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太中】此刻无声04

*大纲修改后的重发,尽量日更
*首领宰x干部chu,私设一箩筐,一个充满黑色幽默、互阴又互宠的故事


Episode 4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一路无话。
中也开车的时候,太宰治就不爱坐在后面,总是选择副驾的位置不说,还向来没有什么坐相:天知道他怎么把那两条天怒人怨的大长腿变戏法一样神奇一收,然后整个人都能收在车子昂贵的真皮皮椅上的。地方不仅不憋屈、还显得十分富裕,一点也不难受似的,让他蜷在那懒洋洋划着手机,刷各种社交软件。
反正怎么舒服、怎么懒人状态就怎么来,把“港口黑手党首领”这七个字通通败了个干净。
往常这样子一起回去的时候,他们在车上总会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或者是闲聊几句今天工作上的八卦,或者是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几句——但今天的车上很安静,银灰色的帕格尼Huayra在已经过了晚高峰的道路上往家的方向走,速度正常,而路过的人看见这辆炫酷的意大利跑车从身边擦肩而过时,往往都会选择停下来,然后掏出手机拍个风骚的车屁股。

又是一个红灯,中原中也刚刚踩下刹车把车停下,就听见身边默默玩了一路手机的英俊男人头也不抬,终于开口打破了车里的无声氛围。
“你怎么想?”

中原中也停顿了片刻,扶着方向盘的右手漫不经心地敲了敲指尖下的金属:“两种可能。一种是这几个人有共同的我们还没调查出来的对头,杀了这几个目标确定的人是最终目的,背上的字迹和身份都是用来混淆视听的;第二种可能是,杀的这几个人才是用来扰乱我们视线,他们的身份和背上信息才是犯人想要传达给我们……传达给你的。”
太宰治“唔”了声。他的眼睛还在盯着手机屏幕,从手指的划动速度看他应该是静音开了一盘不知道哪款音游。太宰治一边打着手机游戏,一边嘴里飞快说道:“所以我才没有在问这种蛞蝓都能想清楚的小事。还是中也觉得这种幼稚园级别的‘偷换概念’会对我有用?”
“那你区区一个绷带浪费装置,脑袋里想得还挺多。”中原中也眯了下眼,反唇相讥。

信号灯变了绿灯,中原中也一手换档,让车子缓缓滑出去。他看着前面的路面,话音不咸不淡地说道:“你既然不想听我说这个,那想听我说什么?重点是在‘死的是森先生曾经的部下’上面……还是在‘四年前森先生失踪’这件事上面?”
太宰治从游戏中抬起眼,没看着屏幕手指也在淡定地继续打着这一盘——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他从后视镜里对中也露出一个假得十分刻意的假笑,把问题抛回去:“你这不是都知道吗?”
“呿。”中原中也冷笑一声,然后闭上嘴没打算搭理他。
但开了这个头的太宰治却没想轻易放过这个话题,他把手机收起来,继续从后视镜里笑眯眯盯着中原中也的那双平静看着周围路况的蓝色眼睛:“你知道的,中也。四年前事件发生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以为那是我做的。”
“是啊,”中原中也从态度到语气都是一种经历了无数次这对话后锻炼出的淡定。他手指勾了转向并向左车道,超过前面那辆慢吞吞的大货车,嘴上一点也不耽误地说道,“证据出来后,也是我把那些仍然在散播这个谣言的人一个个摁进土里的。”
“但是证据是可以伪造的。”太宰治抱着收起来的那两条大长腿,下巴搁在膝盖上,不再借助镜子、而是歪头正视身边赭发青年的漂亮侧脸,脸上是一种与话里内容不符合的温柔笑意,“森先生上位时候的证据,就是我和他一同伪造的,现在风水轮流转,他被我用同样的方式拖下来,你不觉得这样的剧本走向也很符合逻辑吗?”
“……”中原中也给了他一个眼角余光,“哦,那是你干的吗?”
“不是哦。”
“那还在这里和我废话什么。”开到目的地,中原中也把车停进停车场,然后熄火下车一气呵成,动作潇洒得能勾走那些小姑娘成吨的目光,“这不是有病吗?”

