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太中】错位 C2

*现在是part C 揭露一切真相的部分
*完结倒计时,为了想接一个漂亮结局而改了这章几天,调节了下剧情进展…大噶元宵节快乐

C2
“什么?”中原中也莫名其妙,将手中的黑伞略微往上抬了抬,露出一双茫然的、能看出成年人狭长轮廓的蓝眼睛,“拍到我?”
他微微前倾上身,凑过去看太宰治手里的暂停在某一画面的平板画面,戴着妥帖贴合手型的定制小羊皮手套的右手闲闲撑着伞,另只手则仍淡定背在身后。外表成熟、内里只有十八岁的太宰治看见挨近自己的那颗熟悉脑袋,眼珠往下一瞥,看见往下露出的那一小段细白后颈,而鼻翼间是陌生但是温暖的洗发露香味。
他晃了神,没回过味,面上先下意识不大明显地皱了眉,心里想的却天南地北:中也这是多高?怎么看起来和我熟悉的的那个差不多?十年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能让中也突破一米七的关卡吗?
与此同时要说的话也没有一丝耽搁:“喏,你看?”
内里灵魂还是年轻黑手党干部的年轻人显然十分擅长一心二用,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风马牛不相及,还能愉愉快快地同中原中也讲自己发现的线索,仿佛从没走过神。比他实际年龄大了整整十岁的成年人察觉到什么似的,撩起眼皮有意无意瞥他一眼——只一晃,什么都没说,紧接着就专注于那盘监控的内容上了;
却让太宰治的眼睑轻轻一颤,顿时十分不合时宜地想到了前一天的晚上,这个现在看起来冷冰冰的大人是如何躺在床上,缠着他以索要更多。
柔韧的、湿滑的、火热的。
中也……
年轻的黑手党神色平静,心里默默咀嚼了一遍这个念过无数次的名字。

而二十八岁的中原中也显然没身旁这人那么多的小心思,他皱眉端详着眼前屏幕上的画面,高清夜视的监控之下,整个画面都呈现出一种蒙蒙的绿色。
监视录像的进度条到达三分十二秒,一个黑色纤细利落的人影从画面左端出现,中原中也下意识看了眼屏幕的左上角,上面的时间记录显示当时是夜里十一点零五分;
影像继续,来人虽然闯入画面的动作大摇大摆、显得十分熟稔,但装束还是谨慎地符合了入侵者印象,浑身上下都包裹得严严实实:一身街头少年的嘻哈风,白板鞋、宽大的裤腿与卫衣,遮住半张脸的黑色骷髅头口罩,头顶鸭舌帽的帽檐压得极低,鸭舌帽之上还扣了连帽卫衣肥大的兜帽。摄像头记录,他在进入这片实验室区域之后没有任何东张西望的动作,目的性极强地冲到了其中一台高大实验机械旁背对着监控蹲下,然后开始从随身携带的工具包里一样样往外掏工具,把那个模糊看起来像是自制的zha弹组装上去。
为了不妨碍自己,画面上的年轻人将手臂上的袖子挽了挽,露出一小截腕骨突出的细手腕——再结合身高,倒是由此能大概看出此人体型。而在画面进度条到六分四十秒的时候,忙于手工作业的年轻人扭头在包里翻了翻,这个过程持续了几秒时间,期间一缕柔软发丝从鸭舌帽与卫衣兜帽之间的缝隙掉出来,蹭着那个被口罩模糊了的侧脸,让人能清楚看到,那是一缕发梢略弯、稍长柔软的橘色头发。

“…………”
围过来一起看到这一幕的芥川龙之介以及中岛敦沉默下来,都不说话了。

中原中也眨眨眼,握着伞柄的手轻轻一动,就让歪歪撑在头顶的黑伞稳稳转了一圈。他觉得这说明不了什么,毕竟国情在前,他这个身高体型实属普通(中也:太宰治那种见鬼的一米八大竹竿子才是稀有货色),发色也是每个理发店染色板上的最基础色。哪怕加上头发颜色这个筛选条件呢,在不能确定年龄的前提下,全境内符合他这个身高体型发色的男性也足够多到一抓一大把,如果仅凭这几点的话,实在无法确定画面上那个小崽子就是自己。
更何况四天前的深夜里他正在自个儿家中一边喝苦得要命的黑咖提神、一边加班加点地赶工作。欲求不满并大量工作的双重压力压下,让他赶出了黑眼圈,赶出了旺盛肝火,一圈被他视讯训斥了报告不合格打回去重做的部下都能作证。

