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太中】错位 C4 终章

*现在是partC 揭露一切真相的部分
*完结啦~对所有一路看到这里的,给了我无数评论和支持的可爱菇凉们再次表示感谢❤️

C4 终章

深夜的横滨,在一个诡异获得了时间暂停的异空间内,有关另一方的故事走到了尾声。
二十八岁太宰治由于睁眼就被换到了这个时代,基本上手里线索都是靠那仅有的一点线索进行的合理推测。而现在他终于和十年前的自己换回了各自的身体,又听中也从另一个角度将事情讲了一遍、搞清楚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这个二十八岁的英俊男人在沉默几秒后所做出的第一反应和十八岁的自己在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后的反应不谋而合。
“搞什么,”他摸着下巴嘀咕着抱怨:“我怎么感觉我被戴了一顶颜色奇怪的帽子……”
二十八岁中原中也:“……”
十八岁太宰治轻轻鼓了下掌:“切合的比喻——我也是这么想的,哈哈。”
十八岁的中原中也则还在捋清楚这其中的逻辑:“呃,所以说刚才被砸进墙里的那个黄毛是我的崇拜者……不对,是崇拜着‘未来的我’的人?”
然后他看见年长的自己熟练无视了那边两人针对帽子颜色问题的疑惑,微一耸肩:“他和我们的情况还不一样。太宰治——太宰他们是被冥冥中某种写好的规则交换灵魂,相当于拿了盖章的通行证合理跨越时间,回到现在,将被改变的过去再拨正回来。”
手中拿着一把黑伞的中原中也抬起头,跨过烟尘和夜色,遥遥看向了倒在那边不知生死的年轻人。他的眼神平静,看了半晌才低声接着自己刚才的话说道:“而他是强行自己扭转了时间,是自己整个人回到了这个时代,相当于是顶替了过去的自己。这样一来的话……”
打了一架打得自己仿佛在尘土堆里滚了一遭的年轻版中原中也跟上了“自己”的思路,明白之后顿时反应过来这其中代表的意味,眉头皱起,开口道:“……也就是说,这个人自己杀死了自己……?”

过去的自己不存在了,自然就不再有所谓的未来。
其实他们本不必在意凶手,只确保中也度过这场原本不存在的陷阱就好——
——因为即便他们不去管他,凶手自己也活不了多久了。

年轻的小黑手党神色复杂:“就为杀了我?他是根本不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还是明明清楚,却还是……”
十年后的他自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小黑手党看见身旁一身复古英伦风的英俊男人——悄悄在心里评论一句的确是理想中自己的形象——在良久的沉默后,敲了敲被拿来当文明杖的长柄黑伞,抬脚往那一边走去。
他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他们身后,一大一小的两个太宰治同时回头,没有出声,看着他们绕过地上水泥楼板的裂缝,一路走到了像块破旧抹布一样靠坐在一根柱子下的年轻人。

听见脚步声,意识其实已经陷入模糊状态的麻生希人吃力地抬起头。他在刚才的混乱中整个人被横拍在了钢筋为骨、水泥浇灌的粗大立柱上,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普通少年眼前顿时一黑,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被拍成了一张薄饼,然后横倒着从立柱上落下,又狠狠砸进了满是尘土碎石的冰冷楼板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仿佛自己已经下黄泉、又转世轮回,熟悉的脚步声向自己的方向走来,他知道那是谁,于是艰难抬起头——他认为自己已经用尽了全力、把头抬得很高了。
但实际上,这个满头满脸都是血、瘫坐在地上的少年的头颅不过只是微微动了动。
伤口处的血液随着他的动作再度涌出,留下新的血痕。麻生希人在血眼模糊间,看见两个人出现在自己眼前,不由微微扯动了一下嘴角,却引发了一串咳嗽:“中原……咳咳、先生……”
熟悉的和比记忆中年少的两个中原中也,两人一左一右、一蹲一站地出现在他眼前。麻生希人一直以来只知道中原先生脸长得嫩,却没有具体概念。直到今天两个人站在他眼前,他才发现“脸长得嫩”真的是一句不含水分的陈述,十年时光在这个男人身上没留下什么痕迹。
成熟的、年轻的;
内敛的、嚣张的;
稳重的、肆意的。
麻生希人缓缓笑起来。
“这种事……果然不会像是……电影里那样顺利啊……”他气息微弱地喃喃,“中原先生……果然好厉害啊……”
他偏头吐出一口血,然后呛咳着笑问道:“中原先生……我父母死去的那个瞬间……你也一定是像现在这样……冷静吧……”

