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太中】错位 C1

*现在是part C,揭露一切真相的部分
*进入完结倒计时啦,让我们恭喜错位选手在正文部分正式突破十万大关……

Part C

C1
要攒够多少人生中“昙花一现”的奇遇时刻,才能换来一次和有着十年时间之隔的自己面对面站在一起的机会。
无论这个造成他们不得不强行凑到一起的前提事件是麻烦还是偶然,二十八岁的中原中也看着眼前这奇妙的一幕都感到十分有趣,觉得这耗了大力气才促成的事情先不论结果,事到如今已经不虚此行。
而他要找的人也相当顺利地找到了。

“还以为你们会像个小奶狗一样茫然等我们过来才能把事情解决呢。”长西装小礼帽黑雨伞的中原中也慢悠悠地动手指敲了敲握着的长伞柄,那双狭长眼角已经完全长开的冰蓝色眼眸里含着点懒洋洋的戏谑。
他顿了顿,接着嗓音淡定地继续说道,“这不是很顺利嘛,除了闹出的动静有点大——看来有在好好干活,没有像撒开绳子的General一样人来疯,拿着年轻的身体装嫩耽于声色。”
后面半句当然是冲着见面后就伸长了手臂、绕到身后将他熟练往怀里一圈的那个成年版太宰。这个换回了自己身体的英俊男人把下巴熟门熟路往他头顶一压,愉悦又松快地长舒一口气。那顶黑色小礼帽被嫌弃碍事而摘下来拿在手里,露出怀里人和不远处十八岁中也那如出一辙的橙色发丝。
终于身心年龄重归一致的成熟版太宰治拿下巴轻轻蹭了蹭怀里恋人的发顶,又往下滑了滑,将鼻尖埋进被帽子压出一圈痕迹的发丝间,闻着记忆里熟悉的洗发露香味,心里柔软下来,嘴上却还要装模作样地叹气道:“唉,怎么说呢。中也还记不记得前段时间我拉着你看的那部死亡归档的番剧?虽然和那个有所不同,但这种作弊一样的重来感觉还是挺好的……除了森先生那边有点麻烦。”
带着某种隐秘亲昵的几下摩挲让中原中也舒服地眯了下眼,仿佛某种平时压根不让人靠近的危险猫科动物放松下来,磨蹭着任人把自己滑顺的皮毛揉乱。闻言他一挑眉,闭着眼睛语气平铺直述,偏不按太宰想要听到的来:“那是。毕竟是我们港黑的首领,就是很厉害。”
“……中也,你到底是谁男朋友?”太宰治一手圈着他,抬起另只手摸索着将他的脸扳过来,捏着中也两边脸颊,眯起眼睛对视,“顺便不介意我再问一句,如果没记错的话,和中原先生住在一个屋檐下这么多年的人也是我吧?”
中原中也被他掐着脸,嘴巴可笑地嘟起来——可怕的是好看的人即使是这种鬼脸表情,看起来依旧好看得让人心跳加快——长长地、思考一般“嗯”了一声。
太宰治:“????”
怎么回事,这也要想的吗??
就在太宰治开始忍不住考虑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出了什么事,怎么搞得一副他要后院起火的架势,就见中原中也缓慢眨了下眼,被掐住嘟起来的嘴小幅度开合了下,含混道:“……你怎么还不亲下来?”
“我都摆好姿势等着了你都没动作,这么多天不见,你都不想我的?重新见面的kiss都省略了?”中原中也挑刺挑得有条有理、有理有据,将刚才的话画了个弧完整扔回去,“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男朋友?”
“想你了。”在最高干部一位上已经坐了很多年的中原先生即使提这种恋人要求也像是在神色平淡地下达指令。他再度抬了抬脸,说:“快点亲我。”
太宰治掐在中也脸颊上的手指紧了紧,眼神暗下去,平常能灿青莲的舌头,什么甜言蜜语到了此刻都沦为陪衬,深处跳动着熠熠星火的漂亮眼眸之前,剩下的似乎只有——
“中也这种,敢说敢想敢做的性格真是让人无话可说。”太宰治低头深深吻过去,“大概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讨厌你,又如此得不想离开你……”
气氛正好。