所以那不可能是他。
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冲动毛躁的年轻小子的黑手党最高干部漫不经心想,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监控录像上所呈现的……确实……
太宰治有意无意地,往这边的方向看了一眼。

端详着,中原中也轻轻歪过头,皱眉开了口,仿佛自言自语:“像吗?”
几秒钟的安静后,芥川和中岛敦犹豫着点了点头。芥川惯常地沉默寡言,倒是敦挠着脸补充:“时间太短,没有大幅度动作,也许是误判……但这短短的几分钟里,这个人一举一动中那种‘中原先生’的感觉非常清晰和强烈。”
今年二十五岁、已经成为侦探社的可靠支柱之一的中岛敦老实说出自己的看法:“如果我在现场、又是和对方打了短短一个照面的话,我会认为那就是中原先生的。”
“……”芥川龙之介的眉头轻轻一动。
但中原中也点了点头。
人虎这几句话说出来他倒是可以理解个中意味,因为中岛敦如今在侦探社里也算得上是战斗型人才,是遇到难缠事件时候突击和进攻的不二人选,而中原中也过去那么多年里在组织的定位恰好也是如此。所以他很能明白对于人虎这类人来说,无论是抢入救援还是突袭匪首,如何在进入视野的一瞬间锁定正确目标人选永远是排在第一的训练课题。
“你呢?”中原接着把视线转向芥川,“刚才有话想说吧?”
“我也认为画面上的人是中原先生。”芥川龙之介低声简洁道,“但栽赃嫁祸的味道太浓重,所以我持怀疑态度。”
“录像也有可能是对方故意留下的。”他说,“我倾向于搜集到更多情报后再下结论。”
中原中也还没来及说话,一旁的太宰治倒是把眼神转向了芥川,眼底有两分新奇有趣的打量——看得芥川放在衣袋里的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又放开了——他来到这个时空之前,芥川龙之介还是个会二话不说毁掉他准备留下以拷问线索的俘虏的冲动小鬼,眼下瞧见十年后的成熟版芥川,即使早有预料人肯定会成长,但也还是露出了几丝趣味,仿佛这里所有和十年前不一样的比对都能叫他提起兴趣。
“我是不太清楚这个时代的科技情况,”打量够了,太宰治终于让走神走出了三四个小世界的内心回归到正题上,和嘴上话语一致起来,“但这种程度的爆zha不会轻易留下什么清晰线索, 不如说,这种情况下我们在现场发现的线索反而才更应该留神是否是陷阱,从所有研究员的背景和社会关系调查方面入手比较好。”
中原中也小小打了个哈欠,显然早早已经丧失了兴趣:他早说针对这类事,不管是小狐狸太宰还是成精的太宰,都是术业有专攻。
“至于视频上的人,”太宰点了点按下暂停的屏幕,“是假货——没什么可说的。不过相似到连我都能一恍惚走眼的程度,他明显在故意模仿,是栽赃嫁祸还是另外事出有因我们目前不得而知,但现在看来这件事情……”
他最后隐晦看了中原中也一眼,眼角眉梢往上略微一弯:“总归,多少和中也有点关系。没准又是要来找中也报仇的什么人呢。”
二十八岁的黑手党最高干部一手撑伞一手插兜,听了这话后他倏忽弯起嘴角,依稀看出几分十八岁时嚣张狂气的影。

他懒洋洋地说:“但愿不要弱到叫我无聊就好。”

说完他对正儿八经算是这个事件半个负责人的中岛敦点了点头,意思是大体情况知道了,没想到兜兜转转居然会和我有关,事后等我排查一遍,有什么线索会让芥川递话给你。
中岛敦对他微微鞠躬,显然对这位应下某件事的信用十分放心。


