳浪:“?”
“从接手事件到现在收网,满打满算还不到五十小时……虽然我相信我的部下都不是废物饭桶之流,但三个事件、两天两夜,”太宰治说,“要资料就有资料,要证据就找到了证据,这些东西往常什么速度,广津,你也不是不清楚——那么这次这么快就能提交上来,你们是去神社祷告了神明,让神明大人告诉你们证据在哪的么?”
“像这种博弈,最可怕的不是对面‘算无遗策’……”他偏头,那双鸢色的桃花眼深深看了历经了三代首领更替的百人长一眼,“……而是你‘以为自己已经算无遗策’啊。”

说到这里,太宰治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在广津柳浪还没从刚才那番话中回过味的茫然表情中神色一肃,喃喃:“不妙。”
他拿起位于中间的那个对讲机,里面异能对决的铿锵声已经弱了很多,听上去似乎马上就能分出个胜负——

然而黑手党的年轻首领表情倏地冷了下来,提高了一点声音命令对面:“和他拉开距离,不要有肢体上的接触,芥川!”


这句话依附于电波,横跨过夜幕之下的整个横滨,扑向了另一端僻静街角处正在激烈打斗中的黑衣青年。
芥川龙之介对太宰治的话已经有了几乎是刻在神经末梢上的遵从本能,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就想要停手后撤,对方似乎看出了他的意图,然后不知道是慌乱还是焦躁,前心处顿时露出一个破绽。
芥川龙之介附着天魔缠铠的右拳就是在这时不及反应地落下,一拳把对方毫无反手之力地揍翻在地。同时他整个人也因为战斗训练出的反射神经,下意识欺身而上,眼看就要趁势追补最后致命一拳;
但下一瞬间,这个穿着白色对襟衫、白色长裤,脚蹬一双裹至膝盖的长皮靴的面具男猛地一抬手,鹰一样张开的五指借着芥川龙之介的惯性,在千分之一秒间迅疾触碰上他的额头!!!!!
芥川龙之介猛地睁大眼,悚然一惊,反应过来对方是故意卖了个破绽、好叫他近身然后出手,但情势之下,已经什么都来不及了。

这个港口黑手党如今最受看重的黑衣青年在心里冷静地想:唔。
糟糕。

人体爆开、鲜血因为血压汞喷而出的闷响彻响于夜空之下;混乱的街角从异能者激战的混乱之中一下子恢复了夜晚的寂静。
为了不妨碍芥川战斗所以提早跳出了战圈的美丽少女看到这一幕,睁大了双眼,嘴唇颤抖了两下:
“兄长!!!!”


“十分抱歉,首领。”尾崎红叶一贯淡定又轻柔的声音在对讲机中响起,带着点些微的懊恼,“我们搜遍了他的全身,但没想到这个加纳幸三的胃里有敌人早就送进去的‘糖果’,所以……”
她顿了顿,才继续说下去:“……所以目标已经‘沉默’了,十分抱歉,没能问出太多有用的信息。”
尾崎红叶在审讯室外汇报工作,心情不愉;她身后,审讯室的门大开着,她的部下正在来来回回进出,打扫爆到门口的血迹。
然后过了很久,她才听到对讲机另一边传来了那年轻首领的回复:“嗯,没关系。我想知道的事情,已经都知道了。”
这嗓音里渗着冰碴儿,听得尾崎红叶不自觉一垂眼,心想这可稀罕,这是谁让他们这妖孽首领正儿八经认真起来了?
但她并不打算在节骨眼上去凑这个热闹,于是她只是淡淡道:“事后会向您请罪,目前还有些后续没处理完……”
这位最高干部里唯一的女性干部的笑容宛如绽开的茶蘼,缓缓道:“……请放心,就算是一堆碎肉,我也能叫他把该吐的信息吐出来。”

小厅里,太宰治声音平淡,说的话和先前无不相同:“那么,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放下尾崎红叶的对讲机,另一个对讲机里,也传出了芥川夹杂着几声咳嗽的平静嗓音:“任务完成,太宰先生。”
“就是您可能没法亲自审讯他了。”

城市另一段的夜空下,芥川龙之介浑身鲜血,因为刚刚结束的战斗而有着略微的气喘。
他的脸上还紧紧扣着身下男人鹰一样展开的枯爪,半晌才脱力似的松开,那只枯瘦的手连同胳膊一起“啪嗒”一声砸到身旁的地上;芥川的额头和脸侧留下了几个明显的指印,停了几秒后他才缓缓从尸体上站起来,在无法躲开的最后关头干脆猛撕咬住对方身体各处的罗生门也跟着松开了利齿。

“不,你做得不错,剩下的叫其他人去收拾就好,你可以回来了。”
太宰治说完这句话,沉默了半晌,轻轻吁了口气。他面上重新挂起了微笑,自言自语道:“连这步也猜到了吗?……真是,好熟悉的一股老鼠的臭味啊。”
他终于拿起了第三个对讲机,按下开关,问道:“中也,这下子三条线索,我们只剩下你那里一根独苗啦~所以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尾崎红叶还是芥川龙之介,这两边的行动他哪一个都要求全程旁听经过;而到了中原中也这里,他就只剩下了充满兴趣的一句“你那边情况如何”了。