不过这边气氛甜腻得让人简直没眼看,那边相同两人之间的气氛就略有些微妙了。
好在两个十八岁年轻人在皱眉无言对视,没顾上注意那边漫天粉红色的情况,否则这气氛可能还要更尴尬上一点。
当时已经甩出楼外的十八岁中原中也在浑身肌肉绷紧之余其实眼睛余光已经瞥到了楼下隐隐绰绰的人影部署,顿时反应过来太宰那家伙果然算无遗漏,把什么都已经想到前面了;结果下一秒黑影落下,狠狠将自己撞到一边,中原中也感觉自己浑身骨头差点没被撞散架——头晕眼花两秒后看清眼前还揽着自己没松手的人影,顿时有点懵:“太宰?你……”
他本来是想说“厉害了啊你身手什么时候变这么敏捷的”,怎么上一秒还在后方下一秒就从上面撞过来救人了,震惊之下他连“被太宰救了”这种能梗在嗓子眼半个月的事都没暂时没往心里去——可见有多震惊。
而太宰治看向他的眼神是幽深看不见底的,两人安全之后他也没松开手,看着中也抽着嘴角神色迷茫的表情,半晌,他弯起嘴角,眯眼笑了下:“……中也。”
“……”中原中也的眉梢不受控制一动:“……太宰?”
两句除了前后语境之外,几乎连不可置信语气都一模一样的“太宰”,但里面的指代其实前后有所不同,这点两个人的心里都十分清楚。
中原中也舌头像是打了个结,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怎么忽然就换回来了?”
十八岁太宰治——这次是本尊——不凉不热地“哦”了一声:“看起来中也对于平时的搭档在交换灵魂之后又换了回来这件事颇有微词,让你失望了,真是不好意思。”
……是平时的太宰治。
中原中也其实说完后也立刻察觉到了不妥之处,有点尴尬:“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挣脱太宰的钳制,两人在倾斜楼板的安全角落处站好。虽然这张脸是一直见到,但眼前人的“本身”却的确已经半个月没见了,不知情况下的突然重逢,又是在他刚和用着这具身体的二十八岁太宰治做了那种事之后,中原中也一脸懵然,觉得浑身上下都泛着不自在,心里默默想着急需有个人来说明下情况。
结果最后还是太宰先开了口,挑眉叹了口气:“中也啊,白痴蛞蝓。”
熟悉的调调扑面而至,中原中也一下子抓住了以往的节奏:“?????哈?说什么呢你这条白痴青花鱼?!”
“难道不是吗?”太宰治上下打量他,很嫌弃似的,“怎么看怎么一副被十年后的我哄得团团转的傻模样,我都能猜到他都对你说了什么,毕竟也算是‘我’自己……不过中也,那些话你听起来都不觉得耳熟吗?换个内容不就是我平时逗你的那些套路吗?”
中原中也脑门上蹦出两枚青筋,咬着后槽牙狰狞微笑:“啊啊,真是不好意思啊,可惜我就是觉得那个‘太宰’不愧是多了十年经历,的确比你来得顺眼。”
太宰治点点头:“巧了,我也正好觉得中也十年后比较有趣……比现在的中也有魅力多了。”
十八岁中原中也冷笑:“混蛋青花鱼。”
十八岁太宰治微弯嘴角:“白痴蛞蝓。”
两人沉默对视一会儿,同时小孩子脾气地冷哼一声撇过头,向相反的两个方向走开。有意思的是实际上他们心里都清楚自己刚才话里拿来对比的和眼前与自己吵架的是同一人,也都和各自十年后的搭档有过心平气和的交流,心里的想法也有了不同程度的变化——
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和自己熟悉的那位对上,争强好胜不肯在嘴头上落下风的习惯就通通回来了,仿佛中间半个月的间隔从没出现过。

“赶紧把人领回去,结束这场混乱日程吧。”年轻版太宰走向那边腻乎完已经分开的两个大人,面无表情道,“我已经能想象到收拾后续的麻烦程度,所以就不要耽误更多时间、给我添更多麻烦了。”
年轻版的中原中也虽然走了不同的方向,但人都聚集在这边说下一步行动,所以他只好小小绕了一圈后从另个方向过来,看刚和自己吵完架的搭档抬下巴示意了周围的环境:“这种状况可支撑不了多久。”
几人抬头,发现周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静谧之中——风与虫鸣通通都消失,寂静的冬夜之下,仿佛从刚才开始,就只有他们几个还在活动了。

其实这点之前也能看出来些端倪,否则在两个成年人拥抱的时候,那些受二十八岁中原中也异能控制才没继续坠落的水泥钢筋,就该立刻轰然落地、继而这半栋高楼都要塌成一片灰尘四散的庞然废墟,但现在他们都还好端端地站在原处,楼下成群的部下也没有急匆匆冲上来;于是冥冥中那种“的确有一种不可违逆的规则在运行”的感觉又回来了:跨越时空和未来/过去的自己见面,这种奇遇是不被允许的。
如果真的打破条件相遇,那么周围的时空一定就会发生改变,从而创造出一个……可以暂时见面的异空间。

“听十年前的我用这种熟悉的口吻讲话还真有趣。”这次是二十八岁的那位太宰治开口了,施施然道,“不过难得四个人都见面了,不说点什么就立刻分开,总感觉有点遗憾呢。”
“不如随便聊一聊?”他转头对身边自己的恋人,成年中原中也笑眯眯提议道,“毕竟如果我们回归各自时空,还会不会记得这些天的事情就不好说了。”
中原中也听到这话后没有立刻表态,而是撩起眼皮第一次正眼看向了站在对面几步外的、年轻时代的自己。对方有所察觉似的抬头看过来,两个人默默对视,交换了一个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内容的眼神。
一大一小两个皮囊与灵魂都相同的人,外表看上去相差无几、中间不到十步远,却足足有着十年漫漫长流的距离。
这对视不过两秒,两秒后中原中也垂下眼,表情平淡地谈起手腕看了眼表,轻轻“唔”了一声:“我们还有差不多三十分钟的时间。”
“既然如此,那就从半个月前,我发现了十年前的太宰交换过来了这件事之后说起吧。”