不远处的黑西装年轻太宰治听到这里轻轻笑了声:“钢x侠。”
“不不,”到底是自己了解自己,他旁边一袭浅色风衣的太宰治听了这话后顺利接住了这个来源自己的刻薄梗,“是把中也当美x队长用呢。”

两个同样刻薄的人在后面悄悄吐槽,前面的两人却一致沉默。十八岁的中也自觉这事儿里没有自己说话的必要,就听旁边的自己声音平静开口:“你还有什么话想说?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

“来自中也的一个许诺。”太宰治干巴巴评价,“挺好的。”
年轻的那个刻薄起自己来也毫不留情,嘲笑道:“你不行啊。”

前面十八岁的那个中原中也扭过头,冲丝毫没打算掩饰音量的两人威胁似的一瞪眼。
两人动作一致地翻了个白眼。

“我没有要求了。”瘫坐在地上的少年抬起头,“只是还有一个问题。”
那双糊着血的眼睛直直盯着中原中也,让中原中也恍惚间回到了好几年前,在那个漆黑巷道第一次遇见这年轻人的雨夜。
那时候也是像现在这样,他站在浑身是血、随时都可能断气的麻生面前,对方死死地挣扎着盯着他,无力发声的嘴唇翕合,「我不想死。」
然后他伸出了手,救了这少年一把。

“如果你当时知道会有如今这个局面……”麻生希人嘴唇开合,眼睛里那簇火苗回光返照似的,亮得摄人,“中原先生,你还会救我吗?”
将伞尖拄在地面上的中原中也歪过头,不能理解似的略微一挑眉。
一直保持缄默的年轻中也听了这个问题也是皱了皱眉,和他一同开口。

两人异口同声地平静道:“但是当时我不会知道有今天啊。”

“……是啊。”麻生希人咳嗽着笑起来。他低低长吁一口气,仿佛终于放下什么重量,肩膀塌下来,双眼安静地直视着两位中原先生,口齿清晰地说了最后一句话。
“我也是,没有后悔过。”
两个中原中也都没有说话;
而两个太宰治也都沉默得看着他。
那簇火苗跳动了下,终于彻底熄灭。安详而去的年轻人遗体在双眼失去光彩的下一秒猛地散成无数光粒,静静消失在这片被封住时间的异空间里。
化为了一捧星尘。

“……”
象征着错误源头的人被清除、消失,这个就是为此才会演变出这么一连串事件、甚至强行圈出一片空间好让不该相遇的两组人相见的空间顿时颤了颤,像是崩裂的前兆。
于是他们四人互相看了眼,心里都清楚这场不可能再出现的奇遇即将画上句号,是到了要分别的时候了。

如果你有朝一日遇到了十年前/后的自己,你会对他说什么呢?
这恐怕是每个人都曾经想过的问题。

两个中原中也面对面站着,看着那张和照镜子没什么太大区别的脸,两人倒是都挺平静。
二十八岁的中原中也清了清嗓子,说道:“抛开这次的事件……说实话,我闲暇之余回忆过去,除了那些自我欣赏外,也会觉得自己十八岁时候冲动又暴躁,像只坏脾气还蠢的小豹子一样横冲直撞。”
十八岁的中原中也没控制住似的眉梢一抽,眼看就要反驳——
“——但,还是继续走下去吧。”时间正在逐渐恢复流动,灰尘顿起,中原中也动作不紧不慢,把手里的“文明杖”重新撑开举回头顶,挡住那些纷纷扬扬的尘埃。
他挑起嘴角微笑,说道:“即使会有很多遗憾,但你终会得到那些想要的一切。”
“……”中原中也收住了要骂自己的冲动,沉默后点点头,“……你也要加油啊,我‘自己’。”

而两个太宰治这边就显得简练许多。
二十八岁的太宰治轻轻一耸肩:“我对你没什么好说的。”
十八岁的太宰治面无表情歪头:“巧了啊,我也是。”
随后他们就真的言尽于此似的站在那里一动没动,直到那边中原中也走到这边,被二十八岁的太宰治习惯性地伸手一揽腰。
看得十八岁太宰牙疼似的皱了皱眉。
来自十年后的两个成年人身影已经逐渐变得透明,在二十八岁中原中也分别对年轻的两人点头示意、两个人即将消失的前一刻,二十八岁的太宰忽然放轻了声音说道:“我做了些额外安排,但不知道是否能瞒过……,如果什么都回归之前的状态,我只希望你能多注意下身边的一切。”

他深深看了十年前的自己一眼:“不要太愚蠢了。”

