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对

【太中】错位 B6

*现在是Part B,十八岁年轻人的场合~
*开始继续更新!还有麻麻吉生日快乐!!

Part B

B6
就算是异能组织,港口黑手党的半年期体检和其他一般公司每年组织的体检也没什么不同,身高体重血常规……以及其他林林总总的项目,都是医院常规的标准。毕竟组织并非全部由异能者构成,还有许多没有异能傍身的成员以及小头目。
所以前面的几项检查都是一样的,大家纷纷脱了西装外套,拿着自己的体检表,穿着白衬衣在规定的楼层排队等着检查;而异能者和一般人的区别则是多了一张体检表,等其他项目检查完之后再转战另一个专门用来检测异能的楼层,由异能研究方面的医生来进行他们的异能检测。
这一套流程中原中也和太宰治都做了好几年,已经很熟悉了。体检的这天早晨他们两个各自忙完了早晨的事情后在体检大厅的门口碰面,发现彼此的眼下都有一点不太容易看出来的黑眼圈。在相顾无言的几秒钟瞪视后,中原中也开口冷笑一声:“昨晚又在哪里的温柔乡度过了吗,黑眼圈重的都要掉到脸下面去了。”
“彼此彼此吧,”太宰治掩着嘴打了个哈欠,表情很淡,不知道是没睡醒还是昨晚不大愉快的心情延续到了今早,“明知道今天体检头天晚上还去喝酒,大姐头一定会在中也耳边啰嗦上三天的。”
“要你管啊。”

他们一起进了体检大厅,虽说在门口不咸不淡地互嘲了几句,体检时候也是一句交谈都没有,但量血压的时候顺手把大衣给了对方、等你做最后一项检查的时候一并拿来了两人份的面包牛奶,这种行为做起来也是驾轻就熟。
然后这两人按了电梯去专门测试异能的楼层。电梯里太宰拿着两人的常规体检表看了看,等中也穿好他的外套,太宰也没有把体检表换回去的意思:“我说……中也还是注意下身体健康吧?少抽烟少喝酒,不要仗着年龄小就肆意挥霍身体的本钱啊。”
“那是什么口气啊,真不像你,今天吃错药了吗?”中原中也把体检表夺回来,“不要随便看别人的体检表啊。”
“反正不管看不看,中也今年的身高很遗憾还是没有过一百六十公分呢。”太宰懒洋洋拖长了嗓音,“而且要不要打赌?中也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会完全戒烟,不再碰烟草了。”
“谁要和你打这种赌,未来会怎么样,现在没人知道吧?”到了他们要去的楼层,电梯门打开,中原中也率先走出去,“去赌没人知道的事——也只有太宰你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了。”
我知道呀。
太宰治慢悠悠跟在他身后,嘴角往上提了提,心里想着这句话,却没说出来。
我知道中也会在不久后的将来被指派去海外镇压让我们开拓受阻的势力;知道再往后的四年我们会站在不同的立场上、互为敌人而再相见;也知道将来我们会半顺理成章半出乎意料地在一起,住在一栋别墅里,我过着饱暖与那什么欲都充足的神仙日子,你为了和我作对,养了一条叫General的、除了吃喝玩乐就只知道争宠撒娇的傻狗。
而这边……经过昨天的试验也知道了,“规则”之下允许进行改变的,只有和中也相关的小范围内有一定的自由。比如那个自己十八岁时不会做出的吻……大概是因为这些小变动在大体上不会改变未来的轨迹?但更多的就不属于自己能涉足的领域了——想联系织田作或者安吾,结果得到的回复是两人现在因为某项任务而外出,无论如何也没法联系上;想留下什么线索,结果要么是中性笔突然写不出字迹,要么是电子设备突然黑屏。如果继续强行无视这些“警告”的话,就会有一种突如其来的强烈预感:自己下一刻就会离开这个时空,回到原来的地方。
啊啊……虽然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但依旧不会让人那么容易就接受“难得的重来机会自己却仍然无能为力拯救挚友”这个事实。
当然了,就此打住收手放弃可不是他的性格,只不过这件事看来还需要再费点周折、想想其他的办法罢了。
只要摸清楚了游戏规则,接下来他出手也就可以……嗯?