对讲机那边传来“咔咔”调试的两声动静,随后,提早离开了黑街酒吧的中原中也在对讲机里淡淡道:“能有什么难度。任务完成,BOSS。”
一身笔挺西装、戴着顶略旧黑礼帽的漂亮青年站在一间窄小的公寓的客厅里。这间公寓全部的面积可能还没昨晚太宰治拉着他胡闹的那间浴室大,眼下一迪狼藉,因为地方小而利用各种角落塞满的东西散落一地,宛如遭遇了强盗入室抢劫。
……当然,从结果看,可能的确该称作是“强盗入室抢劫”。
满地散落的书本和碎杯子之间留出了窄窄一条空隙。而就在这点空隙之上,放着把样式随处可见的普通木椅,一个样貌平凡的中年男人被牢牢绑缚在木椅之上,脸上却没有什么惊惧,反而处处透出一股令人脊背发寒的古怪狂热。
中原中也瞥了他一眼,似乎觉得这哪儿哪儿都不好看的男人这幅尊荣实在让人无法直视,只好转开眼神,继续用一种略无奈的语气说道:“你告诉我的东西我已经发现了,的确是‘糖果’没错,虽然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一定能让我吃下去……但毫无疑问,那的确是准备用在我身上,然后让我去对付你用的。”

似乎事情已经能就此结束一样,太宰治的语气恢复了一贯的随意,十分得意洋洋地说道:“所以,那天我不让你去赴那个饭局的决定是明智的。”
中原中也憋气,但这次理确实不在自己这边,于是憋了又憋之后只能咬着牙挤出一句:“……是。”
“中也明白就好,最好能从此以后认识到‘主人的所有决定都是明智的’这一事实,并且做到熟读和背诵。” “…………”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调笑了两句,然后才漫不经心地问起正事:“所以,他说出什么没有?”
“唔,关于这一点,我觉得他要么是脑袋里不太正常,要么就是被洗脑了。”中原中也皱起眉,另只手插在兜里,闲闲回身上下打量被自己绑在椅子上、形容狼狈的男人,“能问出什么的可能性很低,要我直接处理掉么?”
“好绝情啊中也,这个男人,明明前天晚上还想要请你吃晚饭呢。”太宰治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出有点失真,笑意悠悠,“结果今天就随意地说着‘要杀掉吗’——”
“那也是在他想要利用我之前。”中原中也面无表情。
他看向面前几天前还能算作“可以一同吃饭”关系内、甚至曾经还帮过一点忙的村上一诚,后者的嘴角古怪地高高扬着,见他看过来,咧着嘴拉长了嗓音,一字一顿地问:

“所——以——黑手党的恶犬啊,你们已经知道这次的整起事件,究竟从哪一步开始就已经是陷阱的第一环了吗?”

中原中也手里拿着对讲机,一言不发地看着笑得面容扭曲的丑陋男人的癫狂表演,听见他没等自己回答,就已经表演欲十足地继续说了下去:“没错,陷阱是从一开始就布下的,我等的主人,一个绝妙的连环陷阱!”
“那又如何?”中原中也手中拿着对讲机一挑眉,“就算从‘在什么都没有发生时、你就打算请我吃饭’起就是陷阱好了,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男人微笑,“恶犬,你真的不害怕吗?”

没错,这起事件的开始,既不是什么连环杀人事件,也不是什么某户的三男对父兄心生怨怼,而是从村上一诚这个男人给中原中也的执行秘书打了电话邀请其吃晚饭起,这个计划就已经开始转动第一个转轮了。
目的是“确切地杀死港口黑手党的首领”;
于是发生了之前他们所分析过的这一切,扰乱视线、为之后的爆zha打掩护。这场爆zha的时机之巧妙,用心之险恶,可能所有人都会认为这就是一次精心的陷阱了,殊不知连‘这个陷阱’本身都只是另一个陷阱的迷彩布,站在道路中央看着人们小心翼翼地将自己躲过,然后笑嘻嘻地看着人们掉进为了躲避而选择的那条路上的陷阱里。
发生了那样的事件之后,随便什么人都会知道,黑手党首领太宰治身边的警戒会飞快提高级别,其中最难以突破的关卡可能就是这条传说中的“恶犬”,但这条恶犬会在提高警戒之后变得更加凶恶,几乎成为一道铜墙铁壁。
再来的所有一切都会被怀疑,但如果是之前的请求呢?
如果是一个,“恰好”因为“突发”的爆zha事件、所以无奈之下才被推后的小小饭局呢?
谁又会想到,一次饭局之后,黑手党年轻的首领最信任的部下会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带着一颗甜蜜糖果回程,这堵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极近距离贴身守护首领,会“砰”地一声……连同要保护的人一起,炸成天上一个漂亮的满堂彩。

这一次虽然躲过去了,但夜深回想的时候,
你真的不会后怕吗?