回了家,终于从外面阴云密布寒风刺骨的环境回到舒适恒温包裹下,中原中也满足叹息一声将身上的长西装脱下往沙发靠背上一搭,整个人前扑进那些柔软的靠垫里,闭上眼默不作声等待着温暖大军将被寒冷占据的体腔内部重新夺回。
太宰治跟在他身后进了家门,来到这个时代第二天他再度在外面转了一圈领略了横滨人和事的十年变化,内里才十八的年轻人很是开心,愉快将手里两袋刚才回家路上顺便买的菜随手放到了玄关的柜子上,并很是嫌弃地和闻声迎出来的General互相瞪视了几秒。
他伸着懒腰走进客厅,就看见中原中也陷在一堆柔软靠枕中间,怀里抱着一个巨大的黄色小鸡布偶,半眯着眼睛一副要睡不睡的懒散样子在发短信。
“中也这样的表情好像在抱怨我前天晚上有多过分似的,”太宰治弯腰扔开两个不能理解是什么造型的玩偶靠枕,然后坐在中也侧躺自然蜷起来的中间那小块地方,伸手去戳搭档的脸,“让你没睡好才这么困——但实际上我感觉并没有怎么狠做,这才是整件事里最无辜的。”
“第一,我的确没睡好,且没睡好的罪魁祸首刚刚发表了‘他无辜’的声明。”中原中也的眼神专注于手机屏幕的短讯上,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而微微皱起眉头,语气却还是一派自然,“第二,你坐到我衣服了,给我起来挪挪地方,——”
太宰治笑嘻嘻抬屁股把底下那块衣服布料抽出来,并敏锐察觉到中也那句话最后恐怕紧跟着一个不大好的名词,在最后关头大约是突然想起眼前的人不是原装搭档,所以才犹豫了一下,堪堪咬住舌尖。
真不好玩,他在心里撇嘴。一次两次还能当是新奇乐趣,但被一个帽子放置所——哪怕是摇身一变变得高端不少的十年后帽子放置所——一直有意无意当小孩来对待,这种感觉真的让人很不爽。
搞什么,明明就是个中也而已。
出于“我不愉快你也别想愉快”的幼稚心理,太宰治的心里一瞬间冒出了许多能把中也惹跳脚的念头,并且丝毫没注意到以上这句话听起来就好像“中原中也”是个什么专有代名词似的;而如果他心中长出来的各种念头用雨后春笋来形容的话,那山林间的野生竹林还不够精准,这恐怕得是片专门人工开辟出来大量生产的春笋养殖基地。
这次中原中也没注意到身边人悄咪咪发坏的小心思,他正忙着把“过滤一遍自己可能得罪的人选”这件事安排下去。这种事听起来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却异常麻烦:过滤是过滤到什么程度合适?查社会关系查到哪一层停手?可能得罪人选这个范围要追溯到多久之前?是要将因为一些鸡毛蒜皮小事记仇的人也算进名单里、还是只记录那些可能会到“记恨”程度的人?
零零总总,不一而足。好在中原中也的部下干起来这事也算驾轻就熟,不会上来两眼摸瞎一片黑。