……
十八岁太宰治的灵魂交换过来后的第三天,横滨下了一场很大的雪。
中原中也一身工作时的笔挺黑西装,一手撑着伞,一手插在衣兜里,不紧不慢地走在一片漆黑的废墟之上。
“呜哇……这可真是凄惨。”外表熟悉、内里却是个还有两年才成年的十八岁小鬼跟在他身后,天上飘雪也懒得撑伞,就这么四处张望一番后感慨,“整个都被爆zha掀翻一遍的感觉啊。是人为么?”
“谁知道呢。”走在中原中也似乎在想自己的事情,闻言只是敷衍回答,“如果知道这个的话,我们还大老远跑过来挨冻做什么。”
有病吗?
后面的那句腹诽中原没说出来,实则是因为天太冷,他不愿多说话。自从前几年一次危险的任务重伤昏迷了三四天,后来即使用异能快速康复,身体底子到底还是受了点影响,主要表现为在冬天的时候他越来越畏寒了,温度一低他就不愿意多说话多动作,好像这样就能减少身体的能耗似的。
不过……这家被破坏彻底的研究所……
他眯起眼沉思。

“中原先生。”迎过来的人居然是中岛敦,他探头往后面看了看,“太宰先生也来了吗?”
“啊。”中原中也撩了下眼皮,“不然你们侦探社的工作现场,我出现在这不合适吧?”
“呀,中岛君~”太宰治回头看见了这个看起来小,但比他实际年龄要大好多的年轻人,笑眯眯冲他摆了摆手,“你也在呀?”
“……太宰先生叫我敦就行了。”知道眼前这位壳子里其实是来自十年前,但中岛敦迟疑了下之后还是感觉很奇特。
太宰治弯着眼尾唇角往前走,嘴里哼着小调,不知道听没听到他的话,反正没往下接茬。
中岛敦只好跟着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心想太宰先生这样子的话适合工作吗?万一知道未来后反而产生影响怎么办?但太宰和中原先生两个人都说,这件事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所以这次的工作还是过来了……
三人行,太宰治走到了最前面,在现场中央的位置停下,周围都是还在翻检废墟取证调查中的痕检人员。中原中也压了压帽檐保持低调,不大想在这么冷的天里无端引出更多麻烦事。
“嗯嗯,所以说,事件是在四天前的夜晚发生的吗?”太宰治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趣地往周围小范围端详了几秒,看见了周围放射状的黑痕,“这里是其中一处爆zha源?”
中岛敦:“啊,是的……”
太宰治没抬头,而是向一旁伸出手:“当时的监控录像,有吗?”
这态度太自然,又和平时做现场调查的太宰先生不太一样,中岛敦一时没反应过来,倒是从旁边伸出一只手,将一个小尺寸的平板电脑放到了太宰伸出来的手中:“有的,太宰先生。”
中原中也眼珠都没动一下,和来人不咸不淡地打招呼:“来了啊,芥川。”太宰要过来,又知道眼前这壳子里的是十年前的那个,他就猜到这小子一定也会跟过来。
“今天休息。”芥川对中原中也礼貌颔首,“中原先生。”
有现成的劳动力在这里,不用白不用,而且反正不管他们的事,他们就是来预防其他事情发生的。中原中也乐得轻松,和芥川闲谈口吻聊起来了脚下的事情:“做得这么干脆……嫌疑人范围确定了吗?那盘监控你看过没有?”
芥川摇了摇头,示意这录像刚拿过来,不管是他还是中岛敦都没来及看上一眼。“不过据现场情况看,应该是内部犯吧。”
“怎么说。”中原中也提起一点兴趣。
“研究所的门是特制的合金体,所以只是被爆风掀了出去。”芥川说,“我刚才路过那边时看了眼,发现门锁内芯是完好的。”
完好的,意思就是除非研究所的人当时忘记了锁门,否则要从内部直接开始破坏,就只有对方持有钥匙卡这种可能。
“当然也有可能是有另外的入侵渠道。”带着一股冰冷气息的年轻男人垂眼补充道,“看痕检结果吧。”
中原中也点点头,然后又调侃:“对这件事这么上心啊?是不是为了在那个小混蛋面前表现一下,回去恶补了?”
芥川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不过只是一瞬,又被疑惑取代了:“您不知道吗?这个研究所……”

“中也。”那边没听他们讲话的太宰治突然开口。
中原中也回过头,以为他听到了自己刚才的背后坏话:“嗯?”
结果却不是,太宰治的语气非常微妙,背对着他往自己这里招了招手,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四天前的晚上,在哪里来着?”
“哈?”中原中也走过去,心里忽然窜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当然是在家。问这个做什么?”
“唔,其实我也相信你在家。”太宰治慢悠悠地把屏幕转过来,示意,“不过这就有一个问题了……”

“中也,那天晚上这间研究所的监控里,拍到你了哦。”

Tbc.


评论(27)
热度(967)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