中原中也沉默良久。半晌,他嗤笑一声,轻松把手中的对讲机随手放到了旁边桌上,淡定道:“少看不起人了。这种段数的内容就想来动摇我,还是省省吧,你以为我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活到至今的啊?”
对讲机里传出的声音很不满:“喂!”
但中原中也把这句不满忽视了,他掏出手机开始发短信让部下过来打扫现场,头也不抬地续道:“我是不知道你所谓的‘主人’是谁,但既然被我们的BOSS识破了这种令人厌恶的伎俩,就证明更胜一筹的还是我们BOSS啊。既然如此,你说我夜深梦回的时候会不会害怕?”
而村上一诚似乎就在等他这句话。
他极兴奋地“呵呵”了两声,兴奋地几乎有些颤抖:“对,对……你认为太宰治这么聪明又眼光毒辣,能看破各种鬼蜮伎俩,能胜过我的主人。”

“那么!那么!”他尖声笑起来,“四年前导致森鸥外失踪的那个事件,他说他事先不知情——中原中也,你怎么就信了呢?!”

原本在随意低着头发短信的中原中也动作忽然一顿。片刻后他面不改色地把短信发完,又一言不发地把手机放回了衣兜里。继而他伸手到后腰掀起西装下摆似乎摸出了个什么,下一瞬间他整个人从原地消失,随即出现在了村上一诚面前、把他连人带凳子狠狠踹翻在地,然后膝盖一抬压上了痛呼出声的男人心口,紧接着那把出现在他手中的格洛克qiang口疾如迅雷一般狠狠捅进村上一诚的嘴里,一把堵住了男人的喉舌!!
这三秒钟不到的时间里搞出了巨大的轰响,但中原中也这时已经不在乎会不会被这里的邻居听到了。

“我改变主意了。”他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里仿佛结了一层寒霜,盛怒之下,他居然露出了一个微笑,“一个明显只是个棋子、什么都不知道却还在这里胡说八道的人。我现在就要你这张嘴能够永远地闭上。”

对讲机另一头,太宰治嘴角的笑意不知何时也消失了。他静静地坐在那把舒适的天鹅绒软椅中,双腿交叠,一只手随意支着脸颊。
听着对讲机那头的阴森低语。

“相不相信太宰治,那是我的事。但森先生失踪,只要被我发现和这件事有关联的,不管上天入地,无论是谁,一个都别想跑。”中原中也大睁着一双眼睛,嘴角挑着一丝令人胆寒的微笑。他的影子因为钳制住男人的姿势而被昏黄灯光拉长至墙面上,纤细的影子,能看出中原中也的轮廓,在他说完这句话的同时,那影子似乎犹如怪物一般骤然古怪扭曲拉长了瞬间,但很快就恢复了原样,过程快到只会让人怀疑自己的眼睛。
“你们最好……都给我把这句话记住了。”
中原中也表情冰冷,然后按下了扳机。
鲜血溅到了最远处的墙面上。

听到这声动静,太宰治支着脸颊的那只手下意识蹭了下脸,仿佛那血迹也飞溅到他脸上似的。但手指只是抽动了一下就被他止住了,太宰治看着对讲机,仿佛在透过这个小铁块,去看另一边浑身鲜血的中也。
半晌,他歪头轻轻笑起来:“中也太心急了。”
“我把人处理掉了。”中原中也抬起袖子蹭了蹭脸,发现这样只是把脸蹭得更花才作罢,“没有听你的指示,之后我会去领罚。”
太宰治笑而不语,避重就轻地说了另外一个话题:“那个人嘛,处理掉也好,”
“正巧,我也觉得他有点……太多话了。”


而同一时刻,在另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一个身材瘦高、穿着白色对襟衫和白色长裤,脚上穿着一双长皮靴的青年轻轻放下茶杯,等来了一个惴惴不安的黑色西装男人。
那男人将怀里的文件袋交给他,然后惶急道:“今天所有的干部和首领都不在,所以我把东西如期带出来了……所以……所以……!”
“嗯,很好哦。我这就按照约定,解开你身上的定时装置。”仿佛吸血鬼一样脸色青白、眼下还挂着一点黑眼圈的异国青年接过文件袋,一手轻轻碰上男人的额头。
男人顿时浑身一颤,随后软软倒下。
地上弥漫开暗红色的粘稠液体。

青年抽出文件袋里的东西看了一眼,点点头,转而把文件袋随手扔到了地上不能瞑目的男人身上,自己站起身,只拿着那叠文件就向不远处走去。
他用幽灵一般的声音轻声嘀咕着:
“果然,一击必杀的计划是行不通的啊。”
“看来还是要按照原计划,想破坏‘大脑’,就先砍去‘手足’吧。”

他走进一条通往地下的楼梯,拐角处的脏玻璃模糊映出了他手臂间的文件一瞬。
文件的右上角,是一个赭色发丝、蓝色眼睛的漂亮幼童的证件照。

TBC

*戴黄手套的人:黑手党对其幕后支持者,尤其是那些zheng要和si/法/guan/员的称呼。

评论(17)
热度(1036)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