还没到家,因为想起来家里冰箱空荡荡,实在没有能让两个成年男人今晚果腹的食物储备。所以他这是把车停到了离家最近的一个超级市场附近,打算先去买点食粮。
太宰治跟在他后面下了车,不满地说:“等下,这样一来我们的对话不是又在重复上次和上上次和上上上次和上上上上…次的内容了吗!中也你好无聊!”
“对,问问你自己,无不无聊?”中原中也过去推了个车子,一点没把身后顶头上司的话放在心上,“晚上你要不要吃培根煎蛋?”

太宰治站在后面没动弹,那双让人永远猜不到里面藏了多少曲折和隐晦的漂亮眼瞳紧盯着中原中也的背影,似乎这一次也在判断他话中的真心实意各有几斤几两;
几秒后他才终于算是放过了这个话题似的,双手往兜里一插,眉梢轻轻一动让那丁点不易察觉的阴郁无声散去。太宰治迈开那两条大长腿,嬉皮笑脸地跟上那边买了鸡蛋又打算买一点香菇的搭档,拖长了嗓音:“中也,想吃螃蟹!”

于是这件事在买各种喜欢的菜蔬时就算告一段落,路过今日活动的展板时,两个人还研究了下要不要多买一点东西,好凑够超市活动的钱数来兑换那套看起来样式不错的餐具。眼下太宰治站在超市里卖水产的区域里,眼睛亮闪闪地同水箱里的螃蟹搞深情对视,不看背景都要让人误以为他是在演《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舞台剧。
但如果一会儿他们路过玩具区,就会发现这幅场景其实在那里随处可见——堂堂港口黑手党首领,想吃螃蟹时候的样子和那些闪着星星眼看架子上玩具火车、想让家长给买其中看好的那个的熊孩子们没有任何区别!
而中原中也对太宰这样子熟视无睹,只是转头对那边的售货员说麻烦给我拿两只包起来,挑大个一点的。当然有一半原因是因为来超市的时候他就有想到这个结果,另一半原因则是他觉得自己身为五大干部之一,实在有必要拯救一下他们黑手党摇摇欲坠的脸面……就算这里的人都不认识他们,但万一碰上什么熟人呢??

日本这么小,认识他们的人又不算少——万一到时候传起了什么奇怪谣言,比如“港口黑手党遭遇危机、首领买不起一个螃蟹”什么的……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还是保险点,不去赌那点风险概率了。

拿了螃蟹放在车筐里那盒豆腐的上面,他们继续去逛水果区。中原中也拿起一个苹果,心里在犹豫要不要买一点回去,而对水果没太大兴趣的太宰治在把刚才那点想要挑衅吵架的微妙念头暂时扔到一边去之后,也终于恢复了平时的样子,懒洋洋支着购物推车的扶手,开始好好说人话:“说起来啊,中也。关于这次的事件…我觉得还是蛮有趣的哦。”
决定明早喝个鲜榨果汁也不错,中原中也拿起袋子去挑了几个苹果,一边头也不回地和他聊:“啧,居然能让你觉得有趣……我开始同情这次的敌人了。”
“?”太宰治摸了摸下巴,“喔!中也又开发出了新的夸我的方式呢。”
“夸你个屁。推车过来,我再去买几个橘子。”
“橘子啊~在冬天吃橘子别有风味呢。”太宰治笑眯眯跟着过去走到卖橘子的地方,然后继续刚才的话头说道,“才没有骗中也呢。这次的敌人,我猜应该会比以往那些更有骨气一点。”
“是吗?”中原中也回头看了他一眼,皱眉想了想,“我倒是没觉出有什么不对……起码到目前为止。”
太宰治“啧啧”地摇了摇头,似乎在表达对一条蛞蝓智商的同情和宽容理解:“现在有两个事件,发生在横滨的连续杀人事件和发生在京都的,同我们有合作关系的家主死亡事件。时间线上,前者发生的时间较早。”
中原中也:“啊。是这样没错。”
“还有,中也刚才不是说了两个可能性吗?杀的那几个人本身、那几个人的身份及背上信息,这两者哪一个才是敌人的真正目的。”太宰治轻轻一眯眼,笑起来,“我赌是后者。”
该买的东西差不多都买了,他们推着车子开始一边闲逛超市、一边把重点放在聊天内容上。
中原中也说:“根据呢?”
“要什么根据,我说的话本身不就是根据嘛。”左右没什么人,太宰治笑嘻嘻一把揽过中也的腰贴近自己,自己则弯下一点腰,拿鼻尖在怀里搭档的颈侧偏下的位置颇具暗示意味地一蹭,似乎在提醒中也那里平时有一个什么样的存在。黑手党的年轻首领和他最得力的部下以恋人一般的亲密姿势贴在一起,太宰治伸出舌尖,顺着整齐衬衣领口和脖颈皮肤之间的缝隙,缓缓舔了一口,喃喃:“这一点……中也本人不该比谁都更深有体会吗?”

