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太中】此刻无声 03

*大纲修改后的重发,尽量日更
*首领宰x干部chu,私设一箩筐,是一个充满黑色幽默、互阴又互宠的故事

Episode 3

干这一行时间久了,国木田总觉得自己要未老先衰。
但好在有理想这杆铁旗铮铮支撑着他的灵魂,方不至于让他在思考额外加班打乱了自己安排是一件十分让人为难的事情之外,直接心疲力竭地撩挑子不干、收工回家当他的小小教师。所以在差两分钟下班前接到了报案电话,说某处公寓大楼的高层发生了爆zha时,他只是在轻轻叹了口气后就立刻振作起来,修改了自己接下来的安排,然后拎起旁边刚刚把本月本部门账单整理好的中岛敦,在中岛敦迷茫的眼神中,两人一起快步走了出去。
“请问前辈,我们这是去哪里?”冲上车子坐好,中岛敦七手八脚还没来及把安全带系上,就感觉到车子启动骤然冲出带起的惯性让自己整个人都猛地后仰撞到椅背上。白发的年轻人呲牙咧嘴一边揉着自己被撞到的后脑勺,一边略拘谨地询问:“事态很严重吗?”
“目前还不清楚。但是敦,我记得你有着变为白虎的异能吧?可能一会儿会需要用到你的‘虎眼’和怪力来帮忙救援。”
中岛敦神情一振,刚想挺直脊背干脆答应下来,就听见国木田的手机再度响起来。
事态紧急,国木田不可能停下车去接电话,于是将手机连了车载蓝牙后接通,另一端已经处在现场的救援人员的声音立刻在车内响起来。
“国木田君,”电话那头的人和国木田经常有着工作上合作,两人关系不错,所以开头一切繁冗问候通通被略过,直接道,“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都已经发生了爆zha,还能有什么好消息、以及比爆zha还要更坏的消息?”国木田独步目不斜视地注视着车前方的道路,“你按顺序说吧,佐原。”
“唉,你还是老样子。”这辆车上的音响效果不算好,所以声音传出来有些失真。电话那一段的背景音嘈杂混乱,随后这个姓氏为佐原的消防同僚开口说道,“好消息是,爆zha没有预期的严重,犯人应该是有意识控制了破坏程度,所以左右上下的住户都没有受到影响,而受害人也似乎因为提前察觉到了不妥之处,所以这次事件没有人伤亡。”
“是吗。”国木田独步舒了一口气,脸上神色轻松了一些,“那还真的算是一个好消息了。”
“别急着下结论啊国木田,”那边的语气却忽然沉重下来,中岛敦听到了对方咂嘴无奈的声音,“你现在还能觉得轻松,是因为你不知道‘受害人’是谁——”
“是谁?”国木田心中升起模模糊糊不好的预感。能让同僚用如此语气说出的人选,不是zheng要就是财阀董事,反正都是些身份敏感的人物,而遇上这样的人,他们警方处理起案件也就会受到多方的阻碍和扭曲,甚至最后不得不做一些某种程度上的妥协。
中岛敦一直默默听着,然后听到电话那端的佐原辉明说了一个他从未听过的陌生名字。
谁?他心中不解,因为飞快回想了一遍后他发现这个名字不是什么人们耳熟能详的人物,但也有可能是因为他见识太少……中岛敦偷偷觑了一眼旁边开车的国木田独步,发现直到刚才都还一脸平静严肃的前辈,现在已经黑了整张脸。
“……我知道了。”他听见前辈从牙缝间挤出这句话,“我马上就赶过去。现场还有什么人在?”
“中原。中原中也在这里。”佐原辉明说道。
“中原……唔,是他。”国木田独步皱起眉,“我和他接触的次数很少。”
“谁不是呢?那位就不提了,中原中也平时也很少出现在人前吧。不过好歹国木田你还接触过,这两位我都是第一次直接碰上啊。”佐原在那边愁眉苦脸,“你快点赶过来,这种接洽工作实在是不适合我。”
国木田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高耸的公寓大楼,中间靠上的某一高层处只剩下了黑乎乎的窗框,火已经扑灭了,还余留了少量浓烟从黑洞洞的窗框里滚出。警视厅搜查一课的警部沉着脸,一脚踩下油门,加重语气再次重复道:“我马上赶到。”
电话挂断,然而车内的气氛仍然凝重。中岛敦被前辈们之间的对话氛围感染,不由抓紧了身上的安全带,心里惴惴想着刚才电话里所提到的两个名字。
能让国木田前辈露出这种表情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听语气,似乎不是那些财阀大家族的人,那么是穷凶极恶的凶徒?但好像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如果是一般凶徒,哪怕再难缠,这位可靠的前辈也只会平静定下抓捕进度表,而绝不会露出这种头痛的表情。虽然才入职不久,但短短相处下来,中岛敦已经对这位哪里都让人敬佩的前辈抱持了这种坚定信任。
于是在这种疑惑、好奇又带着再次出现场的紧张感中,十五分钟后,中岛敦终于在那栋发生了事故的高级公寓楼下,见到了那个让两位前辈都牙疼无奈至缄口不言的男人——