太宰治起来踩上沙发,然后硬是挤到中原中也身后跟着侧躺下来,伸手把前面的中也伸手搂进怀里。两个成年体型的英俊男士放着床不躺,非要挤在沙发上抱团,中原中也没掉下沙发只能说明一他的确不占什么地方,二是当初买了个大号沙发组真是先见之明。
默默看了会儿那些一条条往上顶的短讯,后来干脆直接拿过中原中也的手机津津有味翻看,太宰治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我还以为中也不怎么在意这件事呢。”
“唔,的确不怎么在意。”中原中也被他跟着挤过来又拿走自己手机的行为有点烦,警告似的伸手指敲了敲圈在自己腰上的手臂,说道,“但是有几个点挺奇怪的。”
对于眼下这个莫名其妙的状况,他确实没什么太多想法——说实话,更有手段的敌人他都见过,更大更沉的黑锅他也背过,有一次对方连充足物证人证都备齐了,且十分有心计地没有一股脑推出,而是撒饵一样让调查事件的条子自己层层推进,最后发现条条破案路都通向他。
那一次才是真的惊险,他自己都在疑心自己——什么才是最高杆的陷害结局?那就是让当事人自己都对摊在台面上的一切深信不疑。
如果不是……的话。
唔,扯远了,现在想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中原中也心里漫无边际想着事,手上一点不耽搁地夺回手机按下了新一条短讯的发送键,又被夺了回去,身后牢牢圈着他的内里年轻版太宰治则在用拿到了一款新游戏后逐步摸索通关路线的语气悠悠分析:
“我本来以为是什么有趣的案件呢,那个中岛什么敦的年轻人还要专门跑到家里来找原本那个‘我’出面一同调查,害我抱了超——大期待,但结果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嘛。”
“这样的事件,如果排除了事故选项确认了人为因素,那就剩下了两种情况——同行恶劣竞争和对研究内容的私人仇怨。对研究所内某个个体人员的私人仇怨可能不是没有,但对于这种规模的研究所,除非是世界级别的科研人员,否则单独某个人在里面占的贡献比不大,犯不着用这么鱼死网破的架势。”
“而同行竞争,我想应该不会有人会想贸然挑战如今我们的威严、会攻击一个处在港口黑手党名下的异能研究所吧……不明事理的傻子和不知死活的疯子都产量稀少,这世上绝大多数的都还是正常人。而真的有实力支撑这种挑衅的个体或组织存在,那么也就不是那小朋友一个人就能解决的事,锁定目标的过程也应该很快才对。”
听到十八岁的太宰治以二十八岁的身体说出“挑战我们的威严”这种久违的话,中原中也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想笑,却极快意识到了这段话的重点,一眨眼:“什么?这是我们名下的?”
他茫然极了,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更加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事连他这个在任很多年的“进行时”最高干部都不知道,但是一个从过去交换灵魂过来的“过去时”最高干部却会清楚。
“啊,中也不知道应该是因为没有大张旗鼓、白纸黑字的支持,那就证明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在这里还是只有当初我签字的那百分之五的小额资金支出。”太宰治一副明淡定安慰、暗虚情假意的无辜口吻,“别担心中也,我会记得只是因为我在交换过来之前,那所研究所刚刚竣工,送过来的资金支持合同还散发着刚从打印机里拿出来的油墨味道——而且刚刚在我递给你监控示意情况之前,芥川想说但是被我打断的应该也就是这件事,瞥一眼就能知道啦。”
他顿了顿,含笑补充:“放心,这并不能因此证明你更蠢了。”
绕来绕去在这里等着他,中原中也磨了磨牙,那点刚从寒冷地方进到温暖室内而产生的倦怠感也消失了,他现在就想翻身而起把身后这个洋洋得意嘴欠的男人揍一顿。
好在身后人看把人的脾气如往常一般顺利地撩起来一大截,心满意足、见好就收,继续刚才的分析:“那么同行竞争这个选项就可以先排除。其实另外一个选项‘因为研究内容而产生的私人恩怨’倒是条不错的调查方向,但据我所知,森先生没有会引发他人这种愤怒的癖好,而港黑对横滨黑市场的控制下,研究所想私自做点什么也很困难……当然,如果中也说换首领了那就另说,不过这种该开酒庆祝的好事应该是没发生吧,有点遗憾呢。”
中原中也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心里想太宰治不愧是太宰治,十年前十年后都是同一个令人讨厌的调调,面上老大不耐烦地说:“所以?”
啊啊,这才对嘛,暴躁的中也才让人感觉正常。太宰治仗着中也背对着自己,嘴角缓缓上扬,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所以,当正常情况下的两条都行不通的话,我们就要考虑一些非正常的情况。比如……这场爆zha本身并不是为了泄愤,而是想要把我们的注意力误导到这方面上来,从而忽视这里的研究是做什么的,他在这里到底做了什么。”
中原中也一声不吭地听着。

而此时此刻,距离这间别墅不远的位置,一辆黑车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富人住宅区内开得飞快。
“是,我明白。一定会将失踪的事情立刻报告给中原先生。”
不知道为什么没法打通上司电话的部下只好选择了让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人驱车赶来,好让直属上司第一时间知道自己刚刚调查发现的事情。

“既然不想我们知道,那又何必留下那段录像?直接将所有一切,包括痕迹和证据都毁掉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别墅内,太宰治说,“所以说,那段录像,是他留下来故意让某个人看到的‘信息’啊。”

终于找到了中原先生的住所,部下停了车,快步走到玄关处按响门铃。

“那么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中也,你之前说的‘有几处奇怪的地方’——指的是‘他故意露出一缕头发好叫我们进一步确凿他和你很像’这件事呢……”太宰治从身后搂着中原。明明内里才十八岁,但说话的语气却懒洋洋的,仔细还含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
“还是指,‘中也你其实认识画面上那个人、但是隐瞒了下来,谁都没告诉’这件事?”

话音落下,客厅里一片寂静,General这条很有性格的牧羊犬,不知道跑去那个心仪的角落睡午觉去了;
沙发上,二十八岁的中原中也被十八岁的太宰治圈搂着,侧躺姿势让他脸侧的发丝垂下来,将漂亮狭长的蓝色眼睛隐藏在发丝投下的小片阴影里;不远处玄关大门的门铃一声接一声响着,中原中也面无表情,沉默不语。
而门外的部下,还自信满满地认为自己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Tbc.

评论(27)
热度(885)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