“……少随便就过来动手动脚!我看你最近真是想念我拳头的滋味了,太宰!”中原中也嘴上十分嫌弃,但还是下意识顺着他的动作仰起了一点下巴,展现出极为漂亮的脖颈线,“你赌是后者,因为什么,明明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却因为背上都被人留下一样的信息而串联起来了?”
“那也是一个原因。但从今晚我公寓爆zha——我能全须全尾躲开老实说也是靠了几分运气——的情况看,敌人最主要的目标应该还是我才对。那几人的身份和背上的讯息,要么是次要想要传达的信息,要么就是敌人还有什么别的目的是我们目前还不知道的。”心血来潮搂着中也亲昵了一阵,太宰治松开手,转而对一旁厨房用具区域货架上的锃亮菜刀起了兴趣。
他兴致勃勃插着兜溜达过去,从上面选了一把窄小的拿到眼前,凑近了看那条光亮刀刃,一边不忘继续和中也聊着话题。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中也不妨猜猜看,那个京都的可怜家主……”他转过头看向中原中也,笑容愉快,和手里还拿着的那把菜刀简直形成鲜明对比,“……他死得,究竟冤不冤枉呢?”

“什么?”中原中也站在他们的推车旁边,抱着手臂斜倚着身后的货台,看太宰治在那把货架上每一种型号的菜刀都拿下来端详了一番。他皱眉说道:“你的意思是……?”
“假设有这么一个人,他想要我的命。精心准备了高调的连环事件、和想要传递的信息,结果发现计划赶不上变化,我本人去京都出差了。”太宰治耸耸肩,“也许京都没有人手、也许他非常傲慢、也许横滨这个地方本身有着什么意义,所以他一定要选我在横滨的时间动手——哪怕这里是我的大本营。但舞台已经开幕,主角却尚未到场,一场没有主角的戏剧可是不会被观众买票的呀。”
“于是,他决定想个办法,让我自己从京都赶回来。”
“……”中原中也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
半晌他揉了揉额角,叹着气说道:“所以,和我们正在合作谈判中的氏族家主死去了。”
“我想是这样。敌人应该只是个下棋的人,不知道靠着什么手段,手下有一批能够走动的‘棋子’,”太宰治愉快道,看上去一点也没有被人盯上那颗漂亮脑袋的自觉,“毕竟从死亡时间看,横滨这里和京都那边有冲突,应该不太可能是一个人下手——当然,是某种异能作祟的话另算。”
“而比起平常戒备严密的时候,选在你刚刚回到横滨、会下意识放松警戒的这个时间段,是最容易得手的。”两人这么多年的相处,使中原中也其实很快就能跟上太宰治的思路。说到这里他不由得磨了磨后槽牙,脸上表情阴森道:“看样子,我还真是被人小看了啊。”
“没错没错,要是我当着你的面被人杀掉,那中也不就成大笑话了吗?”太宰治唯恐天下不乱地起哄,结果被重重碾了脚背,痛得他顿时呲牙咧嘴,倒抽冷气去了。
“不过就像你说的那样,这件事情应该还有别的隐情。”觉得逛超市时间已经可以结束了,中原中也推车准备去结账,“毕竟会想用一颗zha弹就简单搞死你的天真家伙,应该也不会有能让你提起兴趣的程度吧。”
在那抽气不满被踩脚的太宰治忽然从身后拉住他的手腕。