这栋公寓在靠近市中心的地方,所以围观群众很多。国木田独步把车停到附近,又带着后辈好不容易穿过拥挤的人群,让随行警员拉开了黄线清出场地,这才信步走向靠近大楼入口的地方。
途中蜿蜒的小路旁停着一辆银灰色的跑车,他不由得多看了一眼。车标陌生,但即使是对车子不太懂的国木田独步,也能从这辆车极为漂亮流线型车身和定制轮胎上看出它的价值不菲。
不知道是哪个有钱人的小众爱好。国木田警部收回目光,带着中岛敦走向前方站在一起的几个人。
那边的人听到脚步声回头,脸上立刻露出了一瞬如释重负的表情,随即又皱起眉,转头继续和站在对面的西装青年严肃道:“国木田到了,你应该是认识他的吧——搜查一课的国木田独步警部,所以希望你不要再妨碍我们的调查了,中原!”
中岛敦跟在国木田身后两步远的位置,听到这个刚刚在车里听过的熟悉声音,就知道这位就是佐原前辈——不愧是前辈,不管私下打电话如何抱怨,但真正处理起来时还是十分严厉的——那么,听前辈这句话,站在他前面的那个就是那个中原……什么来着?
哦,对,中原中也。
敦心里一边想着,一边看到那个穿着宝蓝色西装、打着黑色领带的漂亮青年轻轻一弹手指间夹着的烟,整个人似乎都处在一种极放松的姿态。
听到佐原的话,中原中也撩起眼皮看了对面的消防科警部一眼,嘴角似乎浮现出一丝嘲讽的笑意,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我当然理解警部有警部的流程要遵守,但不好意思,我们这边也是有规矩的啊。你与其在这里和我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外面控制下普通人的信息传播,省得之后各种社交网站上又多了什么不该有的视频。”
“你说是吧?佐原……”他顿了两秒的时间,仿佛是只是一个随意的停顿、又仿佛是一个漫不经心的轻视,“警部?”
佐原辉明用力憋气。
好在国木田独步这时候终于走到近前,正好听到中原中也最后的话音,顿时紧紧皱起眉,沉声道:“你最好注意对我们的语气,‘乌鸦’们。”
“哈。”看见了熟人,中原中也这才一挑眉,“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到呢,国木田。”
国木田独步没理会这句调侃,转头问同僚:“怎么回事?”
佐原辉明低声道:“爆zha带起的火势十分钟内就扑灭了,但是原因、以及那位的情况,所有详情都不明,而且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能说上话——就像你看到的,都被这家伙挡回来了。”
国木田掐了掐鼻梁,再次生出了想要叹气的冲动,觉得这次事件真是又麻烦又棘手。结果还没等他对中原中也说什么,就听见另一个低沉带笑的嗓音自眼前的漂亮青年身后传来:“咦?这不是国木田警部嘛——这还真是好久不见了,自从上次港口走si案过后就没再见过了吧?”
国木田独步的神情一僵。中岛敦好奇探头看过去,发现来人刚才好像一直坐在后面树下的阴影里,懒得出面似的,看到国木田前辈也到场了他才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慢吞吞往这边走,然后懒洋洋地伸出手——从后面将那位中原中也抱进了怀里??

中岛敦一脸震惊,看见这个穿着浅色西装、脖颈处能隐约看见缠紧绷带的黑发青年笑眯眯地将让两位前辈如临大敌的中原中也当成了人形抱枕搂在怀里,身高差让他轻松将下巴压到了怀里漂亮青年打理好的发顶上。
他觉得这一幕古怪又旖旎,但是当事的两个人都好像对此习以为常,就连两位前辈都表情镇定。