另个太宰治一袭黑西装,这位尚且还是港口黑手党历史上最年轻的干部和十年后的自己交换了一个尽在不言中的眼神,随即彬彬有礼地一笑:“不劳操心。”

二十八岁的太宰治一挑眉,然后才对站在后面几步的十八岁中也轻佻眨了下眼,结果下一刻嘴角抽了下,扭头对身边一副好像都没干的中也委屈道:“中也掐我做什么!”
中原中也冷漠道:“我没有。”
“骗人,明明就——”
声音戛然而止。

四人同时眼前眼前一黑,成年组的两位在同一时刻消失了。


尾声
横滨郊外,一栋别墅内。
“快点穿衣服啊,别在那啰嗦。”中原中也对着镜子打理好自己,随后开始满屋子找General,打算给它系上狗绳后出门。
转了一圈后回来发现某人还坐在床上裹着被子玩手机,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太宰治——你穿着内裤就能出门是吗!”
他走过去要没收手机把人推起来洗漱,走近刚好看见太宰治紧锁着眉头删除了一张照片。
不仅如此,他还眼尖地发现,那恐怕是某次事后自己的luo照——来自太宰治的恶趣味,床zhao和黑照他都存了好几个G。
稀奇了,他还有删这种照片的一天?
“好奇怪。”察觉到中也的目光,太宰治一脸疑惑,“明明很美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让人好生气啊。”
“生气什么……拍我这种照片我还没说什么呢。”中原中也拉他起来,“不是说好了今天去看广津吗?”
General冲进卧室,对太宰治摇了摇尾巴,太宰治顺手摸了把它脑袋:“干什么,儿子,今天对我这么亲?”
General欢快地叫了一声。
“走吧。”中原中也把他的衬衣扔给他,“如果看望完时间还早,我们可以在外面吃个晚餐。”
太宰治懒洋洋伸了个懒腰走进卫生间洗漱,把刚才那张照片的事情随意扔到脑后,重点放在了晚餐上面:“这算约会?那约会完我们是不是要做点什么?”
中原中也跟进卫生间拿自己的东西,闻言顺手把太宰的脑袋往这边扳了扳,两人顺势交换了一个浅吻。分开后中原中也继续去找自己昨晚摘下来的黑色项圈,一边头也不回地说:“好啊,随你高兴,反正我也休假了。”
太宰治愉快欢呼了一声。

……
太宰治被闹钟吵醒。
迷迷糊糊醒来之后,他在发呆回神的过程中下意识掀开了被子——掀开之后才彻底清醒,没被绷带包住的左眼带上了些疑惑,似乎不知道自己干嘛要掀被子,毕竟昨晚并没有带女人回家,即使带回来了,完事儿后也绝不会留人在床上。
这样掀被子的动作就显得很尴尬,就好像起床的态度多积极似的。
港口黑手党史上最年轻的干部打着哈欠翻身下床,手机铃声掐着点一样响起,他接起来,夹在耳朵和肩膀中间,一边穿裤子一边懒洋洋“喂”了一声。
“太宰先生,四十分钟后车子会到您楼下。”广津柳浪在电话里恭敬道,“今天首领会接待那位小泉先生,您与红叶大人都需要出席。”
“啊,我知道了。”他边应声边穿好裤子,眼睛瞥到床头柜上一直被扣着的一个相框,犹豫了一下,没急着去拿衬衣领带,而是赤裸着上身不紧不慢把那个相框拿起来看了看。
“太宰先生?”
“唔,”太宰治忽然问,“中也是去出差了吧,什么时候回来?”
“预计是今天。”
“是嘛。”太宰治放下相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把那个自从搬家后就一直扣在那里的相框重新扣回去,而是好好摆在了那里。他开始慢条斯理穿衬衣打领带,一边自言自语:“啊,有趣的生活回来了。”
“您说什么?”
“没什么。”太宰治走出卧室,“对了,关于上次和北边那些人的交易……”

卧室门被关上,相框立在床头柜之上,相片里,两个年幼带伤的少年占据镜头的左右,像是吵架过程中的抓拍,正冲彼此做鬼脸;
而窗外楼下便道边上的梧桐树,光秃秃的枝桠上冒出了一点点绿色的嫩芽。
春天到了。

End.

后记:感谢大家看到这里,中间经历过各种摸鱼打游戏,这本也终于以12万的字数完结啦。希望能带给看到这里的大家些许快乐,那样的话我就无比欣慰了❤️
让我们下个故事再见吧www

评论(74)
热度(1223)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