“什么?”中原中也回头看他。

而太宰治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中原中也坚持了五秒后嫌弃地啧了声,松开推车转身走到太宰治身前。
因为觉得这举动真的透着傻气,所以他拽下太宰治领带的动作一点也没有控制力气,一如太宰治在车里,用力扯着他的领带好卡住他喉咙。
“我不会随便就让你死的。”中原中也一手插着兜,一手扯着太宰治的领带逼迫人弯下腰;港口黑手党漂亮年轻的最高干部抬起下巴,用这个不怎么温柔的动作恶狠狠亲在他的年轻首领唇角上,“所以脑子里没事少想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啊,我的BOSS。”
太宰治弯起嘴角。
“唉,就是因为这样,中也才一直找不到女朋友的啊。你这是什么原始人的接吻方法?”被牙齿磕到嘴唇,他一边叹着气佯装抱怨,一边翘着嘴角顺势伸手把人压进怀里,重新低下头去,“要如何接吻,这难道也要我教中也吗……”
超市里巨大的活动展板挡在他们身前,所以没有人看到,这个角落里发生了怎样亲密的一幕。

浅尝即止的一吻后他们终于打算从超市离开。买够了参加活动的价格的中原中也推着一车子菜蔬和日常用品去结账,前面排队的人很多,太宰治懒得挤在人堆里,就自己先从旁边的通道出去,在外面等着中也结完账出来。
场景太温馨了。无所事事的等待期间,又回想起刚才那个狎昵的吻,他心里又开始无聊地东想西想起来。简直像是一对情侣,或者新婚夫妻。
夫妻也就这样子了。下班后一同去买菜,因为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起了口舌争执,又习惯了似的很快把这一页揭过。然后回家做饭。彼此信任,又微妙嫌弃着对方身上的一点或很多点。

但是他又清楚他们不是这种关系。他们做过搭档,是上下级,吵得凶打得凶,也时常zuo爱——可这一切的确与爱情无关。
于是又回到了开始的问题:中原中也,他的老搭档对现在的这一切是否满意。上一任的首领森鸥外失踪的时候,横滨黑道势力刚刚恢复短暂和平没多久,平静的表面下到处都是汹涌暗潮。在接过这个庞大组织的时候,不得不说,即使是他也着实很费了一番心力,把暗怀鬼胎的人踢出去,把信任的人提上来,中也就是在那时候从战斗的急先锋,逐渐承担了更多的事情和责任,到现在的成了最高干部,需要他战斗的地方反而少了。
是中也目标的样子吗?他不知道。
他知道的是,直到四年后的现在,中原中也都有一只私密小队全年无休地在外面奔波,想要找出四年前的真相,以及找回森鸥外这个人——无论生死,起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人是最复杂的动物,他能笑眯眯地设下让敌对家族一头栽进去的陷阱,能在欲望的基础上预测人心,却从不对此妄作评判。

看着那个刷卡结账的黑色身影,太宰治抱着胳膊倚靠在墙上——没发现刚才他心里念叨的某人也做过一摸一样的动作——手指无意识地敲着自己的手臂,脸上没有太多表情。
好在及时打进来的电话打断了他继续想下去。
“是我。”
中原中也拎着左右两个大袋子走出来时,就看见太宰治靠在墙边,右手手指轻轻抵着下唇,一脸若有所思混合着隐约兴趣上来的神色。
他完全没注意到太宰治在他来之前都想了些什么,拎着袋子走了过去:“有新消息?”
“嗯~”太宰治一边思考着一边说道,“广津打来的电话,说是他会坐明天的航班回来。京都那边的情况,证据和事情真相他都差不多已经确定了:死去的那老头膝下四子一女,下手的人是三男。”
“哦哦,”中原中也挑起一边眉梢,“老爷子动作很快嘛,真是老当益壮。”
太宰治笑眯眯一点头算是认同这个观点,接着说道:“然后刚才在电话里,广津说,那边先前一直嚷嚷着我们才是凶手的家人们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改了口风,打算继续和我们的合作谈判,为表诚意会派一个代表跟着广津一起过来。”
“而那个代表,听说就是那个杀了自己老爸的三男呢。”


TBC.







评论(19)
热度(1182)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