“中原,要不要再调整下?”医生的话拉回了一直在走神的太宰的注意,“这才提到二十千克,你十岁的时候就能用异能移动这个重量了吧?”
太宰治眨了眨眼,看向眼前:中原中也和一身白衣的医生面面相觑,两人中间是标注为二十千克的负重物,而中也瞪着那块黑漆漆的正方体,一脸见了鬼似的表情。
“怎么了?”心里的事情有了章程,太宰拉回注意力,挑着眉梢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是谁昨天夸下海口说,突破自己去年的记录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中原中也一言不发地伸出手指了指他,脸上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看起来早晨就不虞的心情现在更是被逼到了一个要爆发的峰值。然后他简单对医生说了句“我再试一次”。
医生耸了耸肩,对他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中原中也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戴着黑色皮手套的右手五指张开,在停顿两秒后倏地用力收拢,做出一个抓取的动作:黑色的负重物骤然晃动了下,随后慢慢地、慢慢地一点点腾空——升到五十米左右的时候停住不动了,就这么僵持了十秒后,那块负重物猛地砸到地面上,旁人忙不迭躲开,发出轰地一声巨响,万幸这里用来铺就地面的材质特殊,倒是没有把地上砸出一个坑来。
医生的笔尖在纸上犹豫了很久:二十千克负重的十秒,倒是比刚才差点就没能举起来的那个结果好上一点;但这个数据对于中原中也来说,依旧算得上是晴天霹雳了。

「喂喂,你有没有在听啊……」
「当然,我有在听。中也去年的纪录……我记得极限距离和时间分别是五十公斤的三百米、八十七米高的三十秒,以及七点九米的误差值吧。」

而如今表现出来的数据缩水了差不多三分之一。
在旁边围观了这次测试结果的太宰眼神微微一冷:中也的异能出现问题,这是他们十八岁的时候没有发生的事。
原来如此,太宰治眯起眼。
假如之后真的会发生什么“影响到未来”的大事的话,看来起点就是在这里了……过去发生了改变,脆弱的蝶翼扇起了飓风,未来的走向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了,而那个被影响后的结果肯定是他所不希望看到的;
有什么事在他没注意到的角落里发生了,太宰治目光发沉。也就是说,如果他要展开某些行动的话,就得分秒必争地从现在开始……毕竟那个虚无飘渺的时间运行法则所给他的时间也是个问题。他能在这个时空留几天,?三天,一周,还是以事件解决为界限?不过果然还是要首先搞清楚,中也这种异常的起因……以及,排查这处异常所有可能引起的一切后果。
太宰治心里飞速且条理清晰地闪过这些想法,随后抬起头,静静地看向这个时空的他的搭档。
“……”

……果不其然,一副爆炸倒计时最后十秒,这里即将一切都要被夷为平地的样子。
内里已经是个二十八岁成年人的太宰治叹了口气。

另一边,就如同太宰治所料到的那样,自己的异能出现了“控制倒退”这种大问题,暴躁、茫然、震惊一拥而上,几乎把十八岁的中原也压得胸腔憋胀爆炸,简直要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中原中也嘴唇一动,却没发出什么声音,冰蓝色的眼珠盯着那块往常压根没放在眼里的金属负重好几秒之后才转动向太宰的位置,恰好和这个讨厌的搭档对上眼神。
他看不出太宰现在是什么心思,只看到对方歪过头打量了他一会儿,在对上他看过来的眼神之后,太宰治冲他微妙地弯了一下嘴角。
“抱歉医生,”紧接着他听见太宰对面前的医生说,“看来中也的状态不算好,我先带他去旁边的房间里调整一下,等一会儿再过来测试这一项好了。”
“没问题。”医生也觉得这种结果无法写到这位备受瞩目的后辈的异能体检表上——这种结果交到上面去,首领暂不说,只红叶大姐就能一刀把这天掀翻——在港口黑手党从业多年的中年医师收起中也的体检表放到了一边,“那么,下一个先过来吧。”
“我们一会儿再过来。”太宰治边说着,边对中也招了招手。
中原中也沉默了几秒,然后抬脚向他走了过去。