太宰治好像困了似的,打了个哈欠,把身体的重量压在怀里中也的身上,随后偏了偏头,对黑着脸的国木田独步说道:“哈哈,国木田君的脸色好难看。”
“你以为这都是谁害的啊,”国木田独步语气严厉:“太宰!”
这声称呼实在算不上友善,一动不动任首领把自己当成抱枕的中原中也撩起眼皮,不善地看了过去。
太宰治却不甚在意,反而笑容更灿烂了一点,抬起一只手对那边的佐原挥了挥:“以及那边的警部先生?中也刚才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毕竟这次的事情明显是冲着我来的呢。如果一击不得手,那么趁着事后的混乱过来补刀是最常规的思路了——他只是太担心我了一点~”
于是中原中也的脸色也变得和国木田独步一样难看了:“最后一句话是多余的!”
太宰治压根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他圈住中也的胳膊收紧又缓缓放松,最后弯着眉眼推开他,说道:“中也去处理别的事情吧,通知一声广津和芥川那边……你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不是你在这碍手碍脚,”中原中也冷哼一声,挣脱开首领不怀好意勾着他的手臂,往旁边的位置走了几步。他把手指间那根刚点起没多久的烟含在嘴角,然后一边摸出手机划开锁屏,一边声音含糊地接着刚才的话说道:“我早就做好这一切了。”
“欸,是这样吗?”太宰治用一种近乎欣赏的目光看着中也叼着烟垂眼工作、正经又冷淡的这幅样子,看他在对面接起电话后又把嘴角没抽两口的烟拿下来夹在指间,一个猩红的点在那几根漂亮的手指间闪烁着,不自觉吸引人的目光往那边看去。
大概是他的目光太露骨,中原中也在几秒后忍无可忍地抬起右手——就是夹着烟的那只——点燃的香烟头对准笑容莫名深意的首领,十分以下犯上地隔空点了点他的脑袋。
年轻的港黑首领十分无辜地眨了下眼。

那边有警员来请示工作,佐原摇了摇头离开了这里。国木田独步正视太宰治,皱着眉说道:“所以这的确是一次针对你本人的暗杀行为。”
“谁知道呢?”太宰治转过头,脸上方才那种嬉皮笑脸一样的神色淡了很多。他耸耸肩,说道:“但从我还是干部、每月拿着数额差不多的工资给这个组织做打工仔时起,有这种想法的人就多得数不胜数了——如果警部先生想要询问我有没有一个嫌疑人范围可提供,我只能说,那太多了。如果我全部列给你,恐怕国木田君会一直加班到下一个新年呢。”
这是事实,国木田独步也清楚,所以他紧锁着眉头压低了声音:“可恶的黑手党们。”
“哈,这可不是该由国木田君发出的抱怨哟。”太宰治“啧啧”有声地摇了摇手指,“现在的和平与平衡力有我们的一半功劳,这条不成文的协议不是由你、甚至不是由我,而是先代的先代们所决定下来的。我也很想大闹一场——但是,哈哈。”他最后发出了两声轻笑,好像还说了句什么,国木田独步没有听清。
但这种语气让他不管几次都听不惯:“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如果想要抱怨这件事,该请我的老师,福泽管理官出面是吗?按你的意思,能有资格和福泽管理官对话的该是你们的前任首领,森鸥外才对。”
太宰治的笑容静静的。他背着手英俊又倜傥地站在那里,听了这句讽刺的反问他安静了几秒,几秒后才轻轻一偏头,笑着眯了下那双漂亮温柔的桃花眼。

“你说的没错。”他声音里甚至有种异样的温柔了,平静道,“但很可惜,森先生在四年前已经失踪了。我们到现在也仍在寻找那个大叔的下落呢。”

如果这语气被中原中也听到,肯定会条件反射皱眉、或者一个转身以脚背劈上太宰治的膝弯,让他好好说话。但国木田独步没有察觉到那么多的深意,只觉得这个男人真是排名第一的不好打交道,随便说几句话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跳动……他揉着额头伸手制止了太宰治接下来的话,强行把话题转回正事上来:“……看来这件事,你们不会想让我们插手了。”
如今港口黑手党的年轻首领懒洋洋地“嗯”了一声。
“……”国木田独步深吸了一口气,尽力让自己别发火,“那么这次的事件,和之前一并交到你们手中的那起连续杀人案有关联吗?”

“大概是有的吧。”奇异的是,即使他刚刚前几天一直在关西出差、今日才回到横滨,对于这件同样是今天才转移到自家手下的事件,太宰治仍旧了然得如同他全程都在现场一样,“啊,说到这件事的话呢,国木田君,如果你想要查一查线索,那么我建议你联络一下京都府警视厅。”

他用的是“你”而非“你们”,就意味着他笃定即使有着那个三日之约,这属于“黑夜”的三天里,国木田他也一定会自己先私下里暗自跟进调查的。
“什么?”国木田独步皱紧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太宰治扬起嘴角,像是性格顽劣的高中少年刚刚完成某个恶作剧一样,竖起手指在弯起的唇边轻轻一碰,然后啧啧道:“这就已经是卖血大甩卖了喔。如果国木田警部想要知道更多的消息,你应该是懂的吧,行内的小规矩。”
“别开玩笑了,太宰。”国木田独步推了推眼镜说道,“你是什么样的性格,我早已经清楚。在这种时候你不会说出什么无意义的话,甚至连你那句‘大概是有关联的吧’也不一定是不是准确的。”
“呜哇,好严格啊国木田君。”太宰治笑起来,“没问题吗?就连中也他都不敢打包票说出‘清楚我是什么样性格’这种话的哦。”
眼看着两人之间隐含的机锋越来越明露,一个年轻有些拘谨的嗓音忽然小声响起:

“所以,前段时间尸体背上「死ね」的字样,是给这位太宰先生看的……吗?”