出了被拿来集体体检的大厅,中原中也难得一路安静地跟在太宰治身后,走出来后又拐到一条满是房间的走廊上,太宰治试了试门锁,随便打开了其中一间没上锁的屋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空屋。中原中也缀后走进来,把门关上后打开一边墙壁上的灯,屋内霎时间亮起,能看见地板上薄薄一层灰尘——显而易见,一副好久没人踏足过的状态。
走到这里前,太宰治还是想了一下才回想起来这里的用处。明面上,整个十三层都是给组织内成员用来做异能测试以及异能训练用的,但港口黑手党并不是什么异能培训班,除了那些能叫首领看出所存价值的那寥寥几个人,从没有“等你在这里变得更强大了再为我所用”这一说——所以准备的这些小型训练室鲜少有派上作用的机会,偶尔会被一些异能型干部拿来解解压。
早已经沉浸在自己震惊反思暴怒世界里的中原中也掀了掀眼皮,不知道青鲭混蛋带自己来这里是什么意思。
好在,太宰治从角落里拖了把折叠椅过来,很嫌累似的往上一坐,还如刚才那般懒洋洋地开口直奔主题,没打算和他绕弯子。
“有头绪没有?”
中原中也被他这一句问得烦躁,但事关重大,这句话又问得正经八百,他也不好直接发火,只好往下硬压了压胸口的火气,沉着嗓音硬邦邦地说:“没有。”
“一点没有?”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找茬吗太宰治!”

“唉,又闹脾气。”太宰治叹口气,嘴角弯着意味不明的笑——其实抛开这件事的重要性,平心而论他还挺喜欢这种发展,毕竟能人年纪越大越不好骗,还是这时候的中也比较好撩好逗弄。要是没那么严重的后果就好了,这样他能更加享受这件事的进展一点……可惜。
他揉揉鼻尖,打了个哈欠,说道:“范围这么小,中也脖子上那个只是个漂亮摆设吗?还是说中也遇上问题只能靠我才能解决?”
这就是明晃晃的、就差写上“激将法”三个大字的激将法了,偏偏中原中也他就吃从太宰这里拿出来的这一俗套,次次咬饵,绝不落空。
“你说什么?!太宰治你这混蛋,我看你是又想——”
嗯?又想?中原中也忽然一愣。
声音戛然而止,他怔在原地思索片刻,低声说:“我昨天下午去帮你们‘打扫’的时候,异能还是能用的。”
不仅能用,还插隙找空和太宰治打了一架。
所以问题出在昨天他从场子里出来之后,到今天体检之前?
“不过也有可能是延迟发作的异能类型……”中原中也眉头轻轻皱起来,自言自语,“但我之前听红叶大姐提过,延迟发作的异能类型最多提前……几天种下来着?”
太宰治笑眯眯听十八岁的年轻中也因为自己一句话而在那里努力分析,心情好得不得了,于是好心提示:“三天。”
“唔。那应该可以排除是延迟发作的类型了。”他坦言,“直到昨天红叶姐比我早一步赶回,从一周前我就一直和大姐头在一起。”
“所以昨天发生什么事了?”太宰治觉得认真思索问题的中也看上去也很好玩,托着下巴看他,随意开口接道,“好好想想,这个范围已经不能再小了。”
他不说还好,一提起这个,中原中也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瞪着眼向这倒霉竹马的方向看过去。
太宰治眨眨眼,一脸莫名其妙,完全忘了自己干了点什么的人渣样子。

“怎么了?”
“你……”中原中也憋了半天,脸色黑得简直要赶上外面还是要下雪的阴霾天气——不过他向来不是那种能把事情憋在心里的人,因此最后他还是把昨天晚上就想问的话说出来了。
“你昨天下午在车上亲我那一下,是什么意思?”

Tbc.




评论(58)
热度(1162)

© 木对 | Powered by LOFTER