话音被打断,太宰治仿佛这才注意到一直在国木田身后当背景板的年轻人似的,探头好奇看了看:“你是?”
乍然成为视线中心,眼前好像是黑手党首领的人物和自己的前辈都看向了自己,中岛敦有些紧张:“我是隶属警视厅搜查一课的中岛敦……初次见面。”
“哦哦,新人。”太宰治看珍稀动物一样上下打量了两圈,然后才忍笑看向国木田独步,“不错的新人嘛,头脑看起来比国木田警部清楚一点。”
“太、宰——!”
“不过正如这位小兄弟说的这样,”太宰治声音淡下来,抬头看向他们身后,有新的一支几人小队在向这里靠近,“这是有人针对我们的一次挑衅……这点可以确信无疑。发生了这种事,国木田君应该也知道,我们是不会善罢甘休吧?”
国木田独步紧紧锁着眉头,没有说话。
“当然,‘三日之约’我们还会遵守就是了。”太宰治彬彬有礼地一点头。

这时,领头的黑衣青年带着身后的几人走到近前,先是行为礼貌实际嫌弃地将两位警视厅的人请离这里,随后那名黑衣青年走上前,众人齐刷刷向没想到居然今天就回来了的首领致以问候:“欢迎回来,太宰先生。”
“嗯~我回来了。”太宰治弯了下嘴角,声音不咸不淡地最前面的黑衣青年开口道,“中也应该在电话里告诉过你发生了什么事吧?”
“是。”
“那就好好干,别让我失望。”

“你别捣乱我们就心满意足了。”那边的中原中也已经打完了电话,并且拿着平板电脑登陆后台大致扫了一遍监控、截了一个时间段的录像出来,招了芥川过去看。太宰没理中也的吐槽,转而对跟在芥川后面来了的银招了下手:“咦?这不是小银嘛~”
银色面具遮住了半张脸、但实际上是个漂亮少女的银恭敬而沉默地对太宰微微鞠躬。
“嗯~不用这么拘束啦,只是一点小事情而已。”太宰随意道,“啊,这个状况……难道是打扰了你们兄妹难得的共同晚餐么?这可真是我的过失了,一会儿我让中也请你吃豪华宵夜好不好?”
面具没遮住的脸颊染上一点红晕,无关其他,只是这位动手时干净利落如她兄长一般的姑娘其实意外腼腆,不怎么善于交际。银轻声开了口,也是那种很可爱的声线:“那太麻烦了……一会儿我和哥哥再去吃点就好。”
“嗯哼~”太宰笑眯眯对身后已经进入工作状态的两人说,“听到了么中也,要早点放芥川走哦。”

“放心,如果我们谁要加班,那一定又是你有新主意来折腾我们了。”中原中也头也不回地堵了他一句,然后回到和芥川的对话上,“有用部分的监控我截出来了,邮件发给你,你晚上找人再仔细看看还有没有更多的线索。”
芥川已经听完了事情经过,包括他们的首领提前结束出差回来,也是因为遇到了和下午由他接手带回的一样的事情。他轻轻皱眉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最后仍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沉稳平静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会从这里的线索作为入手,稍后也会联络下警方,下午我带回来的那些里,好像少了两份物证资料。”
中原中也点了下头:“还有广津那边,他正在应付那帮以为是我们动手杀了他们家主的傻蛋们,去和他信息共享下,说不定会有新线索出现。”

“了解。”芥川说道,“那太宰先生现在……?”

“唔,不用担心,这几天我会多注意他的安全。”中原嫌弃似的一指后面,“你们就忙这件事就行,虽然他是个大麻烦这件事众所周知——但,好歹还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再换一次人也很麻烦。”
“明白了。”芥川点点头:“还有一件事,没来得及向太宰先生汇报。”

“下午的那个「死ね」事件,几个受害人的共同特征已经调查清楚了。”

中原中也一挑眉,那边太宰治也回头看过来。
芥川龙之介声音平平:“已经得到证实,从一周前开始的四名死者……全部都是曾经的黑手党成员。”
“更确切一点,是曾经森先生的忠实部下。是在四年前森先生失踪之后,就从组织里离开的人。”

TBC.

评论(14)
热